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叹为观止

余少游和江安收好了地图,二人对着石雕佛像,双手合十拜谒!

大家见了也纷纷过来虔诚参了一礼。

“提起精神,走!”余少游举着扇子,邀呼了一声,信心满满地带头前行。

沿着石像山崖,饶了半圈后,拨开丛生的杂草,终于找到一条隐于荆棘的石阶道,依稀可见曾是一条人为垒就的山路。

余少游很兴奋,脚下更快的向上,一身白衫已被挂破了几处。

沿石阶上了半个多时辰,大致到佛像头顶后方时,终于来到一片半崖的平地。

抬头望了望岩崖,余少游坚信石室便在此处。“大家小心仔细,往崖壁搜寻洞口!”

孟路放下了药篓,把里面的药瓶分进了大家的包袱。

“余公子,把花花放进药篓吧,我来照看就是!”

兰蔻几人已靠近崖壁,用剑劈着乱草。

余少游把花花交给孟路后,便不停往崖边旋出剑扇,草枝乱飞散落了一地。

不一会儿便现出了一块石壁。

众人停手,好奇的围拢了过去。

“小心脚下!”余少游一把拉住了兰蔻。

一脚将一条被乱剑劈成两截的蛇头踢远。

“幸好没踩上去!”不然它还是会咬你一口的,孟路虽有药,你也得痛几天!

兰蔻双眸如水,含笑看了一眼余少游,二人便向石壁走去。

远看时这是一块大崖壁,近了才大致的看出,原是两块石壁合拢成一块石门。

“鸣佐鸣佑,你们看,跟鹤鸣山庄的竹林石碑一样!”

“是的,少庄主,想来是一样的机关道理,只是打开的关钥不同!”

余少游拿过了孟路的药锄,在石壁上轻轻的刮着泥土草根,慢慢的刮开了一大片。

“兰蔻!快看,这里!”

只见石壁的中间,有一条直细的缝,将一大块崖壁分为左右,将浮土拨净后,平整的石壁左右对称,有两个凹进去的圆模。

余少游一眼便已看出,左边的分明就是鹤鸣珏的模像,而右边的凹模一定是鱼璧了。

他轻轻的用巾帕缠在手指,将两个凹模里的土抹干净,摸出了怀中的鹤鸣珏,一双杏眼放光,有些激动的望着兰蔻。

兰蔻伸手拉出系在脖颈的鱼壁:“少游,割下它!”

余少游凑近兰蔻,握住鱼璧割断了锦绳,它暖暖的带着兰蔻的体温。

两人慢慢把两块玉嵌进了凹模里。

当两块玉完全契合按进去后,与石壁平整融合时,突然“嘎嘎”一阵石头相磨的闷响,众人一惊皆是后跳了一步。

只见壁上有泥块被微震后纷纷掉落,石壁合拢的那一条直线,像门缝被震开一掌宽。

余少游暗想,这石门竟是跟鹤庄禁室之门一个道理。

“兰蔻!运气左右推开!”余少游将掌心置与壁门石缝。

兰蔻见了依言而上,二人各自行着自家的内气心法,聚气与手臂,将石门缓缓推开,“咕咕”几声沉响之后,石门已开了两人身距的宽度。

此时萧良丰与江安早已备好了绳索,摸出了火折在手上。

鸣佐鸣佑一人手握了一只小巧火把,顶头用布缠紧沁过桐油。

余少游回头,见所有人都已准备好:“点燃火把,进去后小心脚下和左右身后,别被蛇虫鼠怪咬死在里面!”

孟路背着花花道:“余公子,我打小就在山上,洞穴穿了无数,师父研制的这些密丸精露,嘿嘿!可不是泥巴和溪水!”

“那是自然!我最英明之处,就是向孟老先生要了你来!”

萧良丰和江安听了催促起来:“余公子当然是英明英俊英武,我们先把你夸奖完吧!再不进去,还等那娥迪带狼领追来吗?”

余少游一个转身,进了石门之内,探出半边身子倚着,竟将手上的巾帕招展了两下,魅笑着对外面众人:“各位公子小姐,进来玩玩啊!”

孟路呵呵笑着,江安和萧良丰却早已弯下腰假作要呕吐。

兰蔻早年便听父亲讲过,当年被剑毙于石室内的,除了巨奴邪音,还有数名狼族之人。

二十年后,想来早已化骨为泥,这石室内无异于一座石墓。

蛇鼠何惧?一个姑娘家觉得,鬼魂恶灵才可怖!

想到此,兰蔻不由皱眉嗔斥了一句:“嬉闹什么?正经些!”

“哦!”

余少游肃颜直起了身子,伸手接过了鸣佐递来的火把。

所有人都进入石室后,余少游发现石门里面也有凹模,便与兰蔻又将两块石门合拢。

两支火把只能照亮十步之内,室内一下暗黑下来,这不由得让人心神一紧,连孟路药篓里的花花也不再“吱吱”哼叫,洞室顿时便安静了。

往前走了几步,似乎更加宽阔,余少游举着火把走在前面,一步步慢慢探着前行。

“少庄主!壁上有油灯!”鸣佐走在后面,伸出火把点燃了挂在洞壁的油壶捻子。

余少游伸出火把寻找,果然每隔十步便有油灯。

五六盏油灯点亮之后,室内顿时明亮起来。

继续向前一会儿,便见前面已是石壁没有了路,到了尽头最宽阔处,这是一个约十几丈长宽的石洞。

鸣佑将寻到的所有油壶点亮,已可清楚的看见尽头的石壁下,垒起几堆黑色的箱子,每个三尺大小码得整整齐齐。

余少游大致估摸有三四十个,走近后伸出药锄轻触了一下。

谁知“哗啦”一声,一摞箱子竟全倒了下来,滚出来一地的金元宝和银锭子。

“这箱子全是薄铁皮!”余少游附身细看:“洞内潮湿,已全部蚀锈透了!”

“少庄主小心!”

“余兄!”

鸣佐与萧良丰惊呼之时,余少游察看完腐烂的箱子,恰好正直起身子,听到二人惊声提醒,猛往后跃了一步。

两支剑光从身前越过,余少游已看到一条手臂般粗大的巨蟒,从倒掉的箱子后游出来,正吐着信子弹射向自己。

兰蔻与鸣佑也拔剑向巨蟒刺去,余少游瞬间回神,行气纳于臂间,聚于剑扇飞旋了出去。

三只短剑旋过,依次划过巨蟒头颈,顿时溅出一股腥血,众人闻到恶臭无比,全都抽剑向后跃退。

巨蟒头身分离,但此时身体尚在剧烈扭动,将旁边的几摞箱子尽数缠倒。

哗啦啦声响不绝,滚出来的除了金宝银锭,还有一些珠翠珍宝。

声音慢慢停止之后,余少游轻步上前查看。

“少游,小心!”

“嗯!知道了,兰蔻!”

余少游见巨蟒身子已静止不动,忍着腥恶上前查看箱中之物。

见里面夹杂散落出一些书籍,余少游伸出扇子想翻出来,谁知一触便已粉碎。

“可惜了!二十年前九州各派被掠夺的武笈,也跟铁皮一样,全部腐坏了!”

余少游无奈的站起来,万分惋惜的摇摇头。

江安捂住口鼻上前看了看:“倒是这些金银财宝,万年不腐!”

“少庄主!石室外有人!”

余少游眉头一皱,侧头支棱起耳朵,听到远远的有石头碰砸的闷响。

“狼领倒追得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