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4章 命运之赌

“小子,你可不要太自以为是!”张甫一声冷笑,此刻,他甚至觉得他如此看中林千阳或许是他太高估林千阳了。

“林千阳,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你怎么不让你林家都搬到天阳宗呢?”宗宇实在看不下去林千阳的嚣张,忍不住开口怼了一句。

“宗宇,你最好闭口,你宗家的账我林千阳已经记下,待大选结束,我必会找你宗家一一清算。”林千阳冷着脸,回头对宗宇吼了一句。

“小畜生,杀父之仇,我宗家上下与你不共戴天,当着天阳宗两位长老,不仅杀我父,还打伤天阳宗大长老的亲传弟子,今日让老夫先斩你!”宗正卿知道,宗家和林家已经彻底闹僵,此刻他宗正卿只有紧紧抱住天阳宗这只大腿,宗家才有一丝希望,所以他把宗清岚和尹枫年拴在了一起。

“退下!”宗正卿身子刚动,张甫一声大喝,直接让他愣在了原地。

他正要说话,张甫冷着脸又问了一句,“谁让你出头了?”

“四长老,我……”

“我天阳宗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你们之间的恩怨也别牵扯到我天阳宗!”张甫斜了他一眼,表情漠然地移开了目光。

宗正卿杵在原地,张甫的话让他无地自容,他万万没想到,张甫竟然毫不领情。

一时间,他退也不是,进也不是,围观的青阳镇众人脸上纷纷露出了一抹鄙夷的轻笑。

有人暗自摇头,“看来青阳镇宗家从此将不复存在了!”

童海风此刻一言不发,如今只能让自己置身事外,童家才能不被这场大选风波波及。

“小子,我给你一个机会解释,不过我希望你好好把握,否则,即便你天赋卓绝,我张甫也不会和你客气。”张甫目光看向林千阳,语气不冷不热,听不出一丝情绪。

“我不需要任何解释,既然你说已经检测过一次了,那就再检测一次就知道了!”林千阳开口道。

“莫非你认为是我们天阳宗故意不让他们通过?”莫海沉声问了一句,语气之中透着浓浓的不悦。

林千阳摊了摊手,无所谓地撇了撇嘴,“可能是他们刚刚太紧张了,我只是想要重新检测一次,没必要这么麻烦吧?”

“好!”莫海震声道,“如果检测结果没有任何改变,我定会让你为你的狂妄付出代价!”

“既然如此,我们不如打个赌!敢吗?”林千阳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一件事。

“你想怎么赌?”张甫冷冷地看向他。

“很简单,既然你们都坚信他们没有开炼魂,那如果重新检测后,发现他们都开了炼魂,我希望你们天阳宗能为他们每人提供一柄趁手的兵器,……”

“呵,小子,你太自以为是了!”莫海冷笑一声。

“当然,如果检测结果和之前一样,我林家所有产业拱手相让,我林千阳也任凭天阳宗处置!”林千阳对莫海的冷笑不以为然,他神色平静地看着莫海和张甫,嘴角带着一丝轻笑。

“好!”张甫震声开口,毫不犹豫答应下来。

“千阳,你不要胡闹!”林千阳的话让林家所有人都惊出了一身冷汗,林天牧连忙开口想要提醒他。

“父亲,不要担心!”林千阳回头看了他一眼,宽慰了一句。

“千阳,千风他们在这之前已经经过魂燚石检测了,并没有开炼魂,再说,千芊和千陌如今才十五岁,如何能开炼魂?你赶快收回你的话,万不要再和两位长老胡闹了!”林天牧心中已经惊涛骇浪,他知道,只要林家这些弟子真的上台再次检测的话,林家可就真的完了,如果这样的话,林千阳可就是林家的千古罪人了。

这个祸林千阳万万不能闯,林天牧也绝不会让他闯。

倒是宗家之人,此刻,脸上都露出了一抹激动的神色。

他们真是想破脑袋都想不到,林千阳竟然如此能作!

个个都在心里暗自鼓掌叫好!

童海风脸色也有些难看,看林千阳的眼神变得有些复杂起来。

“父亲,相信我,我不会拿林家人的前途开玩笑!”林千阳眼神坚定,对林天牧点了点头。

林天牧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目光朝林元义看了过去。

林元义此刻心里也极度不平静,赢了当然一路向好,可输了就有可能万劫不复。

半响,他才非常艰难地点了点头,“千阳,你可知道,你是在拿整个林家在做赌注,如果你输了,林家所有人都不会原谅你!”

林元义这是在提醒林千阳事情的严重!

林千阳自然知道,他胸有成竹,可一点也没有林元义等人这样的纠结情绪。

他点了点头,然后回头看向莫海,“那就开始吧!”

“小子,我见过能作的,还真没见过像你这么能作的,不过更值得佩服的是,你林家的长辈,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还能让你胡来,当真是一家人呀!”

莫海这番话,说得相当讽刺,可是林千阳一声轻笑,表情随意地回了一句,“这或许就是富贵险中求吧,更何况,我们是林家人,林家人自古卓越,非其他人能比!”

“哼!”莫海冷哼一声,“很快,你林家人,你林千阳就会成为一个笑话,千百年来的第一大笑话!”

林千阳笑而不语!

张甫这时看向林家弟子,开口问了一句,“你们,谁先来?”

林千风等人,面面相觑,却没有一人向前。

他们都是检测过一次的了,都知道自己没有开炼魂,心里自然没有一丝勇气。

犹豫片刻后,还是林千咏站了出来,“我是他们中最大的,那就我先来吧!”

林千咏是林千欣的亲兄弟,天赋并不差,只是因为九岁之时随林天瑔入雪岭,不小心跌入雪岭深谷,冻了一天一夜,冻坏了手脚,所以天赋才受了影响。

林千阳缓慢走上了青石台,他的心跳前所未有地加快起来。

接过莫海手中的魂燚石后,手都有些微微发抖。

全场静得没有一点声音。

尤其是林家的人,所有人屏住呼吸,目光一刻没有离开过林千咏手中的魂燚石。

林千咏此刻可以说成了万众瞩目之人,他的成功与否,便能彻底改变林家人的命运。

“好了,准备好释放你的魂力!”莫海有些不耐烦地随意说了一句。

在他看来,林千阳这波操作,完全就是自取其辱。

林千咏调整情绪,然后集中精力,调动周身魂力。

突然,他惊了一下,他发现自己的魂力竟然如此清澈浑厚。

他心里升起了一丝希望,表情稍微放松了一些,紧接着魂力与魂燚石感应。

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魂燚石之上,一束耀眼蓝色光芒透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