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巨大的发现

秦川让布娃娃看着王岩,自己则将房间检查了一遍,这次王岩没有说谎。

他走到王岩身边,看着虽然还有些恐惧,但却慢慢冷静下来的王岩,心中想到,果然这栋楼内的住户没有简单的。

正常人在面对这样的情形是很难那么快就能恢复平静的。

秦川盯着他不停转动的眼睛,像在思索脱困的手段。

秦川于是决定采用非正常沟通手段,虽然不知道王岩会有什么手段来应对现在的困境,但他必须先做好保障来应对。

秦川对着布娃娃开口:“你用上次对付李广飞的手段在他身上用一遍。”

布娃娃点了点头,伸出一只苍白的手,在王岩惊恐加疑惑的表情中按在了他的头上。

王岩只感觉按在他头上的手掌带着冰冷的温度,一股寒意瞬间席遍全身,接着他的意识开始出现模糊,他本能的想要挣扎,却看到秦川正在抚摸着手中的棍子,他最终还是选择克制。

很快,王岩的神情变的呆滞,双目无神,失去聚焦。

“现在他已经被我控制住了,你可以询问他任何问题!”布娃娃得意的对着秦川挑眉,却是恐怖至极,她又补充道:“你要快点,我坚持不了多久。”

秦川知道布娃娃在鬼怪中的实力属于垫底的存在,能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很不错了。

他没有浪费时间,直接开口询问:“你为什么回来老人的房间?”他又把原先问过的问题问了一遍。

“为了杀他!”

“是他将你的秘密公布了出来吗?”秦川接着追问。

“是的,他违背了这栋楼的规则,就算我不杀他,也会有别的住户会来杀掉他的!”

“规则?”秦川捕捉到一个字眼,他疑惑道:“这栋楼的规则是什么?”

王岩保持着呆滞的神情:“规则就是这栋楼内的住户不能打探别人的秘密,更不能将秘密公开,否则就是与所有其他住户为敌!那个老人不仅曾把警察招来差点让这栋楼的秘密暴露,现在更是将大家每个人的秘密公开,所以他必须死!”

秦川皱着眉头,他继续询问:“这栋楼内的人有无辜的吗?”

“没有,这栋楼内的住户都杀过人,所以大家要一起保守住秘密!”

秦川感到头皮发麻:“整栋楼内都是杀人犯!”他有些疑惑不解:“为什么你们杀了那么多人却没有被害者的亲属报警?”

“我们都有自己下手的人群,他们大都没有亲人朋友,和周围的人联系的不多,所以即使失踪也没有人报警。”

秦川深吸了一口气:“你们从什么时候开始聚集在一起的?又是怎样聚集在一起的?”这个问题秦川真很好奇,这样一群人怎样来到一栋楼内的。

“我们是收到了一封邀请函,上面写着我们各自的秘密,我们只能搬进这栋楼内。”

秦川的疑惑虽然得到解答,但他却更加困惑,是谁给这些住户发的邀请函,让他们来这栋楼的目的又是什么?

想的有些头疼的秦川,再次看向王岩:“你对404房间的住户了解多少?”秦川来到这栋楼后,对404了解的最少,他要趁机从王岩口中问出更多有用的信息。

“我不知道,别问我!别问我!”

“有鬼!有鬼!他们家有鬼!”

王岩的精神开始变得不正常,表情变的扭曲,白眼上翻,昏了过去。

秦川和布娃娃面面相觑,都没有搞清楚状况。

“他说404房间有鬼,应该说的是那四个孩子。”秦川陷入沉思::“我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中年男人的时候他正在和睡衣女人对话,这说明他并不怕睡衣女人,甚至可能他怕的并不是活人,而且我还在他家门口看到过火盆和坟柏,他怕的是那四个孩子!”

“五楼的徐瑶在经过四楼的时候会不自觉的加速,而且面对睡衣女人也是不愿招惹,那么404的活人也存在着危险!”

“危险不是来自那个睡衣女人,而是来自拖走睡衣女人的男人和那四个孩子!”

秦川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四个鬼怪,外加一个正值壮年的男人,他和布娃娃两人干不过啊。

“也不知道其他住户和404内的住户关系怎么样,或许我可以多找一些帮手。”

秦川想到见过两次面的李警官,他觉得对付一栋楼的杀人犯求助警察才是正确的选择。

“任务是在晚上开始,我现在报警的话,恐怕现场会被封锁,我就很难在完成任务了。”他决定晚上任务快要开始的时候再去报警,寻求警察的帮助。

“其他住户我还可以对付,我必须要趁着这段时间多搜集一些404房间住户的信息!”

秦川确定下来自己的接下来的行动方案。

他先是将王岩用绳子绑了起来,防止他逃脱给其他住户报信,然后将他拖到一间卧室锁在里面,做完这些秦川才走出二楼房间。

“其他住户也许早就注意到我了,我也必须要小心一点!”秦川抱着布娃娃站在楼道内,虽然没有找到了解整栋楼秘密的老人,但也有了巨大的收获。

“老人应该早就走了,或许已经离开了这个小区。”秦川在心中猜测。

他来到一楼,看着一楼依然敞开的房门,走了进去,里面仍然没有人:“昨天那个黑影十有八九是四楼的中年男人,也许这家住户已经全部遇害了。”

他又想起看到涂鸦中属于一楼住户的秘密,他来到冰箱前,打开最下面的冷冻柜,里面放着这个巨大的黑色袋子。

秦川将黑色袋子拖了出来,拖的过程中黑色袋子被划破,一只断臂漏了出来,上面还沾着被冻成冰渣的鲜血。

秦川这还是第一次近距离观察尸体,他看着黑色袋子内恐怖的场面,脸色有些发白,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感到恶心。

尸体是一个老奶奶的,内脏、头颅、残肢断臂都被装进这个黑色的袋子中,头颅的眼睛还在怒睁着,惊恐的表情凝固在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