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虎临青山啸九霄

狼群向众人发起了进攻,虽然数量极多,但行动井然有序,犹如训练有素的军队。

它们以几只野狼做先锋,另外的野狼团团围住,以做封路。这刻野狼的血性才完全展现出来,利用身体的任何部位充当武器,无论尾扫,爪扑,牙撕,让众人苦不堪言。

“小姐,快到我这边。”王河手执长剑,寒光闪闪,剑刃所掠之处,便有十几只野狼殒命。

宫梦宁也想向王河身边靠拢,可狼群将她与王河完全隔开,努力了半天,连半米都没有迈出。幸好她有外劲中期的武者修为,尚能自保,不像表面一般是个花瓶。

“你们几个是废物,快开枪啊!这边,那边...别让这些畜生扑过来,本少爷少了半根毫毛,你们都得死!”田鹏指挥手下抗住狼群的进攻,嘴上不忘训斥。

无奈狼群数量实在太多了,田鹏一伙人子弹都打光了,野狼不减反增。到了这个时候,田鹏手下也不藏着了,一身本领尽数施展,平时用在人身上的暗杀手段,此刻应付狼群倒也游刃有余。

队伍中最轻松地莫过于江破,他悄悄使了个鬼打墙的术法,所有冲向他的野狼只在他身周转悠,明明人就在面前,可野狼就像无头苍蝇一般转圈圈。

若不是大伙都自顾不暇,没有注意到这边奇怪的景象。随着时间推移,野狼的尸体几乎铺满了树林,但冲刺没有停止的迹象,前面的狼死了,后面的狼立马补上,根本不给喘息的机会,这股悍不赴死的精神令人动容。

田鹏一伙最先坚持不住,有个手下不慎被野狼扑倒,立即有十几只野狼前赴后继扑了上去。这名手下身手也是了得,拼着断了一只手的代价,从狼窝中逃出,急忙忙朝田鹏汇合。

田鹏见他断了一只手,且气息萎靡,哪有什么战斗力。给他加入自己的队伍不是增加负担?甚至会造成不必要的缺口。田鹏二话不说,一把抓住靠来的手下,从他衣领塞进两颗手雷,再将其踹回狼群。

可怜那名手下死也不会想到栽在自己人手上,随着一声炸响,地面现出一个不小的凹坑,最重要的是狼群被这一炸,多出一片空地,铁桶般的围剿出现了裂缝。

“快跑!”田鹏边跑边喊。

剩下的几个手下面面相觑,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失望。

“愣着干嘛,不跑等死吗!”田鹏继续催促。

然而这一愣神的功夫,野狼又重新围拢,数目比之前还要多,田鹏第一次后悔干嘛不多带点手雷,一路丢过去绝对能炸开一条通路。

“冥剑,斩!”

爆炸声刚落,又一道声响炸起。原来宫梦宁出现力竭的情况,野狼撕咬得越发凶狠,生死攸关的时刻,王河斩出一道强悍的剑气,将近身宫梦宁的野狼尽数劈落。

登时,野狼残肢四飞,血如雨下。王河造成的威势令狼群出现混乱,甚至有些开始退缩了,不论是人还是动物面对死亡都会有害怕的一面。

劈完这一剑,仿佛抽空了王河身上的力气。剑气外放已经说明王河实力在内劲巅峰,距宗师仅是一步之遥。但内劲武者终不是宗师,这一小步王河用了十几年都没有完成。若是宗师强者则能内力外放,有内力作为根本,别说一道剑气,十道百道也是抬手即来,何惧小小野狼围攻。

眼下正是王河旧力已竭,新力未继的紧要时刻。一道黑影快若闪电,从狼群跃出,直直撞向王河,速度甚快,所过之处留下一段段残影。

王河反应不及,如炮弹飞出,前胸被划拉出两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待黑影落地,才看清原来是狼王出手了,不得不说狼王时机恰到好处,不愧是天生的猎手,深谙一击必中之理。

这仿佛是一道强心剂,给退缩的狼群带来强大的信心,狼王高嚎,引得群狼呼应,气势一下又起来了。

“王叔,你没事吧!”宫梦宁急忙搀起王河,看着他胸口不段淌落的鲜血,暗自焦心。

王河勉强起身,以剑杵地,连点身上几处穴道止住伤口,"不碍事,没留神被这个畜生偷袭了。"田鹏见机凑了过去,慌张道:“现在狼群又合围了,估计这次命要交代在这,大家快想个办法呀。”

局势已陷绝境,基本是无解之局,倒是有个人一点都不紧张。

江破摸了摸下巴,想到:“这妮子万一死了,钱可就飞了,大老远跑一趟不值当,得把他们弄出去才行。”

要说法子,江破倒是想到一个。群狼集合之时,虽然看起来是从四面八方聚拢,但其实有个方位没有一只野狼出现,只是后来多起来的野狼把那个方向挡住而已。

能在天明山让狼群不敢涉足,定是狼的天敌,而且是无法逾越的猛兽。而且那个方向又是西方,五行之中,虎为金,主西方,答案呼之欲出,西方有虎!

原来天明山确实有虎,魏老头倒没有坑他们。

江破驱散还在他身边绕圈圈的野狼,找到一根小树,取其树干,并指如刀削成一根根手指长短的木刺,准备妥当之后,大声喊道:“往西边走,那边没有狼群。”

众人闻言,看向西面,黑茫茫的一片,只有无数双绿光的眼睛,怎么可能会没有狼。

“我刚才爬上树看过了,只有眼前这群,后面是没有狼的。”江破看出众人的疑虑,解释道。

“信他,我们往西边突围。”王河下了决定。

田鹏一咬牙,命令手下开道,将最后一颗手雷掷出,将狼群炸散。

“跑!”

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一行人往西边突去,江破摇摇头,居然没有人叫他一起走?真的是好队友啊!

既然决定让他们逃,江破自然会帮手,手中的木刺似银梭一般,破空无声,没进挡在西面野狼的心脏,可怜的野狼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死了大半。

狼群数量骤减,宫梦宁等人压力得到极大的缓解,原本铁通般的围剿出现了破绽,趁着狼群数量还未补充,王河一马当先冲在前面开路。

田鹏虽然练武但根子差,加上平日声色犬马,体力很快跟不上,为了不让野狼追到,他甚至把几个手下推出去吸引野狼的仇恨,争取了不少时间。

一行人慌不择路,借助斑驳的月光辨路就跑,也不知跑了多久,体力逐渐接济不上,身后的野狼仍紧追不舍。

这时,众人望见一座高耸入云的大山,想也不想冲向山脚,然等他们进入这座大山的范围,身后的狼群竟不再前进,一只只咧着獠牙朝众人人嘶吼。

“怎么回事?它们不追了?”田鹏喘着粗气说道,再跑下去他肯定是第一个坚持不住。

宫梦宁和王河也不清楚狼群发生了什么事情,最让他们讶异的是,头狼从狼群越众而出,趴在地上,两股战战,显得十分恐惧。

正当众人张望之际,一声虎啸,响彻云霄。

回首看去,月光之下,一只吊睛白额虎立在岩石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