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碾压

面对举刀劈来的力哥,江破木然看着,大金牙三人觉得江破不是疯了就是傻了,戏谑地看着犹如困兽之斗的江破。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没有如他们预想发生,力哥砍刀少说也有五六斤,刃尖背宽,加上力哥魁梧的身材,一刀下去不是江破瘦弱的身躯可以承受得。

可江破都没瞧力哥一眼,简简单单伸出左手两指,在砍刀触肩之际,恰好夹住了刀刃。

势大力沉的砍刀再难以寸进半分,无论力哥如何动作,砍刀仍是动弹不得,额头甚至冒出密汗,仿佛砍的不是人,而是一块坚硬无比的钢铁。

“还给你。”江破两指一抽轻松夺下砍刀。

力哥没看清江破怎么出手,砍刀便不见了,虎口阵阵发麻。刚想破口大骂,冷不丁一阵刺眼白光压来。

嗤!

一条左臂凌空扬起,掀起一道血光。

“啊!我的手臂!”

力哥捂着断口处不停地哀嚎,大量的鲜血不断喷涌而出,可没有人出手去帮他,因为江破动作实在太快,大家都没反应过来。

噗通!

在江破有意的控制下,那条断臂落在三人面前桌上,可以清晰看到手指仍在不停抽搐。

“仔子敢动我的人,把他给老子废了。”大金牙把雪茄一丢,恶声喊道。

随即他身后一大群人蜂蛹而出,手上都拿着开过光的家伙。

反观江破还有兴致分别抬刀指着谢老三和沈冰,说道:“一起上吧,你们很快知道决定错在哪。”

谢老三下巴一抬,身后的手下也跟着出队,江破刚才展露的身手让他明白绝对不是简单角色。沈冰同样也让手下人冲了出去,在她看来江破再能打也顶不住将近几十个人的围攻。况且,她和大金牙虽然带的人不多,但都是最为顶尖的高手,有几个甚至在武道界有不小的名声。

“仅此而已。”江破微微一笑,没有从气势上被压倒。

三方人马一齐涌来,江破手执砍刀,瞬间没入人群,他瘦弱的身躯几乎被密密麻麻的刀枪棍棒淹没,谢老三甚至觉得对付一个愣头青着实大题小做了,但江破刚才那一手把他吓得不轻。

事情的发展却不如三人想象,只见江破在人群之中砍刀翻飞,犹如狼入羊群,每次出刀就会有一条残肢飞出,掀起片片血花。这还是江破不想杀人,但和下狠手也差不多了。毕竟他清楚这些人手上都是有人命的亡命之徒,没有半分留情,废了他们日后自有仇家寻上。

三人越看越不对劲,人群中江破就像一名绝世刀客,出刀狠辣至极,但每招每式优雅而又不失精准,要知道江破使得可是大砍刀,却使得如剑一般优美。

“你们几个废物愣着干嘛!还不会干了他。”大金牙对着人群几名男子喝道。

这几个是他高价请来的保镖,在武术造诣上可是不低,然而几名男子暗暗发苦,江破明显在刀术上已达臻境。无奈老板发话,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江破可不管你是谁,敢上来和他交手,就要有付出代价的觉悟,大金牙请来的高手联手起来本是一股不弱的战力,也是他叫板谢老三的资本。可一碰到江破的刀锋,他们才知道江破的刀术远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优雅,实则是险象环生。

三方的高手都清楚,再不联手击败江破,,今天可能就要交代在这了。立马联手助力,也不管这么多武道高手欺负一个年轻人有没有武德的问题。

有时候人数并不会让你占据上风,江破的碾压自始至终,没有在气势上弱过半分。

三人带来的高手换做一般人早就被他们的气势吓破胆了,可面对江破,所有曾经的高傲被其强悍无匹的刀势劈得支离破碎,短短不到两分钟,这股强大的战力便败下阵来。

江破看得精准,这些高手哪个用惯用左手,右手,乃至左右腿,不是挑段其筋,就是一刀砍掉,让这些为虎作伥的恶人失去八成以上的战力,再也不可能继续作威作福。尤其是谢老三的手下,江破尤为照顾,干谢老三那人神共愤的勾当,讲实话已经不是人,而是畜生。

一时间,整个大厅像炼狱一般,血肉翻飞,江破刀术不说区区人界,在仙界也是无出其右的存在,对付这些乌合之众才算是真正的大材小用。

三人脸色惨白的看着面前赌桌,一条条残肢高高垒起,浓重作呕的血腥直冲他们鼻腔,他们想动却不敢动弹半分。三人也是习武之人,清楚江破的刀阵早已将他们锁定,只要他们桌上的残肢绝对会有三人一份。

这刻三人才明白,江破说的那句话‘惹我是你们三人最大的错误。’后悔在心中逐渐攀升,要是能回到十分钟之前,绝对会恭敬的把这个混世魔头请在桌上。

“谢老三别乱动!”大金牙突然大声道,看似警告,却变相的给江破提示。

不过江破早就把谢老三的举动看在眼里,虽然他表现得十分漫不经心。

“野种,去死吧!”谢老三迅速而又熟练地掏出一把手喷,也不管尚在混战的手下,朝着江破无差别的射击,似乎要把心中的恐惧随着一颗颗子弹倾泻而出,以前每次遇到解决不了的麻烦事,这样简单粗暴的办法最让谢老三省心,相信这一次也一样。

只瞧江破刀刃一改,子弹是快,但江破的刀更快!

叮铃桄榔几声响起,那些射去的子弹被完完整整地切成两半,落在地上,也在将众人心里燃起的希望切个粉碎。

谢老三眼前一花,江破已是举起右掌高高扇下,谢老三整个身体被扇得横飞而出,也不知被扇掉了几颗牙齿。

江破一脚碾碎谢老三掉落的眼镜,淡淡道:“我想和三位谈个生意,不懂够不够资格!”

沈冰和大金牙面面相觑,哪敢说半句不。尤其是沈冰,本来冷艳的脸蛋添上几分惨白,居然在这位大名鼎鼎的地下皇后身上有我见犹怜的错觉。其实沈冰心中在暗自庆幸,刚才没有冲动。

但江破又神不知鬼不觉的坐到她身边,一张稚嫩的脸凑得极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沈冰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一个陌生男子靠这么近,心神不由有些慌乱:“你在说什么。”

沈冰心中一紧,女人最害怕的莫过于贞洁二字,难道眼前的小子要恃强凌弱,要在这么多人面前羞辱她!?

江破接下来的动作更是在验证沈冰心中的想法,只见她银牙紧咬,一双媚眼不知何时蒙上一层水雾。

可惜一群人伤的伤,残的残已是自顾不暇,哪有心情去目睹活色生香的一幕,反倒是大金牙在这紧要关头之下,竟隐隐有一种不可言喻的期待感,堂堂地下皇后折辱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身上,不禁打开了大金牙身上的毛孔。

沈冰见那罪恶之手,一时万念俱灰,却见江破迅速抽出,这时手上已拿着一把袖珍的蝴蝶刀。

“没想到越美丽的地方居然藏着危险的东西。”江破将蝴蝶刀甩得眼花缭乱,“黑玫瑰果然是带毒刺的,刚才幸好你没有动手,女人这个身份已经为你戴上一次免死金牌了。”

沈冰见状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原来江破把她绑在腿环上的蝴蝶刀拿了出来,并且江破说的不错。刚才背对她的时候,沈冰确实有出手的冲动,没想到江破识破了。

江破拖着砍刀,重重往桌上一拍,众人不由得打了个激灵,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眼下局势已是两极反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