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1章 真相大白

“父亲,那小子并没有回林家,族内弟子看到他从百炼山方向去了,现在已经快一个时辰了,你说他会不会回来?”童家众人一直在大院内等消息,片刻没有放松下来,童晋葛更是焦躁不安。

“急什么,百炼山往前就是千岁山,千岁山便是我青阳镇的尽头,他难道还能从千岁山那万丈深渊上跳下去不成?”童海风有些不耐烦地回了一句。

“是,父亲说的是!”

“对了,宗家那边有什么动静没?”童海风话锋一转,问了一句。

“没有,族内弟子没有看到一名宗家的人离开过宗家大院!”童晋葛摇了摇头。

听到这里,童海风却是眼角锁了一下。

“宗家这样有些太反常了,按照宗清岚的作风这个时候他不可能毫无作为!”

“父亲的意思是宗家已经有所行动了?”

“宗清岚那个老狐狸不可能坐等我们童家找上门的,即便是这样,他肯定也早做了打算?”

“我再让族内弟子好好探探!”说着童晋葛就打算起身离开。

“罢了,随他去吧,现在去探查也来不及了,你再去看看那小子……”

“门主,林家那小子回来了!”童海风话还没说完,便有弟子匆匆跑进来通告。

童海风一下抬起了头,脸上闪过了一丝期待和意外。

“童门主,不用这么担心,我说了会回来就肯定会回来,再说我还等着童峰醒过来还我清白呢!”林千阳脸上挂着笑,一边往里面走,一边说着。

“小子,你再不……”

“哪里哪里,千阳这边我童家肯定是相信的,我们童家一直都在童家等你回来!”童晋葛刚想骂,童海风立马开口打断了他的话,脸上也立马换上了笑容。

童晋葛都被他这一操作弄得有点蒙了。

童海风毕竟是童家家主,心思自然比童晋葛考虑得深。

经过林家童家大院的事,童海风已经意识到林千阳的不简单,如今已经和宗家各自为营,他已经有亲近林家的心思了。

有这样的打算,他对林千阳自然客气了不少。

林千阳淡淡一笑,如今已经触碰到炼魂三重的壁垒,他的心智也更上了一层楼,对童海风的转变自然是了然于胸。

不过这未尝不是好事。

“好了,那我要再次给童峰治疗了!”林千阳直接开门见山。

“不知道你要如何给峰儿治疗呢?”童海风好奇地问了一句。

“这个……”林千阳早有准备,他从怀中取出了一株植灵。

“秋槿凝魂草?”童海风童晋葛几乎是异口同声问了出来,脸上带着浓浓的疑惑。

“不错,就是秋槿凝魂草……”林千阳胡诌道,“童峰之所以还没有醒过来,就是因为他的魂魄还没有完全凝聚起来,而这株秋槿凝魂草正好可以帮助他魂魄完全凝聚,如此一来他自然就会清醒了!”

“真的?”童晋葛略有怀疑地问了一句。

“不然我大晚上去百炼山干什么?”林千阳反问了一句。

“也是……”

童晋葛刚点完头,看到林千阳询问的目光后,立马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连忙改口,“我是想说你去了百炼山?”

“对!”林千阳也不计较,把秋槿凝魂草递了过去,“让人捣碎了把汁融入水端过来吧!”

童晋葛接过了秋槿凝魂草小心翼翼交到了童玫手中,交代了一句,“小玫,赶紧去弄!”

童玫拿着秋槿凝魂草刚走出几步,就听到她小声地嘟囔了一句,“这秋槿凝魂草不是百炼山的野草吗?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个神奇的功效了?”

“咳咳!”听到童玫这声嘀咕,林千阳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两声。

“小玫,嘀咕什么,快点去弄!”看到林千阳的反应,童晋葛大声催了一句。

他心里也一大堆疑惑,这秋槿凝魂草在百炼山虽不能说漫山遍野,但也数不清,别听它有这么一个牛的名字,其实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临秋枯,也就是刚一到秋天就枯萎的意思,只是因为百炼山上,西北坡没有这种草,而雷亟兽遇到这种草就会避开,对应雷亟兽亟雷碎人丹魂,所以才会有凝魂草一名,后来临秋枯这个名字也就被人遗忘了。

不过现在他也只能相信林千阳,因为他也不懂这凝魂草是不是真的有这么神奇的功效。

片刻之后,童玫便端着一碗绿幽幽的“药水”回来了。

这凝魂草完整的时候味道不重,可是捣碎了之后,味道简直不要太难闻。

现在想来,那雷亟兽估计是不喜欢凝魂草的气味所以每次都绕着走,只是人的鼻子没有雷亟兽的灵,所以闻不到。

“父亲,这个能喝吗?也太难闻了!”童玫一边捏着鼻子,一边把碗递到童晋葛手中。

童晋葛接过碗,也是被熏得不轻,差点就呕了,他看向林千阳,略带着几分询问的神情,“千阳侄,这个……”

“放心吧,童叔,相信我!”林千阳忍着恶心接过了碗,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心里却是忍不住闹了一句——这味道也太刺激了吧,呕!呕!

“好了,你们都退后,我要帮他治疗了!”林千阳朝着众人摆了摆手。

所有人连忙后退,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想影响林千阳给童峰喝药,还是说实在受不了这味道。

林千阳也是憋着气把碗里的东西全部灌倒了童峰口中,这才趁人不注意,将手搭在了童峰手上,立马开启360手机卫士。

由于之前已经为童峰耗了23个电,想要让童峰彻底恢复需要60个电,那就还需要37个电,不过林千阳可没打算为他耗费这么多电,首先让他彻底恢复太过于惊世骇俗,他不好解释,其次,这电可是来之不易,一个也不能浪费。

于是,他再次耗费了20个电后便松开了手。

就在他松开手的时候,童峰也缓缓睁开了眼睛。

“醒了,真的醒了!”所有人都看到了童峰睁眼,沈心仪一下冲了过来,拉着童峰的手,激动得难以自已,“峰儿,我的峰儿,你可算醒了!”

童晋葛和童海风一颗悬着的心也终于落了下来。

“母亲,我这是还活着吗?”童峰醒过来,此刻也是一脸的茫然。

“嗯,峰儿,你还活着,你没事了!”沈心仪拼命点头,泪水也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呕……”童峰干呕了一下,“好难闻,我吃了什么?”

“这个……”沈心仪也不知道怎么说,童晋葛连忙接话,“是千阳给你准备的药,这才让你醒过来。”

童峰环顾四周,当他看到林千阳的时候,他浑身一个激灵,“林千阳,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看到童峰如此激动,童晋葛面色冷了下来,他不怀好意地看了一眼林千阳,然后才把目光转向童峰,问了一句,“峰儿,你告诉父亲是谁害的你?”

“父亲,就是林千阳,林千阳杀的我!”童峰指着林千阳,情绪相当激动。

听到他的话,童家所有人都露出了敌意,似乎下一秒就要将林千阳大卸八块。

“林千阳,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童晋葛语气冰冷地问了一句。

林千阳也不急,他面带微笑,右眼微微眯了一下,盯着童峰,表情认真地问了一句,“童峰,先不说是你和宗宇带人阻拦我的去路,为难于我,主动挑衅我,刺入你身体的匕首也是你先用来对付我的,如果不是我手下留情,恐怕你当场就死了,你好好想想是不是这么回事?”

童峰被问得哑口无言,林千阳继续说道,“现在,你仔细回忆一下,到底你的死是何人所为?”

童峰稍微冷静了一些,片刻之后,他露出一个醒悟的表情,顿时情绪再次激动起来,“父亲,我我想起来了,是宗宇,我迷迷糊糊记得我被抬着往回走,在路上,有人对插在我胸口的匕首用力推了一下,我猛然间看到宗宇快速抽回了手,可是那会却无力叫喊了!”

“我也有点印象,好像童峰哥在路上确实抽搐了一下,后来宗宇就大喊说童峰哥死了。”童楠也恍然道。

“好你个宗家小崽子,竟然真是你!借刀杀人,你宗家还真是狠毒呢!”童晋葛拳头紧握,咬牙切齿,此刻内心极度愤怒。

不仅被人利用,还差点失去自己的儿子,这种事,他忍无可忍,“父亲,我这就带人去宗家,让宗清岚那老狐狸给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