第二十九章.期末四

“阿莉西亚!”陈末突然开口道。

“怎么了?”银发少女转过身来看着有些迷茫的陈末。

“你说我们能做到吗?”陈末的眼神有些黯淡。

“当然会了,我相信你!”

阿莉西亚握住陈末的手,轻声道:

“无论何时,我都会在你身边的!”

陈末没有说话,紧紧抓住了阿莉西亚的手,一如在七年前那个相遇的夜晚一般,

“我只能相信你了!”

劳顿愤怒地一拳砸在播送着新闻的电视,上面赫然是对陈末和方末颖的报道。

“陈末.....”劳顿的眼神都能喷出火来,他盯着电视上黑发少年带着笑容的脸庞,满脸阴沉的说道:

“我一定要杀了你!”

他低头看了一眼对战手表,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桀桀声:

“下一场就是十强赛了,你给我洗好脖子等着吧!”

阿莉西亚的出手有分寸,方末颖不会受伤,并且告诉了咖啡厅的人去通知方家,她制造了一个小空间来短暂的困住方末颖的意识,至少在他们计划完成前,方末颖不会醒来。

虽然陈末对这个计划有一丝不满,但他也不想拖累到方末颖,其实要不是他一定要和方末颖见上一面,也就没必要这么麻烦了。

他知道,如果方末颖不晕过去,无论他要干什么,她都一定会跟过来,到时候,他们可能难以保护住方末颖的安全。

下一战就是十强了,十强的比赛是混战擂台,到时候所有的十强选手都会入场,在混战中坚持到最后的人会成为本次的冠军。

这场比赛也是陈末准备动手的时候,是整个计划的关键,到时候半数以上的人类先知都会到场,全天堂基地统一全频道直播。

“轰—”

巨大的金色擂台缓缓降落在了所有人的面前,淡淡的光晕从擂台周围四散开来,耀眼的光芒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去。

整个擂台比赛的区域上空一道流星划过,一个穿着清凉短袖的妩媚女子从天而降。

坐在看台上的观众议论纷纷,

“这是梅林先知吧,天堂第二学院的院长啊!这次她又来了!”

“嘘!小声点,直呼先知的名字可是不得体的!”

“快看!那是不是林子瑜?天呐,那可是我的偶像,人类现存的最年轻先知!”

“是啊,年纪轻轻就接任了天堂第一学院院长的职位,我们人类有望啊!”

一位位先知接连来到擂台战的观看席,出场的方式极为吸引眼球,有人从能源车上低调的走下来,在人们惊呼声中缓缓入座,有人招摇的从天而降,睥睨高傲。

当然,这里所有坐着的先知都有高傲的资本,因为他们是先知,是人类已知的最高战力。

“林子瑜,卡隆他身体不适,来不了了!”

梅林贴在年轻小帅哥的耳旁说道。

林子瑜皱了皱眉头,他知道,卡隆不来的话,观众的热情明显会低一个档次,毕竟人人虽然都崇拜强者,但他们更崇拜英雄。

“金字招牌没了啊.....没关系,告诉主持人正常进行吧!”

就在两人窃窃私语时,绝大部分的先知已经落座完毕,所有守在电视前的观众只见画面一切,一个梳着整齐的背头的油腻中年男子已经站在了金色擂台上。

“各位天堂基地的市民们,你们好吗!”

中年男子戴着扩音器,热情激动的大喊道。

“又到了一年一度最最最激动人心的一刻了,我们的期末考试在经历了一次次淘汰后,如今只剩下了十位充满实力的年轻火炬预备役!”

“他们就是来自天堂第一学院四年级的死亡玫瑰王艺小姐!”

身为方末颖闺中密友的王艺第一个登台,她满脸都是压抑不住的兴奋和战意,仿佛已经迫不及待要大杀四方了。

“来自天堂第一学院四年级的风狼之子劳顿·依米!”

场下爆出一阵巨大的掌声,满脸阴郁的劳顿少爷翻身上台,眼中充满了浓厚的杀意,如果有人仔细观察他的嘴型,就会发现他不停在念叨着两个字:

“陈末!”

“来自天堂第一学院三年级的缪莉小姐!”

“来自天堂第一学院二年级的明日之星维克斯!”

“来自天堂第二学院的山岳重盾姚巍峨!”

“......”

主持人一一念出十强选手的名字,直到最后两位的时候,才出现工商联合学院的名字。

“来自工商联合学院的战斗天才钟泽文小姐!”

只见单马尾少女面无表情的走到台上来,修长的大腿稳稳的踏在擂台上。

她的内心并不像表面那样平静,因为就在刚才她碰到了一个打死也不想碰到的男人,那就是我们的陈末同学,虽然陈末很友好的和钟泽文打了招呼,但她像躲避瘟神一样快速逃开了。

对于对方能走到这一步,她是一点也不惊讶。

自从上次被抬回家里、她就主动警告了她的弟弟和父亲不要再找陈末麻烦,想到对方那恐怖的实力和身边那个神秘莫测的银发少女,她就有些双腿发软。

环视了一圈摩拳擦掌的众人,贵族出身的钟泽文自然对这些选手都有了解,她冷笑一下,内心深处突然有些幸灾乐祸,这帮家伙都要给陈末那狗屎陪跑了。

“最后,让我们有请最后一位选手,他是我们今年期末考试黑马中的黑马,从默默无闻的小卒一路杀到十强擂台,并且一路走来都是一脚击败敌人的简单粗暴的战胜方式!”

“这位选手前几日还让方末颖小姐不战自降,他究竟有什么魅力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欢迎来自工商联合学院的三年级插班生——

一脚帝陈末!”

台下响起热潮般汹涌的欢呼声,对于这位神人,不少人早就想见一见了。

终于叫到我了吗,陈末揉了揉眼睛,由于主持人的出场介绍太长,他都要睡着了。

散漫地伸了个懒腰,陈末在众人的目光汇聚之下悠闲地登上擂台,陈末额头上细碎的长刘海有几个调皮地跳了出来,配上陈末带着三分漫不经心三分....,打住走错片场了。

配上陈末充满散漫且深邃的眼神,让不少还处于青春期的小姑娘脸色微红,春心荡漾。

终于完成自己任务的主持人大汗淋漓的跳下台去,金色的擂台完全封闭。

“十强混战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