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眼中尽是星辰

“臭女人,装什么高冷,老子三番两次讨好你,就懂给老子摆臭脸色!”

田鹏大摇大摆的走向宫梦宁,眼泛绿光,他仅存的三个手下将宫梦宁紧紧围死。

“老子现在就把你办了,看你还能不能保持高冷的逼样,就怕到时候你叫得比谁都欢。”田鹏看着月光下曼妙的身躯,不禁咽了口口水。

“你敢碰我,王叔回来不会放过你的!”宫梦宁艰难道,可她此刻难以动弹。

“哈哈,你不会相信他还会回来吧?”田鹏肆意恣笑,觉得像听到个笑话,“受了那么重的伤还能打得过白虎?痴人说梦吧!。”

“老老实实从了我,在你人生最后这段时间享受到极致的爽快,我知道这种蛇毒一个半小时后才会毒发,好好畅快度过最美妙的时间吧。”田鹏终于碰到梦寐以求的身躯,那诱人的体香和滑腻的触感无不刺激他的神经。

江破离开短短半个小时,宫梦宁遇到了梦魇,她没想到田鹏敢对她动手。

原本宫梦宁想在原地等待王河回来,期间田鹏对她大献殷勤,就差上手了。宫梦宁自然保持拒绝的态度,谁知田鹏越发得寸进尺,到了最后和手下一起动手,以宫梦宁强硬的性格肯定会强硬的反抗,田鹏当时还不敢逼得太紧,只想抓住宫梦宁强迫她就范,要是逼得太急,宫梦宁真会自尽。

偏偏屋漏偏逢连夜雨,宫梦宁在逃跑的过程中碰到树上的毒蛇,不慎被咬了一口,田鹏看到这种情况心里乐开花了,想来是老天爷怜悯他憋了太久,突然开眼顺了田鹏一次。

可惜的是,手下告诉田鹏这种毒蛇毒性一个半小时后才会完全发作,时间一到宫梦宁必死,能享受的美好时光太过短暂。

反正宫梦宁也要死了,田鹏直接告诉她,这次来的目的根本不是为了虎胆,第一是要杀了江破,第二便是得到她。江破人不见了,想来是被逃散的狼群吃了,现在就该办第二件事情了。

最重要的是,这是周艳示意的阴谋,宫梦宁终于明白宫新宇为何突然热情替她安排人手,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将田鹏叫来同行,最终的目的是让爷爷死,谋取宫家家产。

“放心,我们本来就有婚约,不过提前把该办的事做了,可惜的是你要死了。”田鹏抚摸着宫梦宁诱人的脸蛋,眼欲喷火。

“我爸要是知道,绝对会杀了你!”宫梦宁想避开田鹏的手,却避无可避。

“哦,忘了告诉你,你爸也活不了几天,他也中了宫老头一样的毒,估计老头一死也快到他了,宫家要落到周艳手上咯。”田鹏已经快忍不住了,拇指抹向宫梦宁的嘴唇。

“你说什么!”宫梦宁心中大惊,可恨她现在无法动弹,虽然毒性还没有爆发,但却有极强的麻痹作用,最难受的就是两位至亲之人的噩耗。

“宝贝,时间不多了,放心我经验丰富,你不会虚度人生最后的时光的。”田鹏拇指扣进嘴里,想掏出湿润的香舌。

“臭女人!你干嘛!”

宫梦宁狠狠一咬,几乎将田鹏拇指咬断。

田鹏猛地扇了一巴掌,好不容易将手指抽出,深深地齿印已经能看到白色的骨头,心中气到了极致。

“本想让你体面点死掉,没想到你给脸不要脸。”田鹏抬头对三位手下狞笑,“我知道之前卖了几个兄弟的命,你们对我很不服。现在我弥补你们,想不想试试宫家大小姐的味道?还是个雏哦,哈哈!”

三个手下早就按捺不住,宫家公主之美早就如雷贯耳,是多少公子哥的梦中情人,今天居然有机会占有,之前对田鹏的不快统统瓦解,甚至还觉得这个少爷十分有人情味。

“田鹏你这个畜生!你敢动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宫梦宁挣扎不了,眼中充满了绝望,眼睁睁地看着那几双魔爪伸向她守护了十几年的圣洁。

田鹏一马当先,不由分说地撕下宫梦宁的皮衣,皎月似是不忍,躲在了乌云背后,天更黑了。

“啊!!!”

宫梦宁心如死灰,无助地闭上双眼,泪水划过脸庞。她曾经幻想过自己死的如何壮烈,却没想过如今这般凄惨,要承受心灵和身体的伤痛。

咻!咻!咻!

几声刺耳的破风声传来,田鹏等人只来得及匆匆一瞥,美好风景还未在脑海中定格,破风声透着寒意刺来,倒是田鹏反应极快,立马向后倒去,尖锐的物体在他额头留下一道深壑,再慢上一点他的脑袋就要被对穿。

而田鹏的手下却没那么好运,三个人眼珠当场爆裂,痛苦地捂着脸在地上翻滚。

江破收回木刺,将宫梦宁揽入怀中,一道灵力渡了过去,暂时压制住了毒性。

本已绝望地宫梦宁突然感受到体内暖洋洋力量,麻痹感如潮水退散,睁开眼看到一张尚显青涩的脸关心的看着自己。

“没事了。”江破抹去宫梦宁脸上的泪水,极尽温柔。

宫梦宁从未觉得这个世界有比这三个字还要好听的声音,已经可以动弹的身体毅然抱住江破,泣不成声。

如果说之前她在无尽的黑暗中等待灭亡,江破的出现就是那道光,她要奋不顾身抓住,此刻所有对江破的偏见不满统统瓦解,一直冰冷的心不是出现裂缝,而是因为里面有道光炽热的发烫。

“哭吧,哭过就没事了,剩下交给我。”江破将衬衣脱下给宫梦宁穿上,轻轻拍打她起伏的后背,“所有看过你的人,不会再看见任何东西。”

“你们几个,该死!”江破转头看向田鹏,声孕寒意。

田鹏感觉面前就是一尊魔王,即使是面对白虎他都没有感到如此绝望,这是一种透彻心扉的冰凉,他本认为死在狼群溃逃中的江破居然回来了。

“别杀我!是周艳叫我干的,我可以给你钱,多少钱都可以给你。”田鹏语颤不已,什么欲望什么女人统统抛诸脑后。

嗖!

江破没有废话,木刺甩出,田鹏难以置信的睁着眼睛,额头已被洞穿,随后直挺挺地倒下,陪着他而去的是他的三个手下。

宫梦宁仰着脑袋,眼中尽是星辰,如果英雄救美是个乏味,恶心的俗套,此刻她愿意上演一百遍一千遍,因为,她的英雄不会迟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