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4章 欺世大盗

“师傅,您说的这些……都是真的?”林千阳稍微调整了情绪,但脸上依旧写满了不可思议。

“自然是真的,因为我便是当年组织对抗魔族大军的人!”

“组织对抗魔族大军的人?”林千阳心口有些窒息,“师傅,您就是星空之下那个最强之人?”林千阳试探地问了一句。

“我便是林青劫!”对方语气肯定,字字如雷。

林千阳半天没回过神来。

林青劫!!

那个星空之下的最强者!

竟然成了自己的师傅?

这还不算,竟然从他口中说出这么惊世骇俗的秘密。

“小子,没吓到你吧?”林青劫开玩笑地问了一句。

“没……没有!”林千阳连忙摆手摇头,表情有些尴尬,他连忙开口询问,“师傅,您说魔族大军是受人控制,是受何人控制?”

“当今大陆由何人掌管,那便是由何人控制?”

“你是说五宗?”林千阳内心再次被震惊。

林青劫没有回答,但显然是默认。

“师傅您不是星空下第一强者吗?为什么不阻止他们?”林千阳连忙问道。

“唉!”林青劫长叹了一声,“等我知道的时候,一切已经晚了……”

林青劫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一下,林千阳没有接话,等着他的下文。

“当年的大魏国国富民安,魏帝秦羽更是千古一帝,一代明君,他爱民如子,魏帝能统一夷阳大陆,平复蛮疆,全靠大魏国境内的修真者,待魏国统一后,他也全力支持修真界,一时间,夷阳大陆上涌现出了不少神离境强者,甚至有八人已经修炼至神离二境邪览,世人称八荒神迹,另有八人也进入了神离一境青荒,世人称神离八雳……”

“师傅,您被称为星空下第一强者,那您当时达到什么境界了?”听着林青劫的介绍,林千阳内心惊涛骇浪,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问了一句。

“隐隐有突破至神觉境的趋势,算是邪览巅峰吧!”林青劫淡淡地回了一句。

“连您也没有达到那传说中的隐微境界吗?”林千阳心中稍有几分失望。

“小子,有些境界注定只能是传说,修到隐微者可称为神,唯有神才可以隐于微茫之间,万物属之,超然物外,亦虚亦实,别说隐微,即便是神觉境也已是半神之体,不死不灭!”

“师傅,您既然已是邪览巅峰境,只差一步之遥便可入半神之体,为何我只能听你声音,却见不到你?”林千阳忍不住目光搜寻了一遍。

“浩劫也是因此而起,一步只差便是千里之遥,修真之躯和半神之体本就天壤之别,同为神离境十七人,那时候我一心修道,不问世事,但是其中就有五人,他们野心勃勃,一心想要执掌天下,觊觎魏帝九五之尊,所以密谋联合,以一身惊天修为操控魔域三十万魔族践踏屠戮人族,魔族本就凶狠暴戾,魏帝带领的大军也无济于事,我只能联合十六人对抗魔族,鏖战数月,总算把魔族大军全部镇压,可是此时的我们也精疲力竭,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那五人终于暴露了他们的狼子野心,原来对战魔族之时,他们一直隐藏自己实力,为的就是将其余人一举除掉……”林青劫的语气越说越激动。

“幸亏我已入邪览巅峰,才能勉强保住一缕魂元,藏于天枯神剑内,得于苟延残喘几百年,而其他人则全部死于五贼之手,半缕魂元都未得保留……”

话音至此,林青劫甚至都有些悲愤了。

他稍微平复了一下情绪,声音依然缥缈,“大战之时双方巅峰强者的对战,所爆发出的力量让夷阳大陆的空间受损,出现了灵气外溢的情况,也因为这样,才会出现三甲子一次的九天浩劫,这便是在野心的驱使下带来的报应……”

林千阳听着林青劫的话,内心深处升起了万千感慨。

“千阳,你可知我为何会让你每夜子时来此,又为何令你不可不来?”林青劫突然问了一句。

林千阳摇了摇头。

“在第一次三甲子大劫的时候,五宗的掌舵人便觉察到千岁山的异动,他们怀疑当年的十七人中或许还有幸存者,所以才会缕缕派人前来查看,不过查看之人子时之前便会离开,所以我才会让你子时前来,至于让你不可不来,也是想看你的毅力如何,因为我接下来要让你做的事,对我、对你、对整个夷阳大陆来说都很重要……”

林千阳神情变得肃穆起来。

“千阳,你可有做好准备了?”林青劫郑重地问了一句。

“师傅有令,弟子必当万死不辞!”林千阳正声回道。

“千阳,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本以为我林青劫的遗愿将永远埋葬在这千岁上之上了,没想到我苦等三百年,终于有机会完成了!”林青劫的声音难得有些豪迈起来。

“师傅是想让我去找五宗的人报仇吗?”林千阳问了一句。

林青劫略做沉吟,“那无数生灵无辜受害,那十一个神离境强者更是含恨枉死,他们却身处高处,身份尊贵,被世人推崇,这种天下盗贼,百死不得已泄愤,但是想要斩杀他们,却并非是一件易事……”

“师傅,弟子愿意一试,哪怕万死也会替师傅报仇!”林千阳打断了林青劫的话,义愤填膺发誓道。

“替不替我报仇已经不重要,三百年前我就已经身陨,只留下一缕灵元于世,对于这世间早已没有多少留恋,只是大盗欺世,万千无辜生灵惨死,同时也让空间受损,灵气溢散,令夷阳大陆有被异灵觊觎之危,这种滔天大罪,实不能容忍!”林青劫本来就缥缈的声音,此刻显得更加凄凉。

“师傅是不是已经为弟子安排好了?”林千阳心里稍微平静了些。

“我苟延残喘几百年,就是为了能将这些秘密公诸于世,并希望有人可以获得我的传承,还这个世间一个清明太平,只是这件事必定难如登天,我不知道你是否敢去做?”林青劫那虚无缥缈的声音里多了几分忧虑之情。

林千阳此时心跳骤然加快,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穿越过来,竟然要背负这么大的责任,顿时感觉身上压力山大。

但是,前世的经历让他痛定思痛,这一世有机会重新做人,他下定决心做些事。

哪怕千难万难,他也想冒天下之大不韪,勇敢去闯一闯。

见他不说话,林青劫又继续说了一句,“如果你真的踏上了这条路,就意味着从今往后你将以整个修真界为敌,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会勉强你,毕竟这件事的确无法轻易办到!”

“师傅,我林千阳本是一平凡之人,有幸得到师傅指导传承,如今得以开九重炼魂,如若我不知这些事,那也就罢了,但是现在师傅既然已经告诉我了这些惊世之谜,即便明知不可为,弟子也绝不会推脱,我愿义不容辞,绝不辜负师傅对我的寄托和信任!”林千阳的语气无比坚定。

“好!”听得出来,林青劫很开心,“你能有这样的决心,我真的很欣慰,没想到你小小年纪便能有这样的心性,着实是我林家之幸,是我林青劫之幸!”

“师傅也姓林,我也姓林,我和师傅之间……”

“你这脑子转的还真是快!”林青劫轻赞了一声,接着他语气突转,略有几分无奈,“不错,青阳镇林家便是我林青劫同宗同族的后人,我虽一心问道,但也有亲人父母,只是可惜,大战之后,林家便山河日下,一代不如一代,没落的不仅仅是我林家,还有其余被害十一人的后人,在这片大陆上也同样沦落得籍籍无名了。”

“看来这必是五宗有意打压的结果!”林千阳顿时一股怒意涌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