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又来新任务了

刚刚忙完准备下班的秦川回到办公室,就见自己办公室内坐满了人。

“高院长,陈主任。”秦川向为首的两人微鞠躬示意。

“咳!小秦啊,你是我们医院最年轻最有能力的医生,我知道你平时工作很努力,但也要有度,别累着了自己。”高院长一脸慈祥的看着有些懵逼的秦川。

“最近我们医院里有多人给我反应,说你工作的时候总是抱着一个布娃娃,还有人看到你对一个布娃娃说话,我作为院长,对你的情况还是有些担心的!”高院长继续说道,他看着秦川神色间尽是关心之意。

秦川有些感动,他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没有体会过什么亲情,大学毕业后来到这家医院工作,高院长没少照顾他。

他开口道:“高院长,我没事的,我自己的情况我还是清楚的,您就放心吧!”

被一群人围着,秦川有些不自在,他不断地向周围的同事保证自己的精神转态很好。

但他的同事都用异样的眼睛看着他,这时有一位同事说道:“很多精神病人都说自己没有病的!”

然后高院长认同的点了点头:“小秦,我把各诊室的医生都叫过来就是打算为你做一个检查,你也知道,我们这一行还是很危险的,精神更容易出现异常。”

秦川看着一屋子的精神病医生,有种百口莫辩的感觉,他总不能说布娃娃是鬼吧,自己在和鬼交流,那恐怕直接就确诊了。

他只好赞同高院长的提议,他同事也要下班,早点做完同事就能早点下班。

由全院的医生协助,很快一套检查做了下来,由一名医生宣读检查结果:“体格检查、眼底检查、精神心理评估量表测定、尿常规、血常规、脑脊液检查、X线片、脑CT、MRI、脑电图等都正常,没有问题。”

高院长等人松了一口气,有人忍不住好奇问道:“秦医生,那你为什么总是抱着一个布娃娃呢?”

其他人也都好奇的竖起耳朵,其实这也是算是检查的一项,通过患者的自身陈述对患者的精神状态进行评估。

秦川作为一名出色的精神病医生当然也是明白的,他并没有多说,只是以兴趣回答。

在众人散了后,秦川叹了口气,自己的行为确实有些怪异了,也怪不得院长他们担心。

而在办公室目睹了一切的布娃娃早就笑抽了过去。

回到出租屋中,秦川将布娃娃放在床上,他打开黑色笔记本,没想到上面的内容又有了变化。

“亲爱的探灵者,你的第二个探灵任务来了。

任务:奇怪的一家人

难度系数:★

任务简介:邻居每天都会听到孩子的呜咽声,像是被堵住了嘴巴。可奇怪的是邻居确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这家人的孩子,有次这家人的门漏出一条缝,邻居偷偷的爬在门缝边向里张望,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也正从门缝里面死死的盯着他......

任务要求:找到这家人的密秘

任务提示:千万不要被发现!!!”

“那么请亲爱的探灵者三天后晚上十二点前准时到达长宁路新沙小区4栋404号完成任务”

“注:任务完成后有丰富的奖励!”

“你的那个本子又出现变化了?”布娃娃跳上秦川的背,从后面探出一个脑袋,好奇的盯着黑色笔记本。

“嗯,一个新任务。”

秦川盯着上面的文字。

“这个笔记本很神秘,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不要再接触它了。”布娃娃有些担心的看着秦川,再黑色笔记本上它能感受一股让她也心悸的诡异感。

秦川伸手摸了摸布娃娃的小脑袋,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对他来说这只是一本让他不在过那种日复一日的生活的工具而已。

布娃娃见到秦川并没有不在接触黑色笔记本的打算,也就不在劝说,她就这样趴在他的背上静静地看着秦川思考问题。

秦川决定明天在认领了布娃娃母女的尸体后,去那边先打探一下情况。

这边和上次的任务不一样,小区内的情况会更加复杂,他需要做的准备也就更多。

秦川又考虑到自己以后恐怕要和各种变态杀人犯和鬼怪打交道,身体素质应该提升上去,不然在遇到稍微强大些的对手恐怕会很危险。

于是他趴在桌子上开始制定一些针对性的训练计划,一直忙到晚上十二点钟他才爬到床上去睡觉。

布娃娃在秦川睡着后,偷偷的钻进秦川的被子内,挤进了他怀内。

一大早醒来的秦川就带着布娃娃来到警局,找到了已经开始工作的李警官。

“我已经联系好了殡仪馆,并买了两块公墓,今天下午就可以下葬。”秦川在路上已经和布娃娃商量好了,一切从简就可,所以省去很多复杂的流程后,今天就可以下葬。

李警官微微点头,他说道:“那你可以让殡仪馆的车直接开来停尸房这边吧,流程我已经帮你办好了!”

“谢谢了,李警官。”秦川真诚的开口。

“不用谢我,你一个陌生人都可以为这对母女做这些事,能够让她们在死后得到安息,我作为人民警察,做的这些事反而微不足道了!”他的语气中带着对秦川的尊重。

灵车很快到来,并将尸骨运走,下午秦川带着两盒骨灰来到公墓,将母女俩下葬。

布娃娃全程保持着沉默,他看着秦川一个人忙碌,为她们母女俩定制墓碑,并在建好的墓碑前烧纸,献花,擦拭着墓碑。

“明明就是陌生人吗?干嘛要做那么多事情?”布娃娃很想哭,现在她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就只有秦川了。

秦川也能感受到布娃娃的情绪变化,他没有说任何安慰的话,只是把布娃娃抱在怀里。

直到天色变暗,秦川才回来,一直没有说话的他终于开口:“小玲,我们到家了!”

布娃娃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感情,她想到自己这糟糕的一生,呜呜的哭了起来,但是已经变成鬼的她,已经失去流下眼泪的资格,鬼是没有眼泪的。

“会变好的!”秦川带着布娃娃进入出租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