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9章 迟到的林千阳

“是林家的林千欣!”有人立刻就说道。

“听说去年她就开炼魂一重了,只是去年她放弃了检测的机会,不知道时过一年,能开几重炼魂?”

林千欣虽是女子,但是天赋却比大多数人都高,只是她平时比较低调,所以在天赋方面很少被人提起。

多数人提起她,都是因为她出众的容颜。

林千欣有青阳镇四美之首的美称,只是这里说的四美都是指年满十八岁的女子,而四美之中林家就占了两,一个是林千欣,另一个就是林千雪。

另外两位都是小家族中的女子,一个是黄家的黄雯静,一个是谷家的谷仙。

只是,这两个人都未曾开炼魂,早已经被家人安排嫁到了海平城。

“名字!”莫海看到林千欣,也被惊艳了一下,只是等到林千欣走上台后,他依然一副面无表情。

“林家林千欣!”

“检测吧!”莫海将魂燚石递了过来,“释放你的魂力!”

林千欣稳定了一下情绪,这才接过他手中的魂燚石。

这一刻,几乎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在此之前,莫海已经没有耐心了,如果林千欣开炼魂失败,莫海很有可能真的拂袖离去。

如此一来,青阳镇这些年轻弟子又要再等上一年才有机会了。

对方是天阳宗三长老,青阳镇的人没有一人有面子能劝得动他。

“姐姐,加油!”林千乘开口大声鼓励了一句。

林千欣回头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示意。

她这一笑本来很随意,然而却让场上的尹枫年心神一荡,忍不住喃喃自语了一句,“没想到小小一个青阳镇林家,竟然有这么倾国倾城的美丽女子!”

他的声音虽然小,但是在一旁早就已经吃醋的丁奕却是听得真切。

她先是狠狠地刮了一眼林千欣,接着看了一眼此刻早已经魂不守舍的尹枫年,极不满意地哼了一声。

“蓝色!”

“竟然是蓝色!”

“天呐,她竟然开了炼魂二重。”

一个个声音传来。

林元义、林天瑔等林家人纷纷站了起来。

“父亲,千欣开了炼魂二重!”林天瑔激动得不能自已。

“好呀,好呀!”林元义连连称赞,一张苍老的脸上,此刻都有些红润了起来。

“林家林千欣,开炼魂二重!”这个时候,莫海脸色才稍微好看一些,“恭喜林家!”

林千欣听到众人的话,这才睁开眼睛,一颗紧绷的心也才稍微放松下来。

“谢谢三长老!”林千欣看向莫海,鞠了一躬。

“不错,下去吧!”莫海微微点了点头。

“恭喜林家主!林家出了一个炼魂二重的后辈,真是可喜可贺呀!”这个时候,童海风连忙向林元义道贺了一声。

就连宗清岚也厚着脸皮开口道贺了一句,“恭喜林家主,恭喜林家大堂主!”

“多谢,多谢两位家主!”林元义此刻心中开心,根本没把之前三家的恩怨放在心上,对着宗清岚和童海风抱了抱拳。

“不错不错!天赋不凡,姿色更是一等一!此次没有白来!”尹枫年忍不住点了点头,脸上的贪婪之色更盛。

丁奕的脸上则是快要阴出水来了,目光都变得有些阴狠起来。

“好了,下一个!”莫海扫了一眼剩下的弟子,语气难得地缓了几分。

这个时候,宗宇也多了几分信心,他率先迈开步子走上了青石台。

“名字!”

“宗家宗宇!”

“开始吧!”

宗宇本来就是宗家最有希望的,此刻他上台,也是让宗家所有人的心都揪了起来。

他握住魂燚石,开始释放魂力。

魂燚石上立刻显示出了灰色的光芒。

“宗家宗宇,开炼魂一重。”

虽然是炼魂一重,但终究还是开了炼魂。

宗家人心里稍微踏实了一些。

接着是童家的童峰。

依然是开炼魂一重。

三大家族接下来纷纷交替上青石台,然而都没有一人开炼魂。

倒是一个小家族内的一名叫付紫衫的女弟子开了炼魂一重,一时间也引起了一个小小轰动。

“好了,还有谁没有检测的吗?”看着没有人上台,莫海随意地问了一句,看他的样子都已经准备离开青石台了。

“三长老,还有人!”林天牧连忙站了起来。

“哦?”莫海随意地瞟了他一眼,有些嘲讽地问了一句,“怎么,你也想检测?”

“哈哈……”

他的话引得在场众人一阵哄笑,林天牧也是一阵尴尬,他摇了摇头,开口说道,“三长老说笑了,不是我,是我儿林千阳!”

“林千阳?”莫海眼皮微微抬了一下,“就是那个让你林家到我天阳宗寻求庇护的小子?”

“正是正是!”林天牧连忙点头。

“林千阳在场吗?赶快上来检测吧!”莫海扫了一眼人群,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

可是,林千阳却不见人影。

“林千阳在场吗?赶快上来检测!”莫海又耐着性子问了一句。

所有人的目光立刻朝着林家方向看了过去。

“天牧,怎么回事,不让你去叫千阳了吗?”林元义眉头紧锁了起来,对林天牧低声责问了一句。

“不知道千阳这孩子去哪里了,小茵说人找不到!”林天牧也是心急火燎,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千阳这孩子,怎么能在这么紧要的时候玩消失,你们也是怎么不看着点!”

“父亲,这个……”林天牧无奈地锁了锁额头,“千阳这孩子,应该是故意不让人知道他去哪里,所以才……”

“好了好了,赶紧让人去找找,可不要耽误了大选检测!”林元义摆了摆手,催促了一句。

“林家林千阳,赶快上台检测!”莫海提高了声音,语气也相当不悦起来。

“三长老,你都已经问第三遍了,人要是没来就算了!”这个时候,尹枫年不冷不热地来了一句。

“说什么出了个开三重炼魂的人,我看怕是那人知道自己开不了三重炼魂,怕丢脸,所以躲起来不敢来了。”丁奕也阴阳怪气地讽刺了一句。

“你说谁不敢来了?我哥哥本来就开……”

“千风,你住口!”林千风话还没说完,立马就被林天牧喝住。

“你什么东西,竟敢吼我,我看你是找死!”丁奕正愁找不到人撒气,林千风的话,恰好让她有气可发,只见她随手一挥,一条长鞭立马朝着林千风甩了过来。

林天牧反应也快,看到她出手,立马闪身挡在了林千风身前,被丁奕挥出的长鞭狠狠地打在了脖子上,顿时一个血痕就印了出来。

“父亲!”林千风看到林天牧脖子上的血痕,连忙上前,他怒目看向丁奕,“你凭什么打人?”

“打人?你信不信我今天杀了你?”

“好威风呀!”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人群之后传来,所有人立马回头去看。

丁奕更是被句话彻底激怒,她目光一下就落在了对方身上,“又来一个找死的,你们青阳镇还真是不少人活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