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8章 魂燚石

“林家主,恭喜恭喜,能得到天阳宗大长老首席大弟子的青睐!”看到尹枫年一行人被林天华引着离开,童海风连忙迎上来道贺。

“童家主,要不然晚上一起到我林家坐坐?”

“好呀好呀!”林元义本来是随口约的一句,童海风却一点也没有客气,连连点头答应下来。

“那晚上我让人去通知童家主!”林元义愣了一下。

“林家主,你看,我可不可以……”

这个时候,宗清岚也厚着脸皮走了过来。

“宗家主如果方便……”

“方便方便!”还不等林元义把话说完,宗清岚立马点头答应。

“那行吧!”林元义有些无奈地回了一句,便带着林家的人朝着青石台赶去了。

林元义在走过百里街头,胸膛都挺得更直了,众人看他的目光也充满了羡慕。

“林家主,恭喜恭喜!”

“林家主,今日可真是精神呢!”

……

所有人都纷纷和林元义打招呼,林元义也很满意地对众人点点头,脸上挂着微笑。

“天牧,千阳来了吗?”到青石台后,林元义对林天牧低声问了一句。

“还没有,我已经让千风去叫他了!”

“务必让他赶紧过来,刚才尹师兄就有些不开心了!”林元义眉头微微皱了皱,提醒了一句。

“父亲……”就在这个时候,林千风跑着回来了,看他的样子,似乎有些着急。

“千风,怎么样了?你哥哥呢?”林天牧连忙了一句。

“我哥不在房间了,我敲了好几下门,房间内都没有回应,我把窗子弄开,进到屋内,发现我哥他并没有在房间内!”林千风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

“什么?”林天牧和林元义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了出来,声音都没有控制住,引得周围的人都纷纷看了过来。

“不在房间,去哪里了?”林天牧接着问了一句。

“我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不过他留了一封信,让我们不用担心,他会赶上大选的!”说着林千风把信递给了林天牧。

林天牧连忙打开来看,看到最后,他的表情这才放松下来。

“父亲,没事,千阳说他去修炼了!”林天牧看向林元义,舒了一口气。

“这孩子,……”林元义也稍微松了一口气,“千阳这次恢复之后和之前真是大不一样了!”

林元义虽然是带着几分责备的语气,但是脸上的欣慰却一点也掩盖不住。

“我也觉得!”

“好了,既然千阳说了他会来,我们就赶紧入席吧,大选马上开始了。”

说着,林元义和林天牧便朝着林家所在的位置走了过去。

接下来,临朝大选正式开始。

临朝大选其实很简单。

夷阳大陆,所有家族子弟,都由下三宗进行临朝大选。

下三宗分别是南方的天阳宗、中州凰垚宗、北方的的雪仪宗,下三宗内各有一枚魂燚石,魂燚石是五大宗宗主以自身魂力合炼的圣器。

只要测验者用手握住魂燚石,然后尽自己最大可能释放自己的魂力,所释放的魂力会和魂燚石相作用,监督之人可以通过看魂燚石呈现的颜色来判断被检测者的炼魂等级。

通常情况下只会出现三个颜色,灰、蓝、绿,三个颜色分别对应一至三重炼魂。

至于更高级的黄、粉、青、紫、红、黑、白,基本都是万里挑一,很难遇到!

炼魂每高一重,就会对以下的炼魂产生炼魂压制,这在同等修为的时候,炼魂更高的往往也能拥有绝对的优势。

此时,只看到莫海手持魂燚石站在青石台上,他是天阳宗的三长老。

只见他一副高傲的态度,对青阳镇的人都懒得扫一眼。

他高举魂燚石,淡淡地宣布了一句,“临朝大选正式开始,所有有资格的弟子依次上台检测,检测时间只持续两个时辰,过时不候!”

“第一位,宗家宗杰!”他面无表情地宣布道。

对于宗杰,大家都没有抱任何希望,毕竟宗家最有希望能开炼魂也就只有宗宇。

果然,宗杰上台之后,当他握住魂燚石时,魂燚石没有任何反应。

看到这一幕,所有宗家脸上都露出了一丝失望。

尤其是宗杰的父亲永正山,他无奈地叹息了一声。

临朝大选,一年才有一次,今年没有开炼魂,就要再等一年。

“下一个,童家童楠!”

听到叫自己的名字,童楠有些紧张起来。

童晋林对他鼓励了一句,“去吧,没事!”

童楠来到青石台上,颤颤巍巍接过了魂燚石。

当手握紧魂燚石的时候,依然没有一丝反应。

童楠有些无奈地走了下来。

这一次,轮到童家的人失望了。

宗家的人好似找到了安慰一般,之前宗杰的结果此刻也抛诸了脑后。

“下一个,林千峻!”

林千峻是林千芊的哥哥,今年十六岁,其实也是比较有天赋的。

“哥哥,加油!”上台前,林千芊对他鼓励了一句!

林千峻虽然也信心满满,然而当魂燚石握在手中的时候,魂燚石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三大家族的人都有弟子测了,却都没有一个开了炼魂,其他小家族的人,纷纷摇了摇头。

接下来,莫海又念了几个人的名字。

“下一个,钱云!”

“下一个,孙冬!”

“下一个,杜仙!”

“下一个……”

接连念了十多个人,竟无一人开炼魂。

台上的莫海都有些不耐烦了,他一扫青石台下的众人,震声吼了一句,“你们青阳镇的人是不是太大胆了,竟找一些垃圾来检测,真当大选是玩的吗?魂燚石需要上五宗五位宗主的魂力加持,可不是让你们如此亵渎的,如果不检测,就趁早作罢,省得多此一举!”

“师兄,三长老生气了呢!”丁奕俯在尹枫年耳边,低声说了一句。

尹枫年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伸了个懒腰,脸上露出了一丝暧昧之色,“别说三长老会生气,我都看得烦躁了,这青阳镇果然都是一些废物,要不然丁奕师妹陪我找个地方切磋切磋去?”

“师兄,你可真是不正经,这里可不是昭玄殿!”丁奕在他手臂上轻轻掐了一下,脸颊上却荡起了几分春色。

“诶,在哪里都一样,更何况小小的青阳镇,更是没人敢管你我,岂不是更逍遥快活!”尹枫年伸手抓住丁奕的手,那眼神朝着丁奕高地看去,巴不得现在就上手了。

“师兄,晚上,这不是要去林家吗?到时候我们再……”丁奕此刻已经心痒难耐,但她还是尽量克制自己。

尹枫年有些不情愿地松开了手,“好,就依你!”

此刻,青阳镇所有年轻弟子都开始紧张起来。

莫海没有再报名字,他扫了一眼剩下的年轻弟子,冷冷地说了一句,“你们谁有信心自己能开炼魂的,就自己上来测!”

等了片刻都没有人走上青石台,莫海一副不耐烦的语气,“我数到三,要是再没有人上来,我就宣布今年的临朝大选到此结束。”

他的话音刚落,那些年轻弟子个个变得更加紧张起来。

有几个人跃跃欲试,但是又担心自己没有开炼魂而丢脸。

莫海看都没看他们一眼,便开始数数,“一,二……”

就在他“三”快要念出来的时候,一个身影站了出来。

顿时,所有人都将目光投了过去。

就连台上显得有精无彩的尹枫年都一下来了精神。

看清楚上台的是一个女弟子后,丁奕瞅了她一眼,又有些不满地回头瞪了一眼尹枫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