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3章 三百年前的浩劫

在尹枫年的气势之下,林天华心跳频率变得越来越快。

不过他还是强压心中的畏惧,目光有些躲闪地看向尹枫年,小心翼翼地说道,“我林家弟子今有望开炼魂三重,特来向天阳宗宗主禀报,希望能在大选到来之前得到天阳宗庇佑,护他在大选之前的安全。”

“哦?”尹枫年微微愣了一下,“林家?”

林天华点了点头。

“青阳镇何时出了这样的天才了?”尹枫年这话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询问林天华,“不知这个弟子是男是女呢?”

尹枫年这话问得莫名其妙,林天华有些懵,他开口回道,“是男弟子!”

“哦!”尹枫年淡淡地回了一个字,此刻他身上的戾气少了几分,片刻之后他才问了一句,“为何不是女弟子?”

林天华不知道他这话什么意思,竟愣了一下,没有回答。

便在这时,尹枫年脸上顿时流露出了几分贪婪的神情,他看着林天华问了一句,“你林家可有女弟子?”

林天华被他问得心中疑惑,只是木讷地点了点头。

“很好很好,你且回去吧,不日我便会亲自来青阳镇,到时候我会亲自去你林家看看那个天才弟子!”尹枫年出乎意外地答应了下来。

林天华心中一喜,可是一旁的李玄却是暗暗地叹了口气。

“多谢尹师兄!多谢尹师兄,尹师兄到我青阳镇,我林家一定为尹师兄举行一个盛大的宴席!”

“一定一定!”尹枫年语气随意地答应了一句。

李玄带着林天华离开后,昭玄殿内走出来一个女子,看她模样,好像刚刚穿戴好一般。

走路的身姿妖娆无比,她来到尹枫年身边,手很自然地就挽在了尹枫年的胳膊上,“枫年师兄,你这是又看上林家的女弟子了吗?”女子说话的语气略带几分责怪,还有几分撒娇。

尹枫年笑意轻佻,右手手指轻轻抚了一下女子下颚,这才开口,“师兄有丁奕师妹,就再也没有他人能入得了我法眼了,丁奕师妹,管这些作甚,随我入房,刚被蝼蚁扰了雅兴,师兄还有不少招式没有和师妹切磋呢!”

“师兄你可真坏!”丁奕声音细软,紧紧挽着尹枫年,两人再次回到了昭玄殿,关上了房门。

林天华随着李玄走在百级青石阶上,虽然先前有些愤怒和紧张,但是此刻心情稍缓。

“林堂主,倘若尹师兄真的去了青阳镇,你林家行事可千万要小心谨慎。”李玄看了一眼林天华,若有所指地提醒了一句。

“多谢提醒,我林家一定会让尹师兄满意的!”林天华显然是没有听出李玄的意思。

李玄无奈地摇了摇头,他没再多说什么。

两人走到门口后,林天华给李玄二人道谢之后便离开了海平城。

看着林天华远去,另外那名守门弟子好奇地凑上来问了一句,“师兄,见到尹枫年了吗?”

“见到了!”

“什么情况?”

“唉!恐怕青阳镇林家又要遭殃了!”李玄轻叹了一声,无奈地摇了摇头。

“师兄也不必感慨,你我二人于这青石门下,本就身不由己,有些事也并非我们能改变的!”守门师弟轻慰了一句。

“谢青师弟说的是!世人皆道宗门好,不知宗门深似海呐!”李玄感慨一声,见有人远远而来,立马换上了一副身为大宗门弟子的高傲姿态。

林天华赶回青阳镇后,立马把消息传达给了林元义。

得到了天阳宗的允诺,林元义心中稍安。

另一边,宗正卿带着宗家的人在千岁山内寻了个遍,却一无所获。

第二天清晨,宗正卿一行人一脸失望和疲惫地回到了宗家。

这是宗清岚没有想到的事。

童海风第二天中午便带人去到了宗家讨说法,奈何宗清岚老奸巨猾。

他交代宗宇,对此事矢口否认,那么多人抬着童峰往回赶,指不定是不是童家自己的人不小心推到了匕首,失手杀了童峰。

如宗清岚这般老奸巨猾、厚颜无耻,连童海风都自愧不如,无奈之下只能带着童家的人离开。

童海风离开宗家后,又带着童家的几位堂主和长老赶到了林家,亲自把对林千阳承诺的两成底股权交到了林元义的手中,并当着林家所有人道歉。

林元义也没有和他客气。

至此,青阳镇三家之事也算是告一段落。

林天华到海平城找天阳宗一事,第二天便在青阳镇传开了。

关于林千阳的各种传言也随之而来。

有人说林千阳六年痴傻实则是养精蓄锐,才能一朝觉醒,开三重炼魂。

也有人说,林千阳天劫之时误入千岁山得到了上古传承。

还有人说,林千阳本身就天赋异禀,借助天劫得以打破桎梏!

林千阳对这些传言并没有在意。

白天他便安心在房间里休息,一到晚上,他便准时来到千岁山山顶,听从神秘声音的指导,专心修炼。

临朝大选头天晚上,林千阳依旧准时赶到了千岁山。

风依旧很大,千岁山山顶除了风声便再也没有其他。

林千阳对着虚空道,“前辈,今晚教我什么?”

半响,对方的声音都没有传来。

林千阳心生疑惑,又开口问了一句,“前辈,你在吗?”他目光扫过四周,脸上的疑惑也更加浓了。

“小子,还叫我前辈吗?”神秘的声音悠悠传来,比之前多了几分沧桑。

“哦,对,师傅,虽然我没见过你,但是这半月以来你都指导我修炼,我该叫你师傅了!”林千阳恍然大悟,连忙改口。

对方这才满意地笑了笑,“哈哈,好小子,还算你有良心!”

“师傅,那今晚我们学什么?”林千阳也开心,他连忙问了一句。

“千阳,为师能教你的也只有这些了,你现在已经有九重炼魂之基,只要寻得机缘,便可以打开九重炼魂的大门,从此修炼一途定然一跃千里,只是,你务必记住为师的话,即便你有幸九重炼魂开,在没有实力之前,也绝对不能让人知道,否则,你必将遭受灭顶之灾!”

“师傅放心,千阳知道!”林千阳重重点头。

“你最多可以炼魂四重示人,三重以下太过平凡,很难立足,四重以上太过惊艳,易遭人嫉妒,四重刚刚好,足以被人重视,还能韬光养晦!”

“千阳谨记!”

“千阳,经过半月下来,为师已深知你秉性纯良,有耐心有恒心,也有一颗不凡之心,更为难得的是,你有一颗感恩之心,这是为师非常欣慰的,接下来我要和你说的事,非常重要,你可愿意听?”对方突然带了几分询问的语气。

林千阳打起了精神,他答应道,“师傅您说,千阳洗耳恭听!”

“好!”对方像是下了一个巨大的决心,然后这才开口,“你可知道这夷阳大陆的上五宗?”

林千阳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他只知道有那么一首民谣,但是具体的,他并不知晓。

“那你可知三百年前的那场大战?”

“小时候,听长辈说过一些,那场大战有十二位人类至强者战死。”

“不错!”对方重重地说了两个字,声音里听出了不甘的情绪,“三十万魔族大军突然来袭,魏帝亲征却换来了身陨的结局,这场浩劫本可以不用发生的!”

“师傅为什么这么说?”林千阳心里生出了浓浓的好奇。

“因为魔族大军突袭人族领域本就是受人控制的!”

对方一语惊人,林千阳吓了一跳,险些没有站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