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按图索骥

鸣佐与小英子三日新婚一过,余少游便召了大家到院内,连孟路也被叫了过来,这个将满十八的少年,下山几个月,又猛窜了个头儿。

石桌上摊开了一张薄薄的软羊皮,这是一张山脉地形图,余少游用扇柄指住图中的一个红点。

“这就是须弥山石室!”

几个脑袋围了埋上石桌。

“余兄,这可是二十年前的地图!”

“十几年,我师伯重新绘制过的!”

“那也很久了,希望没什么变化吧!”

兰蔻认真的看着图:“山高林深,村户稀疏,变化不可能很大!”

蓬州须弥山,传说是赤脚弥勒大仙道场,山中有山石凿就的傍山弥勒像,而被封闭的石室,据传是弥勒未成道升仙前的悟道修行之所,因此首先得找到石像。

看着地图,余少游目光如炬,此行犹如探险,必须做好充足的准备:“大家都想想,去山中需要备足的物品!”

孟路站在尚青的身边,闻到一股幽香,深吸了一下鼻孔:“我自然是负责带制好的药丸!其他常用药草山中只会有!”

兰蔻想起落入瓮山洞穴的惊险,那一次就没带绳索,干粮火折自然要带。

小英子早听鸣佐说了,这次留她在家里,也不敢强跟了去,见大家用脑袋围了图,自己踮起脚也什么都看不见,只得提着扫帚远远的走开了。

余少游安排每个人带一个包袱,除上山必用的物品,也可少量带自己需要的东西,大家马上去街市采买,明日一早出发。

孟路觉得自己没什么需要买的,见所有人散了都出门,便去找师父孟老先生。

本就在山中生活十几年,孟路觉得深山很简单,并不可怕,只是七八个人出行,途中会发生什么,才是最大的变数。

“师父,除了伤药密丸,还需要注意什么?”

孟老先生坐在诊台,望着街外捋着胡须:“身病好医,心病了难治,人在绝境时,难免生出私心杂念!”

孟路听着师父的话,手上选着一些小瓷瓶密丸,挑着放进药篓,药锄他是要带的。

嘱咐了小师弟每日照顾好师父,孟路便先回了房,细细的翻看着医书,等着外出采买的公子们回来。

余少游跟着逛了一会儿街市,便在一家茶楼闲坐了下来,需要采买什么自有鸣佐二人操办。

几个人慢慢的走散开来,各自去商铺挑拣,萧良丰和江安倒意见一致,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备上一双油布靴是必须的。

兰蔻和尚青本来一路的,可尚青流连在胭脂铺,兰蔻就觉得无趣了,进了深山未必还抹粉?

找了家鞋靴铺,兰蔻也细细的选了起来。

一直到下午,所有人才陆陆续续的回了火凤殿,吃过饭后都各自回了房打点着包袱。

第二日一早,小英子和孟老先生,将精神抖擞踌躇满志的一行八人,送出了火凤殿。

孟路因不善骑马,自赶着一辆牛车,其余七人正好偷一下懒,将行李都放了进去,骑着马轻装前行出了南江城。

不快不慢行了八日便到了蓬州,进了弥山县城时天色尚早,便寻了客栈住下,寄了马匹牛车。

余少游决定把大家都散出去。

“大家各自逛到街市去,多多打听与须弥山有关的消息,晚饭前回来,都把探听到的说一说!”

萧良丰邀了江安一路,两位公子去了茶肆闲坐,只靠近老者闲聊。

余少游带着鸣佐二人,远远的跟着兰蔻尚青,见二人进了成衣铺,手里翻捡着衣服和店家闲聊。

孟路则进了药材铺。

八个人,半天时间,散在了弥县城中最热闹的街道四处。

下午最早回到客栈的却是孟路,而后众人也各自回来。

在大堂吃过晚饭,都默契的一个个上了楼,到了余少游房里。

看到大家都聚了进来,看来探听到的信息不少,余少游觉得自己带着这群人,要是去到后凉,也可以是顶级的细作。

“都说说吧,你们探到些什么?”

“我先说吧!”孟路站了起来。

“我去了药铺,问掌柜的要两斤阴花梓萌草,掌柜的说只有五钱,我嫌太少,讥笑他这么大的药铺却没客人要的药材,这么点提炼出来只有几滴可入药!”

“嘿嘿!”余少游拍拍孟路:“聪明啊!掌柜的肯定反嘲你,让你自己上须弥山去挖了吧!”

余少游心知,孟老先生熟知各种珍草长在何处,既然要往须弥山,也必定和孟路探讨过此山有些什么珍贵草药。

“是的,掌柜的指了路,城外乌村后山上路,须弥北山半腰,弥陀佛坐下,不怕冤鬼的阴气和走兽,自己去挖阴花梓萌草,十斤也有!”

大家没想到孟路这么快就探到了路,找到弥陀佛石像,就算成功了一半。

余下众人打听到的,多是一些山中冤魂鬼打墙和野兽伤人的故事。

余少游分析,凭几人的功夫,野兽自然是伤不了人,反倒会被当做他们的果腹之物。

但鬼打墙就比较麻烦了,那必是山中有沼泽瘴气,须小心提前预备好药物或罗盘,否则迷在里面,困也得困死。

因为有了充足的准备,又都是年轻气盛有技傍身,余少游与众人决定,明日即可上山。

把羊皮地图又拿了铺在桌上,围在一起细细的看过,讨论到三更,大家这才散了各自回房。

第二日天明,吃过早饭后,所有人都捆上了包袱,出了城外,寻到乌村,终于来到须弥山下。

余少游抬头望着高耸绿茂的深山,心里不由想起了母亲和大师兄杨鹤岗,这山中,原是他们的家。

想到此,竟生出了两分亲切感,既然与此山有这渊源,自己早该来须弥山看看。

“上山!”

余少游吆喝了一声,走在前头,一行八人,便往山上而去。

走了一个多时辰,大路变成了小路,树木也越来越密,大家慢慢开始有些喘气,额头也开始冒出牛毛须汗。

这时候从山上走下来两个猎户,手中提着兔子和山鸡,见迎面上来几位年轻人,都捆着包袱配着剑,便道:

“几位少侠公子?怎么跑到山中来了?这可不是好玩的地方!”

余少游抬手一揖:“两位大哥好心,我们也是没办法,城中没有阴花梓萌草,家里急等着用!”

“那草可不好寻,弥陀佛石像附近有,爬上去也得小半天,十年前山中闹大兽,我也才跟着我爹和全村的猎户,上去过一次!”

两个猎户大哥竭力的劝余少游等人下山。

“若是遇到雨后放晴,山中起了瘴气,到时候你们想下山也没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