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撕裂黑夜的惨叫

只见那白虎通体雪白,约长五米,骨肌高隆,额上印着漆黑王字,通体散发着睥睨万物,君临天下的气势。

“区区一只爬虫也敢比拟九天神龙了?就算龙之始祖遇到我,唯有仰吾鼻息的份。”江破心中嗤道。

比起江破的不屑,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这只白虎比之寻常虎类要大上数倍,怪不得狼群不敢过来,原来是来到白虎的地盘了。

白虎居高临下,俯瞰众生,以山脚为界,众狼只敢匍匐在地,哪还敢发出半声嚎叫。

王河面色凝重,说道:“前有狼后有虎,小兄弟真是指了条明路啊!”

江破无谓笑笑,回道:“不正合大家的意思,此行目的不就是为了找虎胆,如今现成的虎胆摆在眼前,省了大家一番功夫。”

众人一头黑线,江破怕不是脑子有问题,敢打大白虎的注意,不是茅坑点灯吗?

“你是猪吗?狼群我们都顶不住,这只大白虎谁打得过。”宫梦宁跺脚道,江破真如宁南传闻那样是个傻子少爷。

“不想救你爷爷了?机会来了可要抓住啊,你爷爷时间可不长了。”江破表面说着话,暗里探出一丝魂力探向白虎,细细查来越觉得不对劲。

按理说这方世界不会出现体型如此庞大的老虎,但妖兽除外。

根据魂力给江破的回馈,白虎的确是一只妖兽,可身上没有一丝妖气,相反的有着如有若无的鬼气,偏偏这鬼气却不阴邪,反而隐着一层浩然正气,亦正亦邪的气息让江破摸不着头脑。

“不敢动手?那我帮你们一把,打起来说不定就有机会了。”

江破的话结合他接下来的动作让大伙吓了一跳,只见他捡起一块石子,奋力朝白虎掷去,宫梦宁满脸不可思议,江破真的是个傻子!

可石子没有飞出去,反而从江破手中垂直落下,原来江破虚晃一枪,看着众人猪肝色的面相,心中着实想笑。

“瞧你们吓的,哈哈哈。”江破还是没有忍住,放声大笑。

“很好玩吗?节骨眼上你还有心情开玩笑。”宫梦宁脸都气白了,要不是打不过江破,她真想给江破两个耳刮子。

吼!

白虎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叫,显然很不满意外来者进入它的地盘。虽然隔着百丈的距离,众人耳膜仍是嗡嗡作响。

狼王却是先回应了白虎,它极进谦卑的姿态,全身紧紧贴着地面,声颤低吟,似乎在和白虎做交流。

白虎听了几声,摇摇头表示不同意,下巴高傲一扬,示意狼王赶紧离开。

但狼王不依不饶,依旧呜呜做声,要知道眼前这几个可是它的杀子仇人,若是放过了,日后它在狼群的地位绝对会直线下降,甚至会被取而代之。

白虎很不耐烦地哼着鼻息,显然耐心到了极致。

可狼王还在低吟,不停地和白虎交涉,到了最后呜呜声越来越大,干脆直起身子。随着它这一站,后面的野狼同样跟着起身,如一支军队般齐整。

或许是狼多势众的原因,狼王鼓足胆气,竟引亢高嚎,接着是一只两只最后漫山遍野的野狼争相呼应。很明显,如果白虎不妥协群狼不会善罢甘休,完全是以众压虎,赤果果的威胁。

堂堂兽王,何曾受过这般欺压,四肢一蹬,从岩石高高弹起,几个起落之间,百丈距离转眼遍至。众人只见白虎从头顶跃过,犹如一座小山一般,强大的压迫感让人窒息。

方才还耀武扬威的狼王,面对泰山压顶而来的白虎,瞳孔急速收缩,一时竟不知躲避。

咚!

白虎巨大的虎掌盖下,狼王登时脑浆迸裂,命丧当场。白虎尚不解气,血口张开,生生将狼王撕裂,转首朝狼群怒啸,一时间狼群轰然溃逃,岂敢面对这混世虎王。

然白虎见了血,兽性大发,撕咬了几只来不及逃跑的野狼仍不解性。虎头一转,竟看向江破一伙。

“怎么办!怎么办!”田鹏哆嗦着后退,惊慌喊道。

白虎再次践踏大地,震动的地表犹如擂在每个人心脏。宫梦宁首当其冲,她终于体会到狼王的感受,不是她不想跑,而是根本躲不了,整个人的气机已被白虎牢牢锁死。

咻!咻!咻!

连续三道剑气竭力刺出,尽数打在白虎身上,却堪堪削掉几根虎毛。

白虎吃疼痛呼,去势立止,瞪向始作俑者。

王河喘着大气,喊道:“小姐快走,这畜生见血发狂,我来挡它。”

“王叔,一起跑啊!”宫梦宁急道。

“我这条命早在二十年前就该死了,是老爷子救了我,现在是报答他的时候了。”王河毅然决然道,“若是不死,我便取回虎胆,若是不测,小姐不必牵挂。”

说罢王河剑指白虎,“畜生,有本事跟我来受死!”随后消失在山林之中。

白虎早是失了智,紧跟了过去,一时撞断了不少树木。

江破双眼微眯,在不起眼的阴影处看到一个人影,不是魏老头又是谁。

正好心中有太多不解,正好可以寻个究竟。

身形一闪,江破消失在原地,说到身法,哪怕不及全盛时期的十分之一,也不是凡人可以比拟。

但江破一路寻去,竟扑了个空,只好展开灵识搜索。他第一次发觉实力低下的难处,以往他随意一个念头,便可达九天十界。如今只能搜索周边十公里的范围,连仙界一个看门人都不如。

也不知过了多久,黑暗中江破夜能视物,一路探寻,魏老头愣是不见人影。似乎视察觉到江破在寻他,魏老头一路上留下若有若无的气息,仿佛在指引江破。

江破心想定有猫腻,倒不是害怕危险,就是觉得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很不舒服,越是这样他越要找到魏老头。因为他想起第一次见到魏老头的时候,他根本没有影子,没有影子可以说是鬼魂之体,偏偏魏老头又保持着肉身,再加上白虎身上的亦正亦邪的鬼气,其中种种江破非要解开不可。

啊!!!

突然,一声充满绝望的惨叫撕裂了黑夜!

江破立马停步,望向来时的方向,下意识道:“梦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