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涂鸦

秦川看向一面墙,墙上画有一个小人,第一幅画小人是在房间内睡觉,

接下来的画面是小人从床上站了起来,它来到厨房,拿起桌子上的菜刀走到客厅,

客厅内有一只猫一只狗正在熟睡,狗第一个醒了过来,它有些畏惧的夹着尾巴退到一个角落,嘴里发出呜呜的低吼声,

而猫却毫无所觉,小人拿着菜刀将还在熟睡的猫砍下脑袋,血液将客厅的地板染红。

接下来的一幅画面是那只最先发觉的狗也倒在了血泊中,小人身上的颜料像是粘上去的血一般。

秦川将这幅画和老婆婆昨天晚上的表现联系起来:“难道这片墙上的小人是指的三楼的老婆婆?”

老婆婆昨晚拿着菜刀在他的房门口站了好久,和墙上的小人有很大的相似性。

他保持着怀疑,向楼上走去,四楼的两面墙上都被红色的油漆画满了小人。

他看向其中的一面墙,这面墙上也是只有一个小人,墙上小人的五官扭曲,可能是画工的问题。

小人从房内出来进入楼道,画面上它一共穿越了两个楼层,来到二楼,它敲响房门,又出现一个小人开门,将它迎了进去。

进入后房间内还有一个小人,在短暂的交流后,刚进来的那个小人偷偷的来到厨房将煤气罐拧开,并将所有的窗户关上,然后离开,画面结束。

另一面墙上则密密麻麻的画满了小人。

也许是这面墙上画的小人实在是太多,有两个较大的小人可以区分出男女。

第一幅画面是在一间房子内,女性小人被绑在一个椅子上,身上布满血痕,而有一个男性小人站在他的旁边,表情凶狠。

在男性小人的身后则是四个蜷缩在一起的孩子样的小人。

男性小人解开了女性小人的绳子,他将嘴巴贴在女性小人耳边在说着些什么。

下一副画面是男性小人将一个孩子样的小人带到卫生间,将它杀死并将它的尸体藏在床下。

女性小人在楼下宣传栏贴出一份寻人启事,

接着男性小人又在卫生间将第二个孩子样小人杀死,并将它塞进冰箱内。

女性小人贴出第二张寻人启事,

第三个孩子样小人同样被男性小人杀死后,他将墙面凿出一个洞,然后将它塞了进去。

女性小人贴出第三张寻人启事,

最后男人来到最后一个小人身边,拿着刀将它剁碎,放进了锅内,他将这盆肉端给女性小人,看着她吃下。

女性小人贴出第四张寻人启事。

“这是指那四个孩子!这些涂鸦画的就是事情的真相吗?每层楼墙上的涂鸦对应着一层楼的住户的秘密?”

他盯着这面小人最多的墙,大脑飞快的转动:“如果真如我所想的那样,那个老人知道这栋楼的所有秘密,现在他将这些秘密公开,那么势必会引来其他住户的仇恨!他的处境现在很危险!”

他决定快点去找到老人,不止是要去保护他,还想要在老人身上了解到更多关于这栋楼内住户的秘密。

他快速地来到五楼,五楼的墙面上同样有着小人涂鸦。

一个小人在街道上走着,一副喝醉酒的样子,它故意走到另一个小人身边,像是说了些什么,

另一个小人搀扶着醉酒小人来到一栋楼前,进入一个房间后,第二个出现的小人似乎要对醉酒小人做什么,

但它不知道的是在它的身后正站着一个拿着匕首的小人,

第二个出现的小人被杀死,它的尸体被抬到一个房间,里面整整齐齐的排满了五具尸体,它成为了第六具尸体。

秦川匆匆下楼,向二楼走去。

他已经可以完全确定,每层楼的涂鸦对应着一个住户的秘密,现在老人的处境很危险。

秦川不知道老人是从什么时候将这些涂鸦画完的,可能早就被其他住户发现了这些涂鸦,并开始对泄露他们秘密的老人展开报复。

来到二楼,此时老人家的门是打开的,里面的窗帘被拉着,使屋内很昏暗。

“难道已经有住户开始对老人展开报复了?”

此时的情景和昨天晚上一楼住户的场景一样,

他小心翼翼的向门内走去,并在进入门后随手关上反锁:“能在这栋楼居住的人都不简单,这个老人应该不会那么容易死掉。”

“而且既然老人敢把所有住户的秘密公开,那么他应该会想到后果!”秦川紧绷着神经,他不敢放松。

即使屋内只有那个老人,他也必须保持高度警惕,谁也不能保证那个老人不会是一个狠角色。

布娃娃在昏暗的房间内转着乌黑的眼睛,她突然开口:“厨房内有人!”

秦川将烧火棍握在手中,走到厨房边,下一刻一道人影从厨房内冲出,

那人影拿着菜刀向秦川的脖颈劈来。

秦川早有准备,用烧火棍很轻松的挡下,而不知材料的烧火棍被菜刀砍了一刀,竟是什么痕迹也没有留下。

看到隐藏的人终于出来,秦川咧嘴笑了,他怕的是隐藏在暗处的偷袭,现在躲在暗处的人出来,秦川真的很开心。

那人影见一击没有得手,转身向房门奔去,来到房门的他伸手就要去拉门把手,结果却发现门被反锁了。

他又匆忙要去打开反锁,这时候布娃娃已经从秦川身上跳到那人影的背上。

刺骨的寒意从他背上袭来,像是死人身上冰冷的温度,那人影扭头,一个恐怖的人脸正幽幽的看着他。

那人影被吓的一声惨叫,就要晕过去,秦川这时也来到这人影身边,他定睛一看,是昨晚见到的中年男人。

“兄弟,你来这干啥呢?”

秦川像是唠家常一样向中年男人问道。

“你...你你先让她从我背上下来!”中年男人叫王岩,他哆嗦着嘴唇,不敢向后看。

“先回答我的问题!”

秦川上下打量着王岩,他在想昨天在一楼看到的那个黑影是不是他。

“我来找这里的邻居叙旧。”很显然他撒谎。

秦川也没有揭穿他:“那你找到了没?”

“没...没有。”王岩来到老人的房间,确实没有看到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