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极致的臭

秦川拉起状态很不好的张雨欣进入房间内。

浓重的臭味扑鼻而来,剧烈的喘息声回荡在耳边,小木床上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生物趴在床上,它的体型巨大,将整个床都给占满。

一个个肉瘤生长在它的身上,随着它的呼吸而上下起伏。

“这是什么东西?”秦川停在门边,没有继续靠前,他看着床上的怪物心里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一旁的张雨欣还处于恍惚之中,但屋内浓郁到极致的臭味却将即将崩溃的她给拉回了现实。

“好臭!”张雨欣感觉自己的整个肺部都充满这种浓重的臭味,她现在竟然忘了恐惧,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

房间外,聚集在周围的鬼怪已经消失不见,它们在秦川打开门的那一刻就返回到自己的房间。

似乎是那种臭味将所有的鬼怪都驱散走了。

怪物的身体转动,它扭过身子,秦川终于看到了它的正面。

巨大的身躯上是一张人的脸,这张脸上被一缕缕黑线缠绕,它的表情痛苦而绝望,看向秦川的眼中毫无光彩。

它身体转动的很慢,等到它完全的转过来后消耗了它很大的体力,呼吸声也更加急促。

“为什么养老院内会有这样一个怪物?”

秦川边后退边发出疑问,在怪物转过身来的那一刻,臭味已经浓郁到让人无法呼吸的地步。

张雨欣这时已经跑到一边大口喘着气,她已经将刚才发生的恐惧的一幕完全忘掉了。

退出房间的秦川,也是大口呼吸着空气,那种臭味真的可以令人窒息。

“那张脸是我在资料中没有见过的,它是之后来到这里的吗?看它的样子并没有攻击力,但那种极致的臭却没有人敢靠近它!”

“刚才所有的鬼怪都被我的砸门声吸引了过来,里面并没有达到厉鬼的存在,二星任务的鬼怪不可能让黄越雪死掉,里面应该还有隐情!”

秦川感觉自己那种臭味已经消散了许多,他走到还在一旁大口喘气的张雨欣身边,开口说道:“你还好吧?”

张雨欣在经历过难以想象的恐怖后,又被那种极致的臭味熏到想要呕吐,她现在的精神状态真的很差。

“秦川,你告诉我,这是梦吗?我不想在待在这里了,我好怕!呜呜呜!”张雨欣蹲在地上哭了起来,今天发生的一切对这个女生来说太过于可怕了。

“你接下来用它蒙住眼睛,塞住耳朵跟着我就好了!”秦川将一条黑色的布条和一对耳塞递给她,这是他刚在包里面翻出来的。

张雨欣接过布条和耳塞,她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秦川,很疑惑他为什么会随身带着这些东西。

带好布条和耳塞,她用一只手拉住秦川的衣袖,情绪稍微好了一点。

因为有张雨欣的跟随,秦川的脚步慢了很多。

养老院内并没有想象中的危险,所以秦川接下来只要探索剩下的房间,并想办法了解到那个怪物的来历就可以完美的完成任务。

就在这边秦川已经开始探索剩下的房间时,高梦雪这边确是已经乱了套。

她们并没有来得及报警,胖青年就也在高梦雪和瘦高个两人眼皮子底下消失不见了。

这一刻两人是真的认为养老院内有鬼了,他们有心想要不顾一切的逃跑,可是张雨欣和胖青年的处境又让他们两个犹豫不决。

轰隆!

一道闷雷过后,高梦雪二人也消失不见。

这是一个封闭的房间,昏暗的的灯光散发着柔和的光线,胖青年打量的周围的环境,小小的房间内不知道为什么贴满了符纸。

地板上也散落着黄色的纸钱,在他的身后是一样被黑色的帘子遮挡住的木床。

木床前还放着一双绣花鞋,房间内有着一种霉味。

“这是什么地方?”胖青年被房间内的布置吓了一跳,虽然他不知道自己这是在什么地方,但本能告诉他不要在这个房间内多待。

他径直走到门前,却发现门根本打不开,像是有人在外面上了锁。

胖青年用力的拽了几下门,看着不结实的房门却是纹丝不动。

咯吱,咯吱!

身后的木床发出咯吱声,还在拽门的胖青年浑身肥肉一颤,他转身看向黑色床帘,里面似乎正有一个人在翻身,不小心发出了声响。

地上的纸钱被从窗外吹来的风卷起,在屋内飘散,屋顶的吊灯也来回晃动,灯光忽闪忽灭。

胖青年喉结滚动,他就这样保持着靠门的姿势看着黑色床帘,担心会有什么可怕的东西突然从里面冲出来。

但在那几声咯吱声后,房间内恢复了平静,也并没有什么东西从床帘后出来。

松了一口气的胖青年小心翼翼的来到贴满符纸的窗户前,这扇窗户被人从内用黄纸封住,好像是担心有什么东西从里面跑出来一样。

他想要打开窗户翻出去,快点离开这个诡异的房间,可他的手刚触碰到窗户,身后再次传来咯吱,咯吱的声响,像是有人正在起身。

胖青年手上速度加快,直接拉开窗户翻了出去。

来到外面的他忍不住向房间内看了一眼,却见正有一个苍老的脸从黑色床帘后探出,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

那张脸不止是苍老,还苍白的可怕,胖青年与她的目光接触,有种被死人盯上的感觉,瞬间脊背发凉。

他不敢多待,沿着一个方向就快速的离开,周围的景色很陌生,但却也很让人熟悉,他一边注意着旁边的房间,一边回忆着自己是在哪里见过这个地方。

前面是一个转角,胖青年放慢了脚步,这个地方有些诡异,他是一个灵异爱好者,所以深知在这种地方转角处最容易出现恐怖的东西。

事实也像他所想的那样,一只苍白细长的手从墙角处伸了出来。

“有人整藏在那个转角处!”他用力咬紧牙齿,避免自己惊叫出声。

胖青年想要后退,但他一转头却见那个贴满符纸的房间窗台那里正有一颗苍老的头颅探出,眼里发出绿油油的光,看着站在廊道内的自己。

现在的情况是前有狼后有虎,自己被夹在了中间,进退两难,他一点点的挪动身体,靠近廊道边缘,向下望去,自己正处于三楼,跳楼的话自己的腿绝对会受伤,到时候恐怕会更加危险。

“没办法了,只能硬冲了!”胖青年咬着牙,看着拐角处那只手,现在自己后退很可能会被两只不知道是人是鬼的东西堵在三楼,而从拐角处冲到楼下还可能有机会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