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2章 蛮横的天阳宗

“童门主,那千阳就不打扰了,我五婶还等着我回去救治呢!”便在这时,林千阳也站了起来。

“千阳,这次事情完全就是因为误会,希望你回去替我和你爷爷解释一下,改天我童海风一定带着我童家人上门道歉,还有这次多亏你拿出了灵丹才能让峰儿活过来,我在这里替他向你致谢!”童海风一脸真诚地看着林千阳,脸上露出了友好的笑。

“放心吧,我一定会和我爷爷解释的,我也不想看到我们两家关系闹僵让宗家坐收渔翁之利!”林千阳点了点头回了一句,这番话,他是发自内心的。

童海风立马露出会心一笑,连忙道,“林家小辈果然识大体,这我就放心了!”

说完,童海风亲自将林千阳送出了童家大院。

他这一番操作,让童家众人都有些不解,不管怎么说,他在林千阳面前也是长辈,无论如何也犯不着对林千阳这样客气。

可是他们也万万想不到,正是童海风这番天翻地复的转变才为童家以后在青阳镇有一席之地奠定了基础。

林千阳回到林家后,便对齐敏进行了治疗,为了让自己之后有合理的解释,林千阳对齐敏的治疗同样使用了秋槿凝魂草。

为齐敏的治疗同样耗费了20个电,但齐敏的恢复比童峰的好多。

“千阳,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真的可以让死人复活?”齐敏恢复之后,林天牧终于是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听到他的话,林天华有些诧异地看向他,“三哥,莫不是那丹药并非你从千岁山找到的?”

其他人也露出了诧异地表情。

林天牧摇了摇头,“我在千岁山真的是一无所获,要不是千阳喊的那一声,我可能就要在铁鹰岭出不来了!”

“千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众人知道林天牧肯定不会说谎的,如果这样的话,那肯定是林千阳骗了大家,林天瑔目光转向林千阳,脸上带着浓浓的好奇。

林千阳心里甚是无奈,没想到终究还是要解释的。

不过还好他早有准备,他无奈地笑了笑,目光看向众人,“大伯,对于我恢复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能是我之前去千岁山的时候不小心吃了什么东西,你们也知道,我之前的情况,所以我实在记不得了,至于救活五婶和童峰,实不相瞒,我感觉我触碰到了炼魂三重的壁垒,我有可能……”

“什么?炼魂三重?”林元义惊了一下,他有些不敢相信地看向林千阳问了出来。

其他人同样震惊到不能自已。

“嗯!”林千阳点了点头,“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能开炼魂三重,我猜可能是因为我这些年压制,然后突然爆发的原因吧!”

“千阳,你确定你触碰到了炼魂三重的壁垒了?”林天瑔有些不敢相信地再次确认了一遍。

“是的,大伯!”林千阳还是一副很茫然的模样,点了点头,“所以我才能探知到五婶的生命气息,而童峰,我知道我自己并没有下杀手,所以借故想要去童家一探究竟,没想到,童峰其实也还有生命气息,能救活他们,纯属意外!”

“千阳也算是因祸得福了,既然你已经触碰到炼魂三重的壁垒,对生命,对植物,对周遭事物的感知自然要比一般人强,能做成这些事,也不算是意外,要算只能算是天意!”林元义心情变得格外的好,都已经开始在给林千阳找借口了。

林千阳面带微笑,点点头默认。

“好了,这件事就这样了,千阳开炼魂三重的事绝不能让其他两家人知道,今晚之事也算是有惊无险,皆大欢喜了,都散了吧,时辰不早,也该休息了!”林元义起身对众人摆了摆手,遣散了众人。

“天华,你连夜去一趟海平城,务必要将千阳开炼魂三重的事告诉给天阳宗的侯宗主!”待众人离开后,林元义叫住了林天华,低声交代了一句。

“父亲是想要寻求天阳宗的庇护?”林天华是林家六个堂主里思维最敏锐的,林元义才交代完,他便猜到了林元义的意思。

“一个能开三重炼魂的少年,不往远说,但是在这海平城范围内绝对算是天才了,千阳年少不懂事,展露得太过锋芒毕露,必定会引起两家人的觊觎,距离临朝大选还有半月,我不希望这半月内,千阳出任何事!要知道千阳能开三重炼魂,对我林家来说那就是一件天大的好事!”林元义解释道。

“知道了,父亲,我一定把话带到。”林天华答应了一声,便连夜离开了青阳镇。

赶了差不多两个时辰的路,林天华才进入海平城。

此时,天已经朦朦亮了。

站到天阳宗的大门之外,林天华只觉得有些喘不上气来,那份威严让他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威压。

青玉石建造的大门之外,两个丈于之高的墨青石麒麟雕塑,活灵活现,让人心生敬畏,此时还早,天阳宗大门处只有两名白衫弟子把守。

林天华连忙走过去,露出殷切的笑,“两位仙友,我是青阳镇林家的林天华,找贵宗主有要事,还请仙友行个方便。”

“青阳镇林家?”其中一个守门弟子瞥了一眼林天华,一脸轻视地摇了摇头,“没听说过,师兄你听过吗?”他对另外一名弟子努了努嘴。

“我也没听说过,海平城下那么多镇,青阳镇是哪里还真不知道!”另外一名守门弟子看都不去看林天华,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

林天华也不在意,他依然面带微笑,耐心地介绍道,“仙友不知道也是正常,我来介绍一下……”说着,林天华从行李之中取出了几块灵石递了过去,“青阳镇就是半月后贵宗要去临朝大选的地方呢!”

看到灵石,两名守门弟子眼睛瞬间就亮了,先前的轻蔑之态立刻消失,脸上挂上了笑,那个叫师兄的弟子,毫不客气地接过了林天华递过来的灵石,双手掂了一下,沉沉的,脸上的笑容更盛,他这才开口道,“你说的青阳镇林家,听过,下个月就有师叔们要去临朝大选了嘛,你刚刚说什么?”

“仙友们接触太多人,一时没想起来也是正常!”林天华陪笑了一句,这才说明自己来意,“我父亲让我来找贵宗主,有很重要的事想要和宗主大人说,还希望仙友能通禀一声!”

“这个……”那个守门的师兄面露难色,“不是我们不帮你,实在是宗主大人今日并不在宗门内,现在由大长老打理宗门上下一切事务!”

“那可否引我去见一下大长老呢?”林天华继续耐心问道。

那个守门的师弟有些为难地看了一眼他,“可以倒是可以,只是见大长老之前你得先去见大长老的亲传弟子,也就是我们的师兄!”

“哦?”林天华有些不解地看着二人。

“尹师兄同意你去见大长老你才能去见,否则,你只能打道回府了!”守门师兄解释了一句。

“那我们就先去见见尹师兄吧!”林天华也不介意,答应道。

“行!”那个守门师兄思忖了一下,这才点头,看他的样子显得有些不愿意,“你跟我来吧!”

进了天阳宗大门,三根青石巨柱于左手边并排而立,上面雕刻了一下纹路,远看看不清,林天华也不敢随意去看,这三根青石巨柱代表的就是下三宗的意思。

虽然是下三宗,但是宗门地位也是非常高的,毕竟在下三宗之下还有成千上万的小宗门和小家族,这些小宗门小家族都是依附在下三宗之下。

如林家这样的家族在天阳宗面前,如同蝼蚁和大象之别。

上了百级青石台阶之后才到天阳宗宗门练武场,此时已经有不少弟子在练武场之上修炼了。

当看到那个守门师兄,有些弟子脸上流露出浓浓的鄙夷之色。

有人开口调侃道,“李玄,不好好看门,来练武场干嘛,你是想被尹师兄罚了吗?”

“孙师兄好,我找尹师兄有点事,不打扰孙师兄修炼了!”李玄陪笑着说道,在孙师兄的面前,已然没了之前的气派。

“这人是谁呀,不会又是什么阿猫阿狗了吧,李玄,我可告诉你,尹师兄事务繁忙,可没时间什么事都管的!”孙友立瞥了一眼林天华,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

“多谢孙师兄提醒!”赔了一礼之后,李玄便带着林天华加快了脚步。

穿过了练武场,便来到了昭玄殿,李玄指了指昭玄殿,“尹师兄就在昭玄殿内!”说完,李玄上前敲门,“师兄,青阳镇林家找您有事!”

“我没空!”半响,屋内才穿出来一个声音,语气之中透露着极其不耐烦的情绪。

“可是……”

“李玄,你胆子变大了,听不懂吗,我没空!”对方直接吼了一句,这一声吼,把李玄吓得不轻。

他连忙退开几步,这才回道,“好的,师兄,我这就带他离开。”

林天华愣了一下,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大长老的首席大弟子竟会如此不讲理。

李玄刚想上来劝他离开的时候,林天华提了提声,对着昭玄殿内躬身开口道,“我是青阳镇林家林天华,有事……”

“真是不知好歹!”话还没说完,一股劲气直接破门冲了出来,林天华被这股气浪直接冲飞,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此时一个衣衫不整的青年,一边轻挑慢理地整理衣服,一边走了出来,“都说了不见,你听不懂吗?青阳镇林家很厉害吗?给我滚,天阳宗也是你这种蝼蚁可以来的吗?”

斥责完林天华,尹枫年又对李玄呵斥了一句,“李玄,以后只管看好你的门,不要什么人都给我带进来。”

“师兄,我知道了!”李玄连忙答应,不敢有丝毫忤逆。

“莫不是这就是天阳宗的作风吗?”林天华心里憋屈,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一句。

“你是想死吗?”李玄听到了他的嘀咕,急忙怒斥了一句。

“呵呵!”尹枫年一声轻笑,他朝着林天华走了过来,“好,你不满我天阳宗的作风,我倒是给你个机会,你要是说不上来你有什么重要之事,今日我便让你出不了天阳宗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