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秘密隐藏在黑暗中

有四个孩子排着队从楼下走来,他们的身体虚幻,嬉笑声空灵诡异,他们唱着奇怪的歌谣。

“爸爸让我们和妈妈捉迷藏,

老大被藏在床底下,

老二被藏在冰箱里,

老三被藏在墙缝内,

老四藏的最隐蔽,

妈妈怎么也都想不到,

他会藏进妈妈的肚子里。”

秦川只感觉它们的声音像是来自四面八方,他的意识开始变的模糊,他看着快要远去的孩子背影,抬起脚就要跟上去。

“秦川,秦川!”

布娃娃化作女鬼的样子,呼唤着秦川,她的周身散发着寒气,挡在秦川和四个孩子之间。

“妈妈,妈妈快找找,

你的孩子在哪里!

你的孩子在哪里!”

四个孩子的身影随着歌声消失在四楼。

秦川终于再四个孩子消失后清醒了过来,他的衣服被汗水打湿,刚才的诡异场景让他心惊。

“那是失踪的四个孩子!”

秦川盯着四个孩子消失的地方,神色凝重。

“他们都已经遇害了吗?”

回过神来的秦川,看向一旁的女鬼,这次她没有变成可怖的模样,除了脸色苍白,身周散发的寒意外和普通人并没有什么两样。

他看着清纯可人的布娃娃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这还天天抱着人家睡觉。

“我没事,刚才那四个孩子是怎么回事?”他快速抛去脑中的想法,反正自己抱的一直都是一只布娃娃。

“他们现在都是鬼,这栋楼绝对藏着大秘密!”

布娃娃有些担忧,她打不过那四个小孩。

“刚才他们唱的歌谣好像有问题,老大被藏在床底下,老二被藏在冰箱里,老三被藏在墙缝内,老四藏进妈妈的肚子内。”

“是都被爸爸杀死了,然后藏在各种地方了吗?”

秦川说到这,有些不寒而栗,这个猜想太可怕了。

布娃娃也是吓了一跳,但她觉得这个很有可能就是真相。

“三楼、四楼、五楼的住户在晚上都出现了,那么一楼二楼是不是也都出现过呢?”

秦川低头向下看去,下方楼道黑漆漆一片,仿佛有些什么危险正在其中潜藏,等待着无知的人踏入。

他向下走去,布娃娃保持着女鬼的样子跟在秦川身后。

来到二楼,睡衣女人曾在这里敲了十来分钟的门,里面的住户绝对已经被惊醒了。

他将耳朵贴在房门上,认真的听着里面的动静,隐隐约约的似有哭声从里面传来。

“看来二楼的住户也没有睡啊!”秦川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快要晚上两点了,他想起了白天见到的那个老人:“会是他吗?”。

没有停留,他又来到一楼,一楼的门正开着,但外面并没有什么人。

秦川在楼上仔细的观察了一会儿,见屋内也没有人出来,他小心翼翼的来到这家门前,向里面张望。

房间内的灯是关着的,里面也没有看到人。

“奇怪,楼中住着那么多可怕邻居,竟然门都不关吗?”

他拿紧手中的烧火棍,进入一楼住户的房间。

房间内的家具都被涂成了红色,地板上也有一些暗红色的污渍样的东西。

卧室内的门也是打开的,屋内有些散乱,很多衣服物品撒在地上,似乎发生过争斗。

秦川检查完所有的卧室,也没有发现这家的住户。

他进入洗手间,同样没有人存在:“这家的住户呢?”

他疑惑的从洗手间出来,可是他刚出来就看到此时楼道外正站着一个黑影。

秦川吓了一跳,他以为是这家的主人回来了呢。

黑影看到从洗手间内出来的秦川也是一愣,竟是直接慌忙的逃走。

“站住!”

秦川拿着烧火棍追了上去,黑影从楼道内跑到小区外很快消失不见。

秦川停下脚步,他看着人影消失的地方:“一楼的住户是遇害了吗?那个人会是凶手吗?”

今天是阴天,月光被乌云遮盖,小区内的路灯似乎也坏了,黑暗将整片小区笼罩。

秦川回到4栋,他从楼下向上望去,整个4栋似乎都被一层阴云遮盖,压的秦川有些喘不过来气。

“这栋楼内的人精神上都是病态的吗?”

秦川觉得这栋楼上的居民需要自己的拯救,自己该尽一下精神病医生的职责。

他不知道今晚所见的是这栋楼的全部秘密还是仅是冰山一角,但现在他已经决定要把这里的一切都搞清楚了。

黑色笔记本上只给出了四楼一户人家的任务,到很显然他需要查明的是这一栋楼的秘密。

“这里究竟会埋藏着多少冤魂呢?”

他回到三楼房间,老婆婆的房门还是紧闭着,他打开自己的房门,仔细的检查了一遍,自己的房间并没有人来过。

秦川躺在床上,精神一直保持着高度紧张,现在一放松下来他感到有些疲惫。

在床上躺着,很快他就睡着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秦川揉了揉还有些昏沉的头,他从床上爬起来。

“老婆婆在你睡觉的时候敲过一次门,应该是做了饭想要叫你一起吃。”布娃娃在秦川旁边说道。

“嗯!”

秦川起身从床上爬起来,他打开门,看到正坐在客厅内看着电视的老婆婆。

老婆婆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扭过头来,脸上带着慈祥的笑容,秦川并没有在她的脸上看到什么其它表情,仿佛昨天晚上的一切她都给忘了。

“小伙子,我还以为你已经出去了呢,我给你留了饭菜,热一下就可以吃。”

“谢谢你,老婆婆,我现在要赶紧出去找新房子去了,就先不吃了。”秦川委婉的拒绝,现在的老婆婆能不能相信秦川还无法判断,他必须小心。

老婆婆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一下头,转过身去看电视。

秦川注意到老婆婆看的似乎是恐怖片,里面正播放着犯人肢解尸体的镜头。

他装作没有看到,进屋拿起自己的包,和老婆婆打了一声招呼就走出客厅的房门。

来到楼道外,秦川被外面情景下了一跳。

三楼的墙面上用红色的油漆画满了小人,一直沿伸到四楼秦川看不到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