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期末五

耀眼的金色擂台上,十位少年少女相隔而立,互相警惕着,并没有人着急出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台下的观众和台上的选手一样紧张,不知何时这种平衡会被打破。

维克斯第一个出手了,他的周围出现了一圈圈的涟漪,紧接着所有人都感觉到身体开始变沉,仿佛巨山压在身上。

他拥有控制重力的强化,虽然现在强化的幅度不是很大,但等到他将来成为火炬甚至先知后,能力进一步增强,就尤为恐怖了。

群体杀伤加单一突袭这是他准备好的突击计划,第一个目标是相较他人攻击力略逊一筹的姚巍峨!

姚巍峨冷哼一声,身前出现一面土盾,对维克斯攻击自己没有任何意外,他们俩之前就有不小的矛盾,他也很想将对方轰出擂台。

随着维克斯的出手,其他几人也骚动起来,开始捉对撕杀,王艺和钟泽文撞在一起,两人的战斗方式倒是令陈末连连称奇。

这两个人呢都是依赖肉体的强化,钟泽文的能力是直感,而王艺的能力是心眼,能够全方位无死角的观察自己周围!

就在陈末津津有味欣赏着美女肉搏时,一只裹着阴风的巨爪狠狠的杀向陈末的后胸,观众席上发出一声声惊呼,这是要将对方置于死地的攻击!

陈末自然也察觉到了对方的袭杀,他轻轻一跺脚,原本快速杀来的劳顿顿时身形一凝,再也突不进去。

“你有精神力?”劳顿阴沉着脸,只见他此时耳朵变得尖长,眼睛变得如同野狼般墨绿色,活脱脱一个狼人的模样。

“哟,原来是劳顿少爷啊,还要多谢你上次帮我解围啊!”

陈末一脸笑容的看着劳顿,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友好的走到劳顿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劳顿静止不动的状态解除开来。

“为什么要袭击我?”

劳顿打掉陈末的手,阴翳的脸庞上不复之前的帅气,他冷冷的问道:

“你和小颖是什么关系?”

“小颖?你想多了,没啥关系!”

陈末还记得劳顿和自己第一次见面时,就察觉出自己和方末颖很相似的事情,立刻向对方要澄清自己和妹妹的关系。

劳顿眼睛直接就红了,陈末那友好的笑容在劳顿眼里已经成为了赤裸裸的嘲讽,陈末那一句没有关系更是让他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劳顿已经被愤怒冲昏理智了,其实他分析能力并不差,本来在第一次见到陈末时,他是怀疑陈末是方末颖的哥哥或弟弟来着,不然也不会跳出来为陈末解围。

但方末颖是他的逆鳞,在看到陈末和方末颖看似对战,实则像极了约会的擂台后,他直接火冒三丈,智商全无,一心全是杀了陈末的想法。

发现劳顿并没有把自己的话听进去,陈末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一脚将向一只疯狗一样咬过来的劳顿踹飞了出去。

“好好躺一会吧,别打扰我看戏!”

观众席上传来巨大的欢呼声。

“出现了,那个男人!”

“一脚帝是真牛逼啊!劳顿都一脚解决了!”

先知们也窃窃私语起来,林子瑜则略带疑惑的皱起眉头,就在陈末出手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和他之前面对过的第十二天灾很相似的气息,

也不知道是否是他的错觉。

场上的战斗纷纷结束了,维克斯还是棋高一筹,将姚巍峨轰下了擂台。

王艺和钟泽文在纠缠半天无果后,选择联手将其他人先轰下台去,也确实很少有人能同时打赢两位格斗高手,剩下的四个人全部被两人一一击败。

事到如今,只剩下陈末,维克斯,王艺和钟泽文留在擂台上。

维克斯受伤不轻,王艺和钟泽文也消耗了大量体力,三人都带着极大的警惕看着毫发无损的陈末。

王艺和钟泽文对视一眼,朝着跑到她俩身边的维克斯点点头,他们三人达成一致,先把最麻烦的陈末解决掉,再决出胜负。

真的可以打败眼前这家伙吗,钟泽文心里暗暗想道,虽然那天陈末没出手,但她可不会傻到认为陈末的实力比阿莉西亚要差,他只会比那个成为她梦魇的女生更强!

维克斯满脸凝重,他已经对着陈末施加了自己所能操控的最大重力,但陈末依然像没事人一样杵在那里,悠哉地看着对面那是那个人。

“嘭!”王艺和钟泽文一左一右同时杀向陈末,王艺化掌为刃,砍向陈末的腰腹部,而钟泽文修长的大腿带着劲风,直杀裆下,为了赢,自然要攻其弱点!

“这就有些过分了啊!”陈末看着毫不留情踢向小陈末的钟泽文,倒吸一口凉气,赶忙翻身一跳。

两人看到陈末跳起来后脸色一喜,在空中失去平衡的陈末此时已经成为了待宰的羔羊,把身体的所有弱点都暴露出来。

钟泽文和王艺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两人纷纷祭出浑身解数,要将陈末轰下台去。

如果是一个正常的学生,自然无法躲开王艺两人密集且直击要害的连击,但坏就坏在,陈末还真不是一个正常的学生

只见原本跳在空中失去平衡的陈末竟然就保持着现在的姿势滞留在空中,在王艺和钟泽文呆滞的目光中,陈末双腿一蹬,左右两脚准确无误的踩在两位少女的脸上。

真·空中蹬腿破颜术!

王艺和钟泽文精致的脸庞上带着一个硕大的鞋印,飞出了擂台,此时仅剩自己留在擂台上的维克斯满脸惊恐的看着落在地上的陈末。

“等等,我认...”

维克斯话音未落,整个人的视线里仅剩下一个越来越大的鞋底。

“啊!”

可怜的维克托同样难逃厄运,悲惨的飞出擂台,重重砸落在地上。

观众席上发出巨大的呼喊声,震耳欲聋的声音令擂台上的陈末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此时,刚刚缓过神来的油腻主持人才赶忙走上台去,握住陈末的手高高举起。

“让我们恭喜本年度期末考试第一名诞生!”

“来自工商联合学院的三年级插班生——”

“陈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