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不够!还不够!

张雨欣看着一只布娃娃露出凶狠的表情开口说话,她惊恐的说不出话来,转身就要逃跑。

秦川将她一把拉住,同时对着怀中的布娃娃训斥道:“别闹!”

然后才安慰身体不断颤抖的张雨欣:“别怕,她没有恶意,只是给你开个玩笑!”

张雨欣不敢直视秦川的眼睛,低着头不再逃跑,只是与秦川也保持了一些距离。

布娃娃则冷哼一声转过身去。

“唉,被吓傻一个!”秦川在心中哀叹。

来到这个房间,秦川是想要从电视上看看是不是高梦雪她们也被拉入到这里。

正在看电视的三个老人并没有因为房间里出现两个活人而受到影响,依然直勾勾的看着电视。

这时电视的画面是在一个漆黑的廊道内,里面有三个人影正拿着手机照明在寻找张雨欣。

院内依旧是大雨倾盆,天空时不时划过一道闪电,将整个养老院都照的犹如白昼。

“张雨欣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吧?”高梦雪担忧的说道。

“放心,她一定不会有事的!”瘦高个脸上也有急躁,可是被他很好的掩饰住。

“老八,梦雪,你们说这个地方不会真的有鬼吧,张雨欣是被鬼抓走了?”胖青年恐惧的看向四周:“我总觉的有人在看着我们!”

“胖子,你给我闭嘴,就不能说点好的!”瘦高个再也忍受不住心中的急躁,他其实也有胖青年的那种被人注视的感觉。

“我也有那种被人注视的感觉,你们说这里真的不会有鬼吧?不然张雨欣怎么会不见了呢?”高梦雪现在又是担忧又是害怕。

此时正偷窥着他们的两人四鬼看着他们慌乱的样子津津有味。

“秦川,我们这样好吗?”坐在秦川旁边的张雨欣胆子也大了起来,她看着在一旁和布娃娃对着电视里几人指指点点的一人一鬼,有些替电视里面的三人悲哀。

“反正我们现在也出不去,他们也进不来,就只能先观察一下了,万一他们进来我们也能随时做接应。”秦川对着一脸担忧的张雨欣宽慰道。

“嗯。”张雨欣觉得是有些道理。

她的眼睛瞟了一下旁边三位恐怖的老人,发现其中有一个也瞟了自己一眼,吓的又是向秦川身边靠了一下。

“还好有秦川在,不然我恐怕会被吓死。”张雨欣在心里嘀咕,他看着自始至终都没有表现出一点害怕情绪的秦川也是放下了心。

“那个布娃娃其实还挺可爱的!”她又想到,这时的她已经忘了刚才被布娃娃吓到的场景。

又是看了一会儿,秦川发现他们并没有被传送过来,这才起身:“看来他们应该是进不来了!我们先去其他地方看看吧。”

这话并不是商量的语气,张雨欣也不敢随意发表自己的看法,虽然她很想就这样一直在这里看电视到天亮。

“他们一直找不到你估计会报警,警察一来就会很麻烦,等我们出去后就给他们说你是先回家了,然后路上遇到了我,我们一起在这里躲了一夜。”秦川有些头疼的对着张雨欣说道。

“可是他们会信吗?”张雨欣对于这种牵强的理由感到忧虑。

“那也没有其他好的解释了,总不能说我们是遇到鬼了吧?我们只要一说恐怕都会被送到精神病院去!”秦川他能想象到那种场面,到时候估计高院长会亲自给他治病。

“哦!”张雨欣也想不出其他好的理由。

她跟随着秦川沿着一楼廊道搜索着沿路的房间,他们很快来到了养老院中的厨房,里面传来一段交谈声。

秦川两人停住,仔细去听。

厨房内两个厨师模样的人身上沾满血污,肢体残缺不全。

其中一个厨师挥舞的手中的菜刀:“唉!每天只能做素菜简直浪费我的厨艺!”

另一厨师在一旁回道:“可是我们养老院内只有素菜啊,肉实在是太贵了!”

“不,其实我们养老院有很多肉的!”第一个说话的厨师看向一间没有亮着灯的房间,眼球在眼眶内转动。

第二个说话的厨师沉默了下来,也看向那个没有亮灯的房间。

“嗯?那些房间有什么问题吗?”秦川转过头,视线停留在那扇门上,只是那个房间被上了锁,窗户也被一层纸糊住。

秦川收回目光直接推开厨房的门,走了进去,把一旁的张雨欣吓了一跳,没想到秦川的胆子这么大。

张雨欣也大着胆子走了进去,可是厨房内空无一人,刚才说话的那两个厨师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她在看向秦川,发现他用手摸着下巴,好像是在思考什么东西。张雨欣在旁边默默站着,不敢发出声音打扰秦川。

“走,我们去那间没有亮灯的房间看一下!”秦川不待张雨欣回答,自己径直走向那间没有亮灯的房间。

房间的门被铁锁锁着,门上沾满黑红色的液体,玻璃部分地方已经破碎,外面的人似乎是怕里面的人逃脱,又在破碎的玻璃窗边安装了一个防盗网。

防盗网上残留着人挣扎时留下的血迹,里面被一层白色的纸覆盖,使人看不到里面的场景。

秦川走到窗户边,他用手隔着防盗网将部分纸片撕掉,透过缝隙秦川只能看到一个木板。

“窗户是被一个柜子挡住了!”张雨欣也看到了那个木板,惊呼出声。

秦川也发现了这一点,他又走到门边,趴在门上倾听房间内的动静。

“里面似乎有呼吸的声音?这里面会有什么东西呢?”里面的呼吸声很急促,频率快的像是要把肺给呼出来,很难想象发出呼吸声的东西究竟在承认多大的痛苦。

秦川让张雨欣退开,自己从包中拿出一个扳手,对着门锁用力砸下。

砰砰砰!

砸门声在整个养老院内回响,离秦川他们最近的一个屋子中走出来一个没有头颅的老人。

整个养老院都被秦川剧烈的砸门声惊动,一只又一只鬼怪从亮着灯的房间内走出,很快将秦川和张雨欣围在中间。

张雨欣看着疯狂砸门的秦川,多次想要出声阻止,可是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来。

恐怖得身影越聚越多,周围的温度也开始降低,一双双猩红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中间的两人。

“不够,还不够!二星任务的难度不会就只有这些鬼怪!”秦川看了一眼身周鬼怪的数量,足有28只,实力都只是普通鬼怪水平,完全不符合二星任务该有的难度。

“任务会就这么简单吗?”拥有马科的秦川是完全不惧这些普通鬼怪的,但他有一点忽略的是在上一个任务中,他的大部分敌人都是人,鬼怪也并没有几只,实力强大的也没有出现。

而之后陆田丰带来的那些鬼怪是在任务完成后出现的,和上个任务已经没有了关系。

最主要的一点是秦川当时的任务只是了解到陆田丰一家的秘密,并不需要交手的。

“黄越雪是在第三个任务失败被任务中的鬼杀死的,可是完成两次任务的她不应该那么弱才对,怎么会被这些鬼怪杀死呢。”

这才是秦川不相信二星任务会这么简单的主要原因,黄越雪死的实在是毫无反手之力。

“那么真正厉害的鬼怪会不会在这些没有亮灯的房间内呢?”秦川没有去管慢慢逼近的一群鬼怪,而是继续砸着已经变形了的门锁。

张雨欣已经被吓的浑身颤抖,她看着似乎是陷入疯狂的秦川用力的一下下的砸着门锁,还有越来越近的恐怖鬼怪,这些都在一次次冲击着她的固有的世界观。

布娃娃的身体扭曲变化,一道道血管在她的体表浮现,变成一个美丽的少女,但她的每一寸肌肤都惨白的可怕!

背包内的黑色笔记本快速的翻页,一道人影从秦川的背包中爬出,马科那被水泡的浮肿的脸露了出来,张雨欣再也忍受不了,她在这一刻觉得眼前的秦川可能也是鬼怪变的。

张雨欣只感觉世界天旋地转,眼前的景象都开始模糊,只有耳边传来的一声声砸门的声音。

秦川再次用力的砸下,门锁终于不堪重负,被暴力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