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3章 七籽红铃「感谢随心。的20果实,加更」

眼看着尹枫年的长剑就要刺入林千阳胸口,宗清岚嘴角一抹得逞的微笑划了出来。

可是,笑容未展,他脸上的表情却立马僵住。

只见林千阳身体迅速侧转,尹枫年的长剑顺着他的腰间刺过,与此同时,林千阳以玄铁黑尺撑地,身体临空而去,双腿朝着尹枫年猛地蹬出。

尹枫年根本没有想到林千阳能避开自己这一剑,身体已经完全放松,吃力之下,身体快速朝后面飞退而去。

林千阳没有一丝迟疑,身体落地,单手拖着玄铁黑尺,快速朝着尹枫年急掠而去。

谁都看得出来,林千阳已然起了杀心,而尹枫年想要出手挡下显然已是不可能。

“小子,住手!”张甫神经绷起,大喝一声,准备出手阻拦。

可是,还没来得及,林千阳已经接近了尹枫年,他猛然抄起玄铁黑尺,朝着尹枫年的身体砸了下去。

尹枫年吓出一身冷汗,危机时刻,他匆忙扬起手中之剑准备挡下林千阳这一猛招。

随着一声脆响,只见尹枫年手中长剑应声而断,剑体被震做碎片,而玄铁黑尺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了尹枫年胸口之上。

尹枫年只感觉胸口如同被巨石砸中,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胸口骨头的断裂,紧接着喉咙一甜,一口脓血喷了出来。

张甫落在青石台上,出手已晚,只见他脸色瞬间冷了下来,嘴唇却已失去血色。

林千阳发丝飞扬而起,尹枫年身体重重摔在地上,他眼皮都没有动一下,猛然回身,随手抓住空中一片碎落的剑屑,朝着正前方飞射而去。

方向正好是宗清岚所在的位置。

谁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宗清岚身体便缓缓朝前倒下,紧接着,他的心口处的衣服瞬间就被鲜血浸透。

“狗贼,暗箭伤人,死有余辜!”林千阳眼睛成缝,冷冷自语了一句。

如果不是林千阳有360杀毒软件,并在毒针入体之时快速开启的话,此刻他已经是尹枫年长剑之下的亡魂。

回头再看尹枫年,已经奄奄一息。

张甫连忙上前,从怀中掏出了一枚丹药放到了他的口中。

“小子,下手如此之重,你可知道他是谁?”张甫回头看了一眼林千阳,目光冰冷。

“我没心情知道他是谁!”林千阳头都没回,毫无情绪地回了一句,便提步朝着青石台之下走去。

“他可是天阳宗大长老的亲传弟子,天阳宗年轻一辈中仅次于侯宗主的亲传弟子韩雨铃的第二天才,海平城城主之侄,你今日重伤于他,你林家必将遭受灭顶之灾!”见他如此,张甫再次开口,这番话算是提醒。

“那又怎样?”林千阳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他一眼,表情未有一丝波动。

“倘若你能加入我天阳宗,有我天阳宗做后盾,可保你林家无虞!”张甫的话,让在场所有人都惊了一下。

林元义等一众林家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看了一眼张甫,最后纷纷将目光落到了林千阳身上。

只要林千阳点头,林家从此前程无忧。

相反,如果林千阳此刻拒绝张甫的话,林家必将遭受灭顶之灾。

林元义此刻已经难掩心中激动,他相信林千阳肯定会答应张甫。

宗清岚被林千阳一招致命,尹枫年也于他手下落败,宗家众人心中虽有怒火,但却没有一人敢站出来。

本来看着张甫出手,宗家的人内心还生出一丝庆幸,可是,张甫这波操作,直接将宗家之人的心打入深渊。

童海风暗暗庆幸,还好自己耐着性子没有临阵倒戈,否则,如今宗清岚的结局便是他的结局。

可是,林千阳接下来的话,却彻底颠覆了在场所有人的想法。

“不好意思,我对天阳宗没有任何兴趣!”林千阳重新迈开步子,径直走下了青石台。

“小子,你可想好了,即便你天赋卓绝,可是如今的你在真正的强者面前同样不堪一击,拒绝我的条件不是一个明智之举!”张甫并不甘心,如林千阳这样的惊世天才,他必须争取到天阳宗。

“要我答应你也不是不可以!”林千阳回头看向张甫,露出一抹平静的笑。

“小子,如果你想提条件,我希望你谨慎!”张甫眼睛眯了一下,如林千阳这样狂傲之人,他也是第一次见,他真不敢想象林千阳提的条件会是什么。

如果林千阳真的有心加入天阳宗,他一定想办法满足他的条件,但是如果林千阳只是为了戏弄他,他绝不会轻饶于他。

林千阳从怀中掏出一小袋东西,他反手将小袋子中的东西倒了出来,竟是一小袋红色小果子。

果子只有殷桃那般大,有人立马就认出了他手中的红色小果子。

“七籽红铃!”

林千阳手握七籽红铃朝着林家人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

来到林千风身边,他看着林千阳,目光柔和,面带微笑,“千风,来,这是哥哥从百炼山脚的栖月谷摘回来的七籽红铃,最近刚刚熟透,味道很好!”

“嗯!”林千风开心地点了点头,伸手准备接过他递过来的七籽红铃。

林千阳没有直接将七籽红铃放到他的手上,而是用握手的方式握了一下林千风的手,与此同时,他立马开启360杀毒软件,耗费了5个电帮助林千风净化了身体。

用同样的方式,林千阳分别为林千雪、林千乘、林千晖、林千峻、林千芊、林千咏和林千陌净化了身体。

由于他们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林千阳总共耗费了36个电,让他们纷纷得以开炼魂,除了林千陌、林千芊两人年纪稍小,只开了一重炼魂,其余所有人都开了两重炼魂。

“小子,你到底要干什么?”张甫有些不耐烦地问了一句。

做完这一切,林千阳这才慢条斯理地看向他,缓缓开口回道,“很简单,我要你答应让我林家子弟都进入天阳宗,并且安排最好的师傅,给他们最好的资源!”

林千阳的话不仅让林家的人吓了一跳,就连张甫和莫海都彻底愣了一下。

“千阳,你不要胡闹,天阳宗能让你加入已是我林家之幸,断不能再有过分的奢求!”还没等张甫回答,林元义就连忙开口说道。

“四长老,不知道我这个条件你可不可以答应?”林千阳没有听林元义的话,依然面不改色,面带微笑看着张甫,再次问了一句。

“小子,你可知道,就凭你刚刚那个条件,我张甫今日便可转身就走,让你林家迎接一场报复,不过我很好奇,你凭什么敢提出这样无理的要求,你应该知道,我天阳宗绝不可能招收未开炼魂之人,因为我天阳宗不养废物,我承认你的天赋卓绝,但是并不意味着你就能目空一切,为所欲为,开炼魂虽然和天赋有关,但是凭借我天阳宗的强大资源,未必不能培养出开四重甚至五重炼魂之人,所以,我希望你给我的理由足够充分!”张甫目光死死盯着林千阳,一字一句说得无比清晰。

“哼!”林千阳轻哼一声,他不紧不慢地开口说道,“既然你天阳宗的条件仅仅只是是开炼魂之人,那他们自然可以进入!”

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林千阳此刻说的话,在众人看来,简直可笑。

要知道,在他到场之前,林家子弟可都已经上场检测过自己的炼魂了,除了林千欣之外,无一人开炼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