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你好像对我很不满

偶得一大笔钱,江破和齐浩特地去了宁南市最贵的金宫酒楼好好消费了一把。

齐浩心情不错,虽然白白付出了一大段感情,但幸好江破的出现让他认清了现实,甚至还在酒楼的ktv鬼哭狼嚎了一嗓子,等到结束的时候已经半夜一点多了。

将齐浩送回家江破才慢悠悠迈走回小区,为了赶时间回去看妹妹特地走了一条人少的小路。

突然,齐浩停下了脚步,不紧不慢拿出一支香烟点了起来,因为在他前面一个将近两米的壮汉挡住了去路。

借着昏暗的路灯,江破总觉得壮汉有点眼熟,似乎在哪见过,脑海中思索了许久才记起来自己苏醒的时候,在拳馆被他一拳打死的铁狼。

眼前这位只能说和铁狼十分相似,但肯定不是同一个人,因为他的脸上有一道从左边额头一直到右边嘴角的刀疤,甚是怖人。

“江破?”刀疤壮汉缓缓走来,一身虬结的肌肉比铁狼还要发达,江破对比起来更像个小孩子。

“找我有事?”江破又点上一根烟,苏醒之后烟瘾越来越大了。

“你杀了我弟弟,找你偿命,记住我叫煞虎。”煞虎扭着脑袋,骨头啪啪作响。

“又是狼又是虎的,阿猫阿狗怎么那么多。”江破朝着煞虎吐出一口烟圈,“刀疤脸我今天心情不错,麻烦让一让。”

“下去给我弟弟做狗!”煞虎二话不说,硕大的拳头对着江破擂去。

“老子今天犯太岁了,又打架!”江破单掌擒出,嘴上骂骂咧咧。

月光下煞虎的拳头带着刺耳的破风声,如铁锤砸下,江破的手掌就不够看了,完全包不住半个拳头。两人一触既分,煞虎生生退了三四步,反观江破纹丝不动。

“暗劲后期?怪不得我弟弟死在你手上,年纪轻轻有如此高的武艺,属实天才。”煞虎刚才觉得自己灌注全身的力道就像打在了海绵上,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然后又突然反灌回来,相当于他自己给自己打了一拳。

“什么暗劲后期?”江破不清楚这个世界武者是如何区分,听得一头雾水。

“快点报上师门,我不杀无名之辈。”煞虎再次准备好架势。

江破挠挠头,今天是不是碰到傻子了,“老子便是师门,你说的什么乱七八糟!”

这在煞虎听来像是在羞辱他,江破连师门都不报,分明是看不起自己。

反正今天是为了弟弟报仇,煞虎也不想多问,再次冲打而来。

“有病!小爷我不想杀人,等等妹妹闻到血腥我怎么解释。”江破骂道。

江破嘴上是骂着,动作却不慢,一个侧身让过煞虎飞来的鞭腿,随即抓住煞虎的左腕。煞虎反应足快,上身下压要撞飞江破,江破直接拉过煞虎的左腕让其扑空。

瞬间两人缠斗在了一起,月光下仅见人影闪烁,拳脚相拼的声音如闷雷炸响。

不得不说,煞虎比铁狼强上几个层次,最起码能和江破斗得有来有回,不是说江破不敌,只是江破突发好奇心,想知道这个世界的武者大概什么水平。

不随着时间的推移,江破越发失望,煞虎的功夫比起仙界凡人修炼的体术还要差劲,才一会便提不起兴趣了。

比起江破,煞虎越发越心惊,自己已经使出浑身解数了,眼前的小子一滴汗都没出。而且自己一直猛攻,对方却像是提前看透一般,不是轻易躲掉就是以更高明的招式应对,最让他难受的是,每出一招,江破便摇摇头,显得很不满,像是老师在考验学生一样。

“够了!”江破再也受不了这种低劣招式的折磨。突然退后半步,蓦地反守为攻,动作快到煞虎辨认不清,等煞虎反应过来,胸口已经受了一拳,整个人普通炮弹一样弹飞出去,重重砸在地上。再看胸口已经凹陷了下去,煞虎再也承受不住喷出一口鲜血。

“你不是暗劲后期,绝对不是!”煞虎痛苦地捂着胸口,要不是江破手下留情,这一拳足以要了性命。

“给我好好说说什么是暗劲后期。”江破问道。

煞虎看江破的样子确实不懂武者的区分。反正也是输了,而且输得如此彻底,修炼几十年的功夫还不挡不住人家一拳,心灰意冷道:“我们习武一行,分外劲,暗劲,内劲,宗师,圣师,又有初,中,后期,巅峰区分,我暗劲后期,以为和你实力差不多,没想到被你当猫耍。”

“原来如此,不过你也真够差劲,这点实力也敢找我报仇。”江破摇头道。

“技不如人,你杀了我吧。”煞虎认命的闭上眼睛。

“我说过,今天我不杀人,你可以回去了。”江破又拿出一根烟点上。

“你不怕我再来找你?下次我会带上我师傅,他可是一位宗师!不是你这种水平能挡得住!”煞虎艰难起身道。

“滚吧,没兴趣知道你师傅什么水平。趁我没反悔之前。”江破挥挥手,打了一天架不由感到疲惫。

煞虎从没有像今天挫败,比起身上的伤,心里的失落才是最难受的。

“你放过我一定会后悔,铁狼的仇我早晚会报!”煞虎不甘道,放了狠话心里却没什么底,江破和他根本是不是一个层次的人。

“乐意奉陪。”类似的狠话江破听过上万遍,早已麻木,本想转身离去,又回头道:“等等。”

煞虎紧张起来,难道江破反悔了,谁都不想死,刚刚才答应放过他现在又要杀他?天堂到地狱的落差换谁都受不了。

“放心,就想问一下谁叫你来的。”江破其实心里有了答案,只是想再确定一次。

“沈冰!”

沈冰不知道怎么回到家中,心里一直忐忑不安,但又抱着一丝侥幸,据她了解煞虎的实力也是内劲高手,或许能把江破杀了,免去她的烦恼,但越想越觉得不现实。

迷迷糊糊开了门,当她开灯看到客厅桌上摆着一把袖珍的蝴蝶刀,整颗心瞬间跌倒了谷底。

“沈小姐,你好像对我很不满。”

突兀响起的话声吓得沈冰一个哆嗦,江破从阴影处走出,嘴上噙着玩味的笑意。

沈冰决定不再让步,迅速从腰间抹出一把蝴蝶刀,带着刺眼的寒光割向江破的脖子。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简洁有效,江破眼前一亮。上身往后倾靠,蝴蝶刀贴着江破的脖子划过。

见一击不成,沈冰借着力道转过身来,另外一只手同样拿出一把蝴蝶刀,直刺江破心脏,宛若毒蛇出击,快而准狠。

不过再快的动作,哪怕是人类的极限,在江破眼中也只是慢动作重播,他胸口微让再次险险躲过。

沈冰立即以一个极其优美的姿势跳起,两手平伸,犹如燕子般灵巧,可惜左右两把泛着冷光的蝴蝶刀昭示着这只燕子不会带来春天,而是夹着寒冷的死亡。

眼见头顶两把蝴蝶刀交插而下,迟疑半刻江破天灵盖定是要飞了。江破也跟着跳起,单手快速点在沈冰两臂肘弯。沈冰只觉一阵酸麻,差点握不住手中的蝴蝶刀,左膝急忙顶向江破,不过顶的位置却让江破有点恼怒。

“哪里学的断子绝孙脚!”

沈冰不像江破写意,借着江破右膝撞开她左膝的力道坠落下地,兀地双腿弯曲,朝着江破斜冲而去。

一时间,两人在狭小的客厅斗在了一起。沈冰招招致命,全取人身上最重要的部位,稍有不慎必命丧黄泉。

短短几分钟已是过了数十招,沈冰越攻越急,却连江破衣角都碰不到。

“沈小姐深藏不露啊,这么高明的暗杀术得比煞虎要强上一个档次,怪不得他肯听你的话。”江破抽空说道,面对沈冰咄咄逼人的刺杀显得游刃有余,“不过缺点也明显,你这套暗杀的手法必须一击必中,持久战就不行了,光是身法就耗费不少体力。”

沈冰听到江破把她招式点破,身形不由慢了半分。

“你露出破绽了哦。”江破话出手到,以沈冰从没有见过的刁钻手法夺去双刀,后背吃了一掌重重落在沙发上,。

这一刻,沈冰认命的闭上双眼,静静等待江破的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