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铭记一生的教训

夏天的晚风从落地窗吹进,撩起沈冰额上的青丝。她没有感到一丝凉爽,脑海中悲观地想到,或许这是她生命中最后一个夏夜了。

“你在害怕?安安静静当你的皇后多好,不该一而再再而三的惹我。”江破蛮横地压在沈冰身上,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审问。

沈冰紧闭着双眼,细长的睫毛不住颤动,死亡的阴影笼罩心头,让她喘不过气。

“倔强可不会为你带来生机哦。”江破像是看穿了沈冰的想法,“求我,或许良心发现就把你放了。”

“做梦!我死也不会求你,你有什么资格压在我身上,只要今天我能活着一定不会放过你!”沈冰的狠话听起来苍白无力,其实在给自己驱散内心的恐惧。

江破摇头轻笑,这个女人倒是犟的可爱,“在赌场我给过你一次机会,可是你不珍惜啊,地下皇后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我没打通煞虎电话。”

“信不信由你。”

沈冰睁开眼睛,默默与江破对视,这一刻她反倒平静下来。

“我不信。”

蝴蝶刀刀尖对着沈冰的眼睛猛然刺下,沈冰目光一眼未眨,面对死亡她想留下最后的体面。

然刀尖悬在沈冰的眼前没有落下,透过刀刃她看到江破玩味的笑意。

“很好玩吗?拿捏我的生死会让你有快感?”沈冰愠怒道。

“比死更难受的是什么?”江破没由来的问道。

沈冰不明白话中的意思,但见江破将蝴蝶刀贴着她的脸颊,轻轻摩挲。

“多好看的脸啊,要是弄花了肯定有很多男人心疼,堂堂高贵冷艳的皇后要是变成一个丑八怪,多可惜啊。”江破冷笑道。

“你杀了我吧!”沈冰大喊,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容颜等同于生命,而江破在无情的践踏。

“死很容易,但丑陋的活着需要很大的勇气。”江破手上加了力道,吹弹可破的皮肤几将承受不住刃锋的洗礼。

“呜呜呜……”沈冰竟哭了起来,江破的折磨彻底冲破了她心里防线,“杀了我吧,算我求你了。”

这一哭倒让江破措手不及,其实他已经相信沈冰说的话,不过是恶趣味上来,想看看沈冰能倔到什么程度。

“一开始求我不就行了吗?我从来不杀女人,但我有一万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江破拿开了蝴蝶刀,看着沈冰泪水滑落。

“我没想对你动手。”沈冰亦是泣不成声,“我向你认错行吗,我不想变丑,也不想死。”

“道歉有用的话,那还要法律干嘛!”江破捏起沈冰的下巴,低头注视着她,两人的鼻尖几乎触在一起,“法律总是在事情发生之后去保护弱者,而你们这些混地下的渣滓,最喜欢的不就是欺负弱者吗?”

沈冰无言以对,江破说的不错,不论是她还是大金牙,谢老三赚的都是不正当的生意,恃强凌弱是常有的事。

“好,我不杀你,但我要给你一个教训,每次你想对我动手的时候就会想起今晚的事情。”江破一把扯开沈冰旗袍上的盘扣。

“你想干嘛!”沈冰慌了,彻彻底底怕了,一件恐怖的事涌上脑海中,而这件事同样是堪比女人的生命宝贵。

她拼命挣扎试图推开江破,但一切的努力都是徒劳的。

“让你铭记终生的教训。”迷人的体香差点让江破失了心神,心道“这妮子确实长得不赖,在仙界也能排上号了。”

“姓江的!你敢碰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沈冰又哭又喊,已经绝望到不敢想象接下来发生的一切。

啪!

“闭嘴!”江破实在受不了沈冰哭喊,一巴掌呼了过去,却没有起到丁点作用,就像开闸泄洪,沈冰越发大声。

不得已江破点了她的穴道,这下沈冰动弹不得,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眼里尽是泪水。

只见江破从口袋掏出一根银针,这还是从医院带出来忘记丢了,没想到派上了用场。

“他要干嘛,还要用针?!难道是个变态吗?沈冰啊沈冰为什么你要去招惹这个魔头。”沈冰心中又恨又悔,作为地下皇后自然知道一些男女之事,拿针出来不是变态又是什么。

“别乱想,老子还看不上你,以前追老子的女人哪个不是万中无一的翘楚。”江破从沈冰怨毒的眼神解读出她的想法。

稳稳心神,江破给银针灌注一丝丝灵力,太多的话以沈冰的凡人之躯承受不住。脑中想了想,便对着沈冰扎了下去。

沈冰看不到江破在干嘛,但听到江破说到看不上她,整颗心落了下来。又反常的有些失落,以她的姿色多少男人一睹芳容而不得,居然也会有被嫌弃的一天。

既然江破没有对她做那种事,沈冰也不哭了,仍由泪水风干。她干瞪着眼,只觉得冰冰凉凉很舒服,没有一点痛感,眼前只有江破专注的神情。仔细看来其实这个男孩长得很耐看,尤其是那双深邃的眼睛仿佛看透了世间冷暖,让她不禁迷住了。

“认真的男人很帅吧,不要爱上我哦。”过了半个小时,江破终于停手,擦了擦额头不存在的汗水,对自己的作品很是满意。

沈冰发现自己能动了,听见江破自恋的话,撇过头去,“不要脸。”平时冷艳高贵的她难得俏皮。

江破被这突如其来的俏皮撩到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再次捏住她的下巴,把头掰了过来,兀地对着沈冰诱人的红唇吻了下去,沈冰猛地睁大眼睛,大脑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念头“初吻没了。”

过了许久,两人唇分,江破从沙发下来,伸了个懒腰,说道:“刚才是利息。”

等到江破离去,沈冰才回过神来,摸了摸尚有余温的嘴唇,不恼不恨似在回味。

想起还有江破的杰作,反正旗袍也被拉开了,江破也不在,索性脱了下来,踱步走到全身镜前。

镜子里的她依旧冷傲,美丽。

沈冰看向右边,已经纹上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而在花蕊中心,赫然纹着一个江字。

“哈哈,傻子,大傻子!”

沈冰突然笑了起来,觉得江破傻得可爱,面对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不动心,仅仅纹朵花就走了。

不知不觉间,沈冰心中有种莫名的情愫不受控制的生长,这个强势有趣的男孩以一种啼笑皆非的方式走进了心里,她这朵玫瑰,已是含苞待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