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你见到我的孩子吗

秦川转过身,刚准备回屋,他怀中的布娃娃盯着客厅的门外:“外边有人!”

秦川的脚顿住,他来到门后,透过猫眼向外看去,果然有一个人正躺在楼道内,一动不动。

他认出来,这个人正是今天下午看到的五楼住户。

“她为什么会躺在这里?”秦川先是回到自己的房间拿出烧火棍,然后打开客厅的房门。

他蹲下身子查看地上的女人,似乎只是喝醉了酒。

“还好是遇到了我。”秦川自言自语,女人长的五官精致,只是浓重的妆容反而让她的颜值打了抵扣。

他将女人扶起来,打算把她送回到五楼。

女人浑身酒气,在秦川搀扶住她时,她的睫毛颤动,似乎想要睁开眼睛,可是眼皮的困重实在让她难以睁开双眼。

任由秦川扶着走向楼上走去,来到三楼至四楼的转角处,让秦川意外的是四楼也正站着一个女人。

女人穿着睡衣,头发散乱,正站在放着火盆的那家住户门口,只见她抬起手敲击那户人家的房门。

房门打开,一个中年男人打开了房门,他伸出一个头,先是看到站在门外的睡衣女人,

然后又看到在楼梯转角处秦川和那个喝醉酒的女人也是一愣,他在秦川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没办法,他身后骑着一个布娃娃太怪异了。

“你个疯婆子怎么又来了?我早就给你说过没有见过你的孩子,下次你在敲门我就直接报警了!”中年男人收回视线一脸不耐烦,他转身关住房门,根本不给睡衣女人说话的机会。

睡衣女人呆愣楞的站在原地,她缓缓转过身来,好像现在才注意到秦川两人。

“你见过我的孩子吗?”女人盯着秦川,她的神智似乎有问题。

秦川刚想回话,他的耳边出来五楼住户的那个女人的声音:“不要回答她!快走!”

不知道什么时候五楼住户已经醒了,她的声音很小,似乎是怕睡衣女人听到。

秦川没有说话,而是低下头扶着五楼的住户从她身边经过。

来到五楼,他接过五楼住户递过来的钥匙,打开房门进入屋内,并随手关上门。

五楼住户在秦川的搀扶下坐在沙发上,她还没有完全清醒,坐在沙发上捂着额头。

秦川倒了一杯水给她,她喝完水后精神好了些:“我叫徐瑶,谢谢你将我送回来!”徐瑶晃了晃还有些头痛的头。

“你不怕我是坏人吗?”秦川想到好多电视都会出现的经典桥段,也忍不住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徐瑶没有说话,而是对着卧室大喊:“老公!”

不一会儿,一个穿着睡衣的男人打着哈欠走了出来。

秦川:......

男人叫张卫,是徐瑶的丈夫,他看到客厅内出现的陌生男子吓了一跳。

但很快在徐瑶的解释下也慢慢放松下来。

“你刚刚为什么不让我和那个女人说话?”秦川问道,手中握紧了烧火棍。

徐瑶开口道:“那个女人早就疯了,和一个疯子说什么话!”

“疯了?”

“说起来那个女人还挺可伶的,摊上一个只会家暴的丈夫,为他生了四个孩子,还全丢了,后来也就疯了!”张卫接过徐瑶的话,接着说道,在说话间,离得秦川更近了些。

秦川不着痕迹的后退,他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提出离开,并且没有给这夫妻俩反应的机会,直接就开门离开。

徐瑶和张卫都是一愣,他们没想到秦川会那么警觉,张卫放下藏在身后的匕首,徐瑶也将从沙发垫下拿出的水果刀放了回去。

楼梯道内,看着这户人家的房门,眉头紧锁,果然这栋楼没有一个正常人,看来还要小心一些。

在五楼住户家中,秦川送徐瑶进去后并没有开灯,如果说徐瑶是因为喝醉酒没有注意的话也就算了。

但当张卫从卧室内出来后竟然也没有开灯,这就有些奇怪了。

正常人怎么也不会晚上不开灯就和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聊天的,而且他们的小动作都被秦川看在眼中。

所以他在张卫出来后就一直保持着警觉。

“老婆婆也要小心防着点!”不止是因为老婆婆的怪异表现,还有张卫刚才所说的那四个失踪的孩子似乎并没有被找到。

再加上刚才碰到的那个睡衣女人,他可以确定老婆婆当时并没有说实话。

“也有可能是老婆婆故意骗我,不想让我接触这些东西!”秦川想到另一种可能。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栋楼的人不能轻易相信了。”

已经走到四楼的位置,那个睡衣女人已经不在了。

秦川继续向下,在转角处他再次停下脚步。

咚,咚,咚!

三楼穿来敲门声,是那个睡衣女人在敲门。

不过这次并没有人开门。

睡衣女人敲了有十分钟,见没有人开门转身向楼下走去,看来是要去二楼敲门了。

秦川不知道睡衣女人的敲门声有没有将老婆婆惊醒,为了保险起见他现在不准备回去。

偷偷的跟随着睡衣女人来到二楼,看着她再次敲响房门,这次依然没有人响应。

就在她要去往一楼时,楼上传来开门声,然后有人从楼上下来。秦川并不想被人发现,他看向旁边的堆放的废弃箱子,钻了进去。

在秦川钻进箱子后,他透过箱子缝隙看到一个男人从楼上下来,那个男人走到二楼将正要前往一楼的女人拽了上来。

睡衣女人挣扎着反抗,可是却还是被男人拖着走。

“臭婆娘,下次你再敢偷跑出来,老子直接弄死你!”男人骂骂咧咧的拽着睡衣女人从秦川身旁走过。

等两人过去,秦川从废弃箱子内出来,尾随着他们来到四楼,看着他们打开404的房门走了进去。

“这两个人就是任务的那一家人吗?或许我应该想办法接触那个睡衣女人,可以把她作为突破口。”

秦川这样想到。

他转身准备下楼,这时他脖子上的布娃娃发出预警,他能感受到布娃娃的身体变的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