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0章 魂力压制

“千阳,你去哪里了?快上青石台,马上就要错过检测时间了!”看到是林千阳,林天牧忘记了脖子上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连忙对林千阳催促了一句。

“父亲,炼魂检不检测不重要,谁打了你这才是重要的!”林千阳看了一眼林天牧脖子上红色的鞭印,语气变得冰冷起来。

“千阳,别胡说,我没事!”林天牧吓了一跳,他连忙用目光偷偷看了一眼丁奕,生怕她发飙。

可是林千阳的话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丁奕脸色阴沉到了极点,“怎么着,我出手教训一下你们这些下等人,你还想对我怎么样不成?”

“这位仙子,小儿不懂事,说话冒犯了您,您……”

“你给我住嘴!”此时的丁奕已经失去了理智,她还从来没有被人顶撞过,更何况还是她根本看不上的“下等人”,她拽了一把尹枫年,撒娇了起来,“师兄,你还不站出来说句话吗?师妹都被人欺负了!”

“小子,我命你赶紧给我师妹道歉,这件事我可以既往不咎,否则……”

“道歉?”林千阳一声冷笑,“该道歉的人是她!”

林千阳提高了声音,抬手指向了丁奕。

“你……”

“尹师兄,您别生气!”林元义此时内心紧张得不行,他陪笑着看向尹枫年,连忙又回头呵斥了一句林千阳,“千阳,快,快给仙子和尹师兄道歉。”

“晚了!”尹枫年猛地一下站了起来,他周身魂力爆发,一股威压从他身上升了起来。

尹枫年的这一举动,直接让林元义等林家人脸色刷地一下就白了。

“尹师兄,您大人大量,不要和孩子一般见识,我们给您和小子道歉,还希望尹师兄不要为难于他,千阳,快,给尹师兄道歉!”林元义身子躬出了九十度的弧度,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林元义,你以为一个小小的道歉还有用吗?”尹枫年阴冷的语气传来。

“尹师兄只要能原谅,我林家人付出任何都在所不惜!”林元义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身子依然低着,连忙说道。

尹枫年的目光转向了林千欣和林千雪,脸上的贪婪之色显露无疑。

林千欣和林千雪同时惊出一身冷汗。

两位长老一直在一旁一言不发,看到尹枫年如此,更是会心一笑,似乎早已料到。

宗清岚此刻看上去竟然还有几分幸灾乐祸,宗家人脸上的表情亦是如此。

倒是童海风,脸上若隐若现,有几分担忧之色。

“尹师兄这是什么意思?”见他如此,林天瑔试探地问了一句,心跳已然加快了起来。

“我看你林家这两位女弟子天赋还不错,倒不如让她们一同随我去天阳宗修炼!”尹枫脸上挂着贪婪的笑,淡淡地回道。

“尹师兄真的愿意带她们去天阳宗修炼?”听到尹枫年这么说,林天清略有些激动地问了一句。

“尹师兄说的是双修!”丁奕一副露出一副别有深意的笑,虽然她对尹枫年的所为有些不满,但是毕竟尹枫年也算是在为她出头。

她的话让林天瑔和林天清如遭雷击一般,身体猛地颤了一下。

林千欣和林千雪更是脸色一下就变得惨白起来,纷纷用求救的目光看向了林天瑔和林天清。

“尹师兄真会说笑,小女……”

“谁跟你说笑,你看我像说笑的样子吗,如果想要争得我的同意,你们林家就只有这个办法!”尹枫年大喝一声,直接将林天清的话打断了。

林元义有些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他真的没想到,林千阳会这么冲动。

“爷爷,我们虽是小家族之人,但也不是任人为欺的!”听到尹枫年的话,再看看林家绝望的表情,林千阳开口说了一句。

“够了!”林元义此刻本来就有些怒火,听到林千阳的话,他猛然回头,对林千阳吼了一声。

“林元义,没想到你也会有今天!”宗清岚脸上的表情都快要忍不住了,内心无比兴奋又激动,他低声自语了一句。

这个时候,青阳镇所有围观的人都在等着看林家的笑话。

倒是童海风,他看向尹枫年,开口说道,“尹师兄,林家单纯的道歉自然是不行的,要不然您看,让林家让出百牧两成的底股……”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站出来为他们说话,别说两成底股,你就是把你口中的百牧商场全部交于我,我也不稀罕,我尹枫年一心求道,只有对于强者的渴望才能让我心动,我能选她们一起双修,也是她们的荣幸!”尹枫年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

“真是恬不知耻!”林千阳冷不丁地骂了一句。

“找死!”这个时候,尹枫年终于再也不能忍了,他魂力释放,一股压迫瞬间将林千阳笼罩其间。

“尹师兄手下留情!”看到这一幕,林天牧大声喊了一句,连忙想要上前,可是还没有靠近林千阳就直接被震飞回来。

“好强!”看到这一幕,台下有人忍不住惊叹了一句。

“听说尹师兄是开了四重炼魂的天才,即便他不使用功法,也能以炼魂压制,让林千阳毫无还手之力!”

“林家算是彻底完了!”有人无奈地摇了摇头。

宗宇看到林千阳被尹枫年压制,差点没忍住叫了一声好。

林千阳此刻还没有释放炼魂,整个人都被尹枫年死死压制,跪在地上,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痛苦。

林家没有一人是开四重炼魂的,即便是林元义,经过后天努力,也才开了三重炼魂,看到这一幕,心里一阵窒息。

林天牧被震飞,口中一口鲜血一下吐了出来,看到被压制的林千阳,他心如死灰。

可是,林千阳脸上却晕开了一丝笑意,“四重炼魂吗?很好,就拿你试试!”

他一只手撑了一下地,身子缓缓地站了起来,尹枫年,包括两位长老,看到这一幕,瞳孔都忍不住放大了一些。

“不可能!”丁奕更是失声说了一句,“难道……难道他……他也开了四重炼魂?”

看到林千阳竟然在尹枫年的炼魂压制之下站了起来,青阳镇所有人都傻眼了。

林元义此刻说不上是惊是喜,“千阳竟然开了四重炼魂吗?”

“没想到你也开了四重炼魂,当真是不简单呀!”尹枫年开口说了一句,他之前的嚣张略微减了几分,“小子,如果你此刻能道歉,我可以不和你计较!”

听到他的话,林元义等人一下看到了希望。

他连忙对林千阳道,“千阳,快向丁仙子和尹师兄道歉!”

丁奕听到尹枫年的话,虽然心有不甘,但是也只能作罢,因为她知道,一个开四重炼魂的天才对天阳宗来说意味着什么。

未经过后天修炼就直接开四重炼魂的人,那更是天才中的天才,整个天阳宗也就只有尹枫年和韩雨铃。

这样的人,以后定然会得到宗门的大力培养,必将踏入非凡领域,所以她虽然心有不爽,却也不敢得罪。

两位长老更是有些激动,此行能遇到开四重炼魂之人,他们回去定然也会受到宗主的大加褒奖,如果林千阳能入他们门下,他们的身份地位也会随之水涨船高。

而那些等着看林家笑话的人,此刻更是一改之前的态度,对林家投来了羡慕讨好的目光。

可是,令所有人没有预料到的是林千阳并未依言道歉,他一声冷笑,“道歉?呵!如果你现在能向我林家,向我父亲,向我两位姐姐道歉的话,我可以考虑不和你计较!”

“你……”尹枫年显然没想到林千阳会这么不识抬举,“小子,给脸不要脸,真当我不敢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