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5章 林家人自古卓越

“怎么可能?”距离林千咏最近的莫海脸色骤然大变,看着林千阳手中的魂燚石,他震惊地问了一句。

“炼魂二重!”童海风、林元义等人猛地站了起来,童海风震惊道,“竟然开了炼魂二重?这怎么可能?”

张甫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向了林千阳,他发现林千阳脸上带着云淡风轻的笑容,似乎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中一般。

林千咏看着手中耀眼的蓝光,神魂都颤了一下,他先是一愣,紧接着,他回头看了一眼林天瑔,“父亲,我开炼魂了,我开炼魂了!”

林天瑔此刻也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由于激动,差点热泪盈眶,他重重地点了点头。

“千雪姐,你们也去检测!”林千阳看了一眼林千雪等人,对他们点头示意了一下。

“嗯!”此刻,林家弟子个个都有了信心,每个人都跃跃欲试,林千雪点了点头,快速走上了青石台。

她接过林千咏手中的魂燚石,没有一丝迟疑,迅速释放自己的魂力。

魂燚石迅速呈现出美丽的蓝色!

“林千雪,炼魂二重!”

“林千风,炼魂二重!”

“林千晖,炼魂二重!”

“林千乘,炼魂二重!”

“林千峻,炼魂二重!”

“林千陌,炼魂一重!”

“林千芊,炼魂一重!”

莫海木讷地看着林家弟子一个个通过炼魂检测,机械地宣布着结果。

此时,在场所有人都已经目瞪口呆。

林家所有年满十四周岁的弟子,都开了炼魂,整整十人,这件事,足以震惊海平城。

宗家所有人都已心死,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一丝绝望的表情。

“千阳,他为何知道他们可以开炼魂?”林千雪的父亲林天清愣愣地看向林千阳,有些恍惚地问了一句。

“我也不知道,他似乎早就知道了一般,不然绝对不会和天阳宗的长老打这么大的赌!”林天华也是怔怔地摇了摇头。

“两位长老,我们之前的赌注可还算数?”林千阳面带微笑,开口问了一句。

张甫和莫海神情有些复杂,心中既有骇然也有震惊,更多的还是惊喜。

两人几乎是同时点了点头,张甫开口道,“只要是已开炼魂的人,都可以进入我天阳宗修炼!”

“那我说的给他们安排最好的导师和资源,并且为他们提供逞心如意的兵器,……”

“既然我们敢当着青阳镇的人答应和你打赌,自然不会失信!这个你完全不用担心!”莫海打断他的话,给了肯定的回复。

“很好!”林千阳满意地点了点头。

“小子,在此之前,我有个疑惑!”张甫目光不离林千阳,神情严肃。

“你说!”

“在此之前,我们在场所有人都亲眼看到了他们并没有通过魂燚石的检测,我敢保证,魂燚石没有任何问题,三长老也不可能对魂燚石做任何干扰,短短时间他们不可能无缘无故开炼魂,告诉我,是不是你对他们做了什么?”张甫的话可以说问出了在场所有人共同的疑惑。

林千阳淡淡地笑了笑,他早就知道会有人怀疑,所以才刻意准备了七籽红铃,就是为了掩人耳目。

他缓缓开口,笑容依旧,“你们看到了,我并没有对他们做什么!”

“我们都看到了,你给了他们每人一枚七籽红铃,莫不是七籽红铃可以令人一朝开炼魂?”人群中,宗正卿突然开口问了一句。

他的话点醒了众人,有人有些差异地接了一句,“七籽红铃只是一种寻常野果,之前也有人吃过,好像也没有开炼魂呀!”

林千阳装作一副很无奈的样子,摊了摊手,“我林千阳痴傻多年,好不容易恢复正常,虽与我的兄弟姐妹每日可见,却又好似相距千里,七籽红铃寓意七子同心,我赠予他们,只是想表达我和他们之间久违而又永恒的兄弟姐妹情意,并没有在场诸位想的那么夸张!”

“那你如何解释,他们突然开炼魂的事?”宗宇扯着嗓门对林千阳质问了一句,“而且你信誓旦旦要和天阳宗打赌,分明就是知道他们会开炼魂,才故意引诱天阳宗长老和你打赌,让天阳宗成为你林家弟子修炼的垫脚石!”

“混账!”宗宇话音刚落,便被张甫大喝了一声,“你是在说我们两位长老是猪脑子吗?”

宗宇魂都被吓落了,面对张甫直视的目光,他双腿一软直接跪了下去,“四长老,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是……”

“跳梁小丑,滚一边去,别碍我的眼睛,至于你,我现在宣布,你失去了进入天阳宗修炼的资格了!”张甫狠狠地斜了他一眼,毫不留情地骂了一句。

一听到张甫的话,宗宇彻底绝望,宗家之人更是个个如霜打的茄子,蔫了下去,宗正卿想要开口请求张甫原谅,可是看到张甫凛冽的气势之后,终究还是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林千阳心中冷笑,这果然是一个实力为尊的世界,没有实力,你说的话都是笑话。

他目光从宗家人身上收了回来,对于宗家的遭遇,他不会有丝毫同情,相反,他会毫不客气让宗家从此在青阳镇彻底没落,正所谓,趁你病,要你命!

残酷的现实不会偏爱宗家,同样也不会偏爱林家,偏爱他林千阳。

这个道理,他早就刻骨铭心!

“小子,你当真没有对他们做任何事?”张甫再次开口问了一句。

“三长老明鉴,众目睽睽之下,短短几息之时,我能为他们做什么不都在大家的眼里吗?如果说一定要问原因,我还是那句话,我们是林家人,林家人自古卓越,非其他人可比!”林千阳脸不红心不跳,无比镇定地回道。

“好!算你小子狡猾,你不说也无妨!”张甫也不再追问,他其实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反正你林千阳很快就是我天阳宗的人了,等你进入我天阳宗,我迟早会把这件事搞清楚!

“既然一切已经结束,你林家弟子以及其余已开炼魂之人都各自回去,收拾收拾,我们即刻启程,回天阳宗!”莫海对众人挥了挥手,开口说道。

“两位长老,既然已经到了青阳镇,不如留下来,我林家已经为各位仙师准备了宴席!让我林家尽一下地主之谊再走也不迟!”便在这时,林元义连忙站了出来,开口诚邀道。

“不了,枫年重伤,我们必须尽快赶回去,倘若他真的在青阳镇有个三长两短,即便是我天阳宗,也很难给韩城主一个交代!”张甫漠然拒绝了林元义的邀请,瞥了一眼林千阳,心中似有几分不满。

“那……”林元义略显尴尬,他陪笑了一句,“既然如此,就不挽留两位长老和几位仙师了,还希望两位长老以后能给予我林家弟子庇佑。”

“林家主放心,入我天阳宗,就是我天阳宗一员,任何人不敢在我天阳宗放肆!”张甫开口,算是给林家众人吃了一颗定心丸。

“多谢两位长老!”林元义躬身谢道。

“两位长老,我还不能随你们去,我还有件重要的事要处理,待我事情办好,我再到天阳宗找两位长老!”这个时候,林千阳突然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