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深山探路

“无碍!我们再往上寻寻,若是不行我们也不会硬上,多谢两位大哥提醒!”

余少游等人让了路,两个猎户见自己好言相劝这些人也不听,摇摇头也就嘀咕着下了山:“不知是谁家的少爷小姐,闲得没处玩了,家中长辈不知这须弥山凶险吗?也不管管!”

继续上行了一会儿,渐渐没了路,林深遮日,众人已经看不清日光的方向,虽是正午时分,林中却阴冷湿暗。

余少游暗觉不妙,这才上山半日就这般光景,便让江安拿出备好的罗盘寻位,南通阁本就对奇门八卦有研究,因此一行人中,唯江安对罗盘定位拿捏得准。

此刻江安在前面带路,众人小心翼翼跟在后面,余少游则提醒道:“大家拔剑而行!”

鸣佐二人殿后,孟路在中间紧跟着尚青,把药锄也握在了手上,离尚青很近,他又闻到一股暗香,不禁深吸了一下,恰被转头的萧良丰看见,捉狭打趣起来:“年轻人,不要沉迷女人香!”

江安和余少游一心观察着前路,自是无心去听这些顽话。

行至一荆棘乱缠的矮灌林时,兰蔻深一脚浅一脚跟在余少游身后,此时已无暇顾及男女大防,余少游一把捏住她的手腕前行,兰蔻轻轻挣了一下,见余少游装作不知丝毫未松,也就作罢!

约摸着已过正午,余少游腹内咕咕作响,估计大家已都饿了,正好穿出了一片杂乱荆棘地,面前稍显平整。

“我们在这里歇一歇,喝点水吃点干粮!”余少游回头招呼大家围坐下来。

其实兰蔻早已觉得疲累,只是见尚青并未喊累,自己也不好意思说出来,暗暗咬牙坚持着。

此时余少游话刚说完,她便坐到了满是枯叶的地下,伸直了双腿用手捶着。

“腿走酸了?”余少游喝了一口水坐了下来。

兰蔻有些难为情,只得红着脸,羞睨了余少游一眼,点点头。

谁知她一副娇羞的模样,竟惹得余少游犯了嬉皮脸。

他举起水袋遮住半边脸,眨着一双杏眼,斜歪过头来,邪视向兰蔻悄声道:“腿疼告诉我啊,我背着你就是!”

也不等兰蔻嗔骂,说完就若无其事的站了起来,假装环顾着四周的密林。

谁知这一看,他便双目圆睁抽了口凉气,额头却瞬间就冒出了细汗。

余少游的正前方,江安的后背,矮木丛里一只豹猫正轻轻探出了头,紧盯着江安的脑袋,此时被突然站立的余少游惊扰,便与他一个对视后,一跃伸出了两只前爪扑向最近的江安。

围坐的几人,理着包袱喝着水吃着馒头,哪里会注意到余少游已是色变。

“小心!”

待余少游一声惊呼旋出剑扇时,江安只觉后背一凉,接着一瞬刺痛就趴在了地下。

听得众人惊呼后,被扑倒的江安回头,一只圆纹豹猫躺在自己刚才坐的地方,剑扇插在脖颈上,此时正被鸣佐鸣佑双剑补杀。

鸣佐拔出了剑扇,脖颈处的三个血洞簌簌涌流,但这恶兽并未立即死去,扭动着身体,喉咙里发出呜呜的低吼!

没有人说话,正看着这豹猫慢慢咽气时,木丛里却悉悉索索响动起来,大家提剑紧盯,却是一只几个月大小的豹猫,正怯怯的钻了出来。

余少游眼疾手快几步跨过去,一把抱起了这小家伙,嘴里连声喊着:“造孽了造孽了!”

小豹猫在余少游怀里发出奶叫声,他赶紧往前走了几步,吩咐鸣佐:

“鸣佐孟路,赶紧剥了割几块肉带走,其余人拔剑,谨防左右!这是只母豹,万一是一家子呢!那就还有公豹在附近。”

萧良丰扶着江安,有些担心:“那你还不赶紧放下豹儿子,万一它爹寻来,我们又得做下恶事!”

尚青却不以为然:“要是就它母子两个呢?放下它怎么活!”

“尚妹妹懂我!万一它没爹,我就养着它!”

几人终究是年轻人,刚经历了一场惊骇,转眼又轻松的斗起嘴来。

兰蔻也打趣起来:“上了须弥山,还没拜着佛,先收了个干儿子!”

余少游怀里抱着小豹猫,站得远远的,趁人不注意,对着兰蔻虚比着唇语:“那你就是它干妈!”

兰蔻自然是没看到,鸣佑却是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孟路与鸣佐几下破开豹猫,只割了几块腿上的精肉。

“快走!”余少游催促着,生怕小豹猫看见几人作下的孽。

可这世间万物生灵,任谁也逃不脱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规律,生死轮替道法自然!

余少游觉得自己怀抱着这只小豹猫的情景,有些似曾相识,总觉得很熟悉这一幕,恍惚还觉得喂养过虎豹,但始终又想不起来,难道是曾梦过?

握着出鞘的剑,缓缓前行在这密林中,此时每个人的心境跟之前完全不同,已经无需余少游提醒,每个人自然的竖起了耳朵,眼神也四处探视。

稍走得远了一些,余少游才让大家停下,戒备四周,转身走向江安,看他后背的衣服已被抓破。

“孟路,江兄后背,你看看带的药能用上吗?”

此时已定下神来的孟路赶紧上前,放下背上的药篓,翻捡出一个瓷瓶。

“江公子,你请蹲下来!”

江安自然听从,感觉孟路撒了什么药粉在后背,一瞬辣乎乎的刺痛。

见余少游和兰蔻关切的盯着自己,江安不由宽慰道:“没事!皮外伤,几日就好了,多亏少游反应快,要不然那豹猫得把我脑袋给啃了!”

“那是!谁让你脑袋长得好看,又圆又大。”

“哈哈,有道理!”

众人听得余少游打趣江安,心中的紧张也松懈了几分。

片刻后孟路见药粉已伏贴沁入受伤的皮肉,便让江安在包袱里拿出衣衫,也不用换,穿上便可!

“这倒省事!免得我再背包袱!”

余少游仰头看了看天色,担心天黑后更凶险。

“江兄!掌好罗盘,大家赶紧上山吧!务必在天黑前找个安生的地方落脚!”

继续往山上去时,林中树大叶茂,遮天蔽日越显冷暗,几人安静行路,边走边拔剑斩棘,只听见脚下踩着枯叶和鸟叫虫鸣的声音。

一路寻北而行,终于在傍晚时,走到了一个像路口的开阔平地,余少游觉得此处像一个集结地,再往前寻必有所获,但天色已晚。

“看来今晚得在这里安整下来!”余少游吩咐鸣佐鸣佑:“多寻树枝,堆到这里,需足够燃一整夜!”

众人四散搜捡枯枝。

余少游喊住兰蔻尚青:“你二人就守在此处便可,大家切不可走远,只在近处捡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