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谁赞成,谁反对

偌大的赌场充斥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痛苦的哀嚎声此起彼伏。特别是大厅中央的赌桌尤为刺眼,一条条残肢层层叠起,滴落的鲜血顺着桌沿流下汇成一滩血池。

而一位青年正饶有兴趣的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只见他左手撑着下巴,右手有规律的敲打桌面,目光懒散。

“考虑得怎样?都是生意人,坐下来好好说。”江破慵懒道。

三位大佬眼皮直跳,哪有人谈生意旁边放着把砍刀的?而且砍刀上还残存着血渍,甚是刺眼。

到了如今的局势三人才明白,看似不起眼的少年才是真正的魔王。一人独挑几十个练家子,轻描淡写一般废了将近一半人,衣服没有沾到一滴血,最可怕的是,竟刀劈子弹,完全脱出了人类的范畴。

三人混的是不干净的饭,自然是练家子,对于武道界了解不少,能做到刀劈子弹,轻而易举废掉他们带来的高手,并且他们带来的人不乏外劲中期的高手,全不敌江破一刀,难道江破在是内劲高手?!

内劲高手在一些大家族已经是座上宾,有钱都不一定请得到,三人默契地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震惊,

谢老三从地上爬起来,拉过一张凳子,问道:“没想到小兄弟深藏不露,是我们唐突了,不知道小兄弟要做什么生意。”

江破露出标志性人畜无害的笑容,说道:“地我肯定不会卖,我有一个折中的办法。”

三人心里直打突,总觉得这个笑容背后是巨大的阴谋。

“江小哥想必有想法了,不妨说出来听听。”大金牙心里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不论什么条件他都打算答应下来。

江破沉吟了一会,继续道:“三位俱是宁南地下有头有脸的人物,小弟年纪小,各位大佬让着点。”

谢老三怎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脸颊不住抽动,这不是他之前说的话翻版吗?在宁南谁敢模仿他说话,,江破明显当着众人打他脸!

似有所感,江破看向谢老三,微笑道:“你有意见?”

“没……没有,小兄弟继续。”谢老三觉得自己寒毛都竖起来了。

“其实很简单,地我租给你们,至于租多久看我心情,不过得先交定金,不多,童叟无欺,每人三千万,等哪天可以租给你们我再通知。”江破说出了心中的想法,很期待这三人的反应。

好家伙,开口就是一人三千万,还看心情租,一天一年都是江破说了算,到现在三人算明白了,江破是地要留着,还要敲他们竹杠。

“不用考虑,成不成我都不强人所难。”江破随意拿起砍刀,卸下一块桌角,“哎呀,没拿稳,大家不要在意,下次不会破坏公物的。”

还有下次,下次是不是就砍人了!堂堂三位大佬,气都不敢出。三千万虽然拿的出来,但毕竟不是小数目,好歹也能让他们伤筋动骨一段时间,最主要是这口气他们不咽也得咽下去。

“我的耐心不多哦,叔叔阿姨们。”江破语气突然变得十分冷漠,“耐心不好就有个坏处,就是容易脾气暴躁。三位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想从这里又出去少点零件吧?”最后一句话说完,赌场气温骤然降至冰冷,但每个人额头都冒着冷汗。

“我觉得这个计划有点不妥,况且三千万我们一时半会也拿不出来,要不要再商量商量。”沈冰硬着头皮道。

江破却根本不理会,漠然道:“我只要结果,谁赞成,谁反对。”

“我赞成,很高兴和江兄弟合作!”谢老三率先表态,混到他这个位置,比谁都怕死,拿钱消灾何尝不可,钱可以再赚人没了一切都是零。

“三分钟打到你账上。”沈冰也放弃了抵抗,江破太强势了,不知道为何,虽然她是被迫那一方,但强势的江破却让她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我也赞成,江小哥钱立马就到!”大金牙同样怕死,享福多年早已丧失年轻时的锐气。

“三位真是爽快人,我就喜欢简单直接点。”江破话锋一转,“生意谈完了,该谈些私事。”

登时,三人的心又提到嗓子眼了,这还不够?但也只能听江破继续说话。

“难得来一次赌场,就被你们叫人围殴了一顿,耽误我很多时间,而且弄得我很疲惫。”

“这样吧,误工费和精神费给你们凑个整数,每人一千万,良心价!”

谢老三欲哭无泪,但为了能活命今天付出多大代价他都认了,“我给!”

沈冰和大金牙不说话,等同是默认了。

“不愧是三位大佬,花钱不带眨眼的,小弟穷多多担待。”江破突然指向躲在远处高竹和丁芬芳两人,“他们两个我不用多说了吧,白眼狼养不熟,我爸托梦告诉我想见他们了。”

“放心,他们两个不会再出现江小哥面前。”大金牙一挥手,就有手下拖着高竹和丁芬出去,连半点机会都不给,生怕再次惹恼江破。

“我兄弟在你输了很多钱,但我觉得很冤耶。”江破拍了拍手,“这钱怎么办呢?”

“江小哥说的什么话,那是我们输给齐小哥的钱,一千万我们给!”大金牙几乎是咬着牙齿回答的,但脸上又陪着笑,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齐浩感觉有点想做梦,从江破出手到谈判大脑一直处于当机状态,此时才反应过来,“小破,你真生猛。”

“多大点事,那是三位大佬照顾。”江破不以为意道。

看着手机多出来无数个零的数字,江破活像个财迷,赚钱原来这么简单。

“走咯,有这些钱,我兄弟俩好好去开心一下。”江破拉起齐浩,往门外走去,“感谢各位盛情款待。”

三人巴不得江破快点走,再不走指不定又有什么幺蛾子。

“这些人怎么办?”谢老三指了指躺在地上缺胳膊少腿的手下。

“一群废物,丢到郊外,老子亏了几千万没钱给他们治病。”大金牙恨恨道,直接转身离去。

倒是沈冰硬不下心来,吩咐手下的人把受伤的送去医院,准备给一笔安家费。她看着江破离去的背影突然想起什么,赶紧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却提示关机状态,这刻沈冰的心如堕冰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