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可怜可恨

坐在兰蔻身边的尚青见了,急忙起身过来:“少游哥哥,你怎么了?”

“尚妹妹小心!”

尚青含笑娇声道:“少游哥哥不必担心,此处并无豺狼虎豹!”

余少游觉得有些燥热,此时看尚青格外柔媚,闻到一缕幽香后,更是凑近了尚青,想使劲闻闻。

“少游哥哥,你是胸口不舒服吗?我帮你揉揉!”

尚青说着便一双嫩手伸进了余少游腰腹,一阵揉按后又探进了胸口。

余少游此时已迷朦着双眼,想起与兰蔻落入瓮山洞穴时,两人困倦得迷迷糊糊时的相拥,不由得把头埋进了尚青怀中叫道:“兰蔻!”

尚青背对着众人,把余少游搂在怀中,将手探进了他的脖颈……。

这时候所有人都已躺倒在地,虽然看着尚青和余少游有些异常,却无力起身相问了。

孟路悄悄将手伸进药篓,侧身轻轻的摸索出几个瓶子,选了一瓶打开,含了一粒小丸在嘴里,将药瓶藏在了身上。

使劲的爬到鸣佑身边后,捏了一粒进他的嘴里。

尚青从短靴里抽出小刀,割断了牛皮绳,已将余少游脖颈的鹤鸣珏取下,轻轻的放下怀中的余少游,她站起身走向兰蔻。

“鸣佑大哥,小心尚青!”孟路拼力大喊!

已吞下药丸的鸣佑,猛地起身盘坐,运气吐纳,眼见尚青已走近了兰蔻,鸣佑强撑着站起来,提剑指向尚青刺去,大喝了一声:“贼女!”

尚青见鸣佑如此精神,心知自己不是他的敌手,只得仓惶飞奔而去。

鸣佑无力追赶,见尚青跑远后便跌坐在地。

孟路爬了过来:“鸣佑大哥,无碍!静心运气,最多一柱香便可解毒!”

说完靠近每个人身边,一一喂了药丸,众人眼看着尚青跑远,虽不十分清楚发生的事,但已知尚青有变。

服下药丸后,大家慢慢能坐起来运气,唯有余少游还躺在地上呵呵痴笑。

鸣佑走过去扶起余少游,疑惑的看着孟路:“少庄主怎么这样?”

孟路打开一个瓷瓶,滴了两滴精露在食指,抹到余少游的太阳穴和人中穴。

“野果子一般不会只是多汁而不甜不酸,一定是软骨散化水浸泡过的,若放了剧毒,必定是苦的,没人会吃。”

“那我们都慢慢行气恢复了,少庄主怎么脸色绯红这般发痴?”

“他是另中了色粉迷香,否则以余公子的修为定力,冲透气血逼出那点软骨散的毒,并不难!”

余少游已将孟路的话听得明明白白,被鸣佑扶起来坐稳后,他摸了摸空荡的胸口,竟被那女子色诱拿走了鹤鸣珏,心内是又羞又怒,暗自闭目运气。

片刻后,余少游睁开眼,面目冷峻咬着牙,看着尚青逃遁的方向。

“大家原地躺下,她必会立刻带人来取兰蔻的鱼璧,江安负责护住孟路。”

余少游双眉紧锁杏眼一凛:“大家务必拼力一博,不可手软心软,就算杀绝对手,一个也不能放走,鹤鸣珏必须夺回来!”

说完看了一眼依旧躺着的花花。

孟路蹲下摸了摸小花豹:“不碍事,过两个时辰它撒两泡尿,药力散了它自会活蹦乱跳。”

众人又赶紧按原来的位置躺下后,缓慢的行气休憩。

那尚青一路狂奔,不一会儿就与尾随而行的娥迪等黑衣人汇合。

“怎样?都倒了吗?”

“倒了,你后凉的药害人不浅!”

“少废话,鹤珏鱼璧到手没?”

“我要先见狼领,你们快放了我爹和娘?”

“什么时候轮到你提条件?狼领送王子特使,一日后才能赶到,我已一路放了信号!”

娥迪上前,卡住了尚青的下巴:“快交出来!你只要完成任务,你爹那老家伙我自然放了,养着废粮食!”

尚青拿出了鹤鸣珏,交代了自己想取鱼璧时,被鸣佑惊吓逃走。

娥迪大怒:“那还耽搁什么?不杀过去取鱼璧,还等他们药性散去吗?”

尚青领着一群黑衣人,看着依旧躺在地下的众人,中了软骨散的毒,睁着双眼却四肢如泥,心中也颇为愧疚,低声喃喃道:“对不起,我只是为了救我爹和娘!”

娥迪走到余少游面前,剑指他胸口,拎起了皮绳,看着摇晃的鹤鸣珏,十分轻蔑的嘲笑道:“余少游,你以为鹤戾九天可以独霸天下?你们中原九州从来就是我后凉狼族的手下败……。”

“簌!”

娥迪话未说话,只觉眼前一晃,皮绳已被剑扇划断,鹤鸣珏掉落时,余少游脚下一个侧蹬,身子刚好转了个圈,伸出手时,稳稳将落下的鹤鸣珏紧捏在了手中。

躺着的众人瞪着眼就等着这一刻,此时纷纷弹身提剑杀向黑衣人,娥迪等人哪里是对手,边打边退抵抗了两招,赶紧掷了两颗黄烟弹。

余少游等人已夺回鹤鸣珏,又因身体刚恢复一点精气,便无意追赶。

黑衣人逃尽后,只剩尚青呆立在原地,所有人都双目恨向她。

尚青双膝跪地,朝天喊了一句:“爹!娘!女儿救不了你们了!”然后便呜呜嚎哭起来。

余少游自然是明白了,她也是被胁迫犯了糊涂,却不知道狼族之人毫无信义,绝不会信任异族。

“你走!”余少游背对尚青:“我不会杀你!只是你要明白一点,即使你今天为狼族献上双璧,他们也会左手接璧右手杀你!”

抱起了躺在地下的花花,为它拂了尘土,余少游冷冷道:“我们走!”

孟路跟着走了几步,又忍不住回头,对着跪地嚎啕的尚青道:“尚小姐,赶紧将你身上带着的暗粉迷香清除干净吧,再携带些时日,你以后若是许了人家,也必是做不成母亲的!”

料想狼族人一时半刻并不敢追踪来,余少游等人一路也并未急行,不一会儿竟寻到一股山溪。

孟路赶紧让大家使劲喝水,干粮也不用吃了,把水喝饱就行,肚子喝饱水囊装满后,花花还在溪边伸着舌头舔水,余少游抱起它时,也是喝了个肚子圆鼓。

生怕抱紧了花花会滋出尿撒自己一身,余少游走一会儿就放它下来撒一泡。

过了一阵几个人走着走着,也跟花花一样起了反应。这个出了树丛那个又进去,好一阵才消停,但是精气神和力道却是越来越好了。

大家都觉得甚是松快,心情也放松了不少,脚步倒更快了,不知不觉走了三四个时辰。

“你们看!”

刚出了一片树林,走在最前面的余少游兴奋的手指向上,大家急步跟上后,顺着余少游的手指看出去。

“弥勒佛石像!”

“终于找到了!”

余少游却未曾松懈防备:“鸣佐鸣佑,注意防备四周!”

从包袱里拿出了羊皮地图,余少游与江安凑在一起指点着。

“右边,半里!”

“崖上,石像脑后……。”

“石室洞口就在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