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一个傻子一个丑八怪

迷迷糊糊中,江不秋想看清这个世界,他努力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是一个幼儿,窝在襁褓之中。

宽阔结实的胸膛传递来温暖的气息,然而剧烈起伏喘息表明这人很疲惫。

但他的声音给人牢靠的安全感,哪怕天塌下来,也压不下他挺直的腰杆“你们赶尽杀绝,是要以天下为敌?各族不会放过你们!”

“把这孩子交出来,你已经走投无路了。”声音不大,却冰冷刺骨。

“这孩子的身份你们不会不知道,难道要丧心病狂的灭了这唯一的血脉,不要忘了我们这一切是谁带来的。”

“那都是过去式,永恒的秘密在这孩子的身上,不得到他,终其一生我们也探寻不到永生。”

“除非我死,否则别想从我手上得到这孩子。”

“凭你一个?虽然你威名赫赫,但面对我们这么多人能抗多久,或许你可以加入我们,一起探寻永恒的秘密。”

江不秋勉力看去,却看不清男人的面貌,始终朦胧一片。男人一身白衣染满了鲜血,长发随风飞散,魁梧的身躯始终屹立天际。

天际对面,十几个罩着袍子的红衣人,他们戴着面具,将男人团团围住。

“动手!”

诡异寒冷的气息从红衣人身上散发出来,浓烈的血腥味宣告着死亡,天空被渲染成了暗红色,空气中弥漫的是灭绝和枯萎。

血海翻滚,张开了一道口子,漆黑冰冷,令人绝望,强力吞噬着周围一切生气。

男人撑起光罩,不让那冰冷的气息伤害到江不秋,努力压制住体内因血海带动翻滚的气血,右手持剑飞速划印。

血口猛然吞下,男人手中长剑幻化千万道剑光朝着漆黑血口射出。

一时间,空中白光大涨,一度压制了猩红,那道血口已是被撕成了无数血块,如雨洒落。

使出这一招后,江不秋明显感受到男人的右臂在发抖,虽然他极力克制,但这是力竭的表现。

兀地,十几个红衣人化成一颗颗血团,相互交融,蠕动。不一会,一颗硕大的血骷髅压顶而来。

男人却不为所动,他看向远处,一股比血骷髅还要强大的气息正在极速靠近。

“孩子,我没保护好你。”这个顶天立地的男人颓然道。

他一剑斩下,巨大的剑芒生生将血骷髅斩成两半,然而血骷髅再次重新融合,一化二,二分四,四成八,腥臭作呕的血口齐齐咬下。

剑芒再斩,碎尽骷髅,可血骷髅像打不死一样,不断重生,咬来,如附骨之疽,夹着哀嚎凄惨的呼喊,慑人心神。

男人的剑未曾停过,如闪电般,于苍穹间破开血的压制,但江不秋能清晰感受到,男人的剑慢了,仅仅只有一丝的迟滞,但颓势已然彰显。

那股强大寒冷的气息停在了半空,男人的光罩已经不能阻止冰冷的侵袭,江不秋呼吸都变得困难,小脸苍白无力。察觉到江不秋的异样,男人赶紧度过一道温和的灵力,驱散了冰冷,此时他手中的长剑略显黯淡。

“束手就擒吧。”与冰冷相反,此人的声音委婉细腻,竟有如沐春风之感。

男人抬头望着半空那人,有恨和不解“为何?”

“我回答不了。”

“哈哈,好一个回答不了,我冒着天下之大不韪与你相交,众人笑我疯癫,不曾想我的独醒换来的是你背叛。”

沉默许久,天地中回响的狂笑刺激着半空那人,面具隐藏了他的愧疚,男人仿佛看穿一般,仗剑指道“来吧。”

面具下的愧疚变作冷漠,眼中爆射出凌厉而又复杂的光芒。

他并指如剑,弥漫天地的血气受其牵引,源源不断的汇与指尖,眨眼间凝聚成一颗鸽蛋大小的血球,不住颤抖。

与此同时,十几个红衣人的化成的血骷髅再做变换,一只只仿佛来自九幽的生物融血而生,它们个个身长百丈,状如罗刹,夜叉,修罗.....遮天蔽日,阴风怒号。

他双指缓缓伸出,指尖血球碎开,延伸出万道铁链,铁链汩汩蠕动,相互盘结,形成一个巨大的牢笼,将所有人罩在里面,宛若修罗地狱场,骇人无比。

男人眼角抽搐,心知已是必死之局“修罗森域吗。”

“是的,修罗森域之中你再也借不了天地灵力,在这里唯有血煞之气,此消彼长,你败局已定。”他轻喘道,语气中却不是自信,而是自断于情的冷漠。

“那就来吧。”蓦地,男人豪气万丈,身如利剑,可劈天地,斩星辰。

而他,眼中涟漪微荡。

男人体内仅存不多的灵力极致释放,一道道剑罡环于身周,凌厉之致,独对十几只九幽怪兽。

那十几只怪兽肃然起敬,虽身形如山,可面对这道身影,他们打心底的敬佩。

于是他们给了男人最后的尊重,一个个悍不赴死的冲击,极尽全力。男人

剑罡腾挪,风刃飞转,宛若惊涛骇浪的扁舟,颠而不覆。

短短片刻,怪兽身形消减,仅剩十丈,男人也不好受,生生压住即将吐口的鲜血,勉力咽下,气息萎靡。

惨烈的战斗出现了短暂的平静,怪兽们不停的吸收修罗森域中的血气以弥补损耗的力量。而男人凭着一口气却苦苦支撑,一身白衣分不清是谁的鲜血,

“再冲一次你和这孩子都保不住,不必死抗着。”他劝说得很生硬。

男人主动出击回应了他,剑芒跨越怪兽,划破天际,直逼其颅。

他冷眼看去,不挡不躲,头微微一侧,剑芒失了准头,堪堪破开面具一角,露出一爿细腻洁白的肌肤。

“你的剑没有杀心。”

男人闭语不答,环在身周的剑罡几近透明。

怪兽再次冲击,这次他们联手齐上,十几具庞大的身躯合起来堪比山岳,慎之又慎的攻向血染白衣的身影。

男人右手挺剑使力撑出一个气罩,左手紧紧的抱住江不秋,哪怕保不住怀里的婴孩,他也会让江不秋感受到最后的安稳。

冷眼旁观的他欲动未动,东方一颗紫色的太阳自天际撞来,狠狠砸在修罗森域的血链之上,整个修罗森域被砸得几乎摇坠,强大冲击穿进域场之内,震飞怪兽。

男人又惊又喜“快把孩子带出去!”

江不秋只觉这股气息无比熟悉,当听到男人说出来者名字之后同样惊喜交加。

“江易,烧了这劳什子的修罗森域。”

火克世间一切邪祟,何况这阴森诡异的血场炼狱,只见紫色太阳火光大涨,蒸发无数血气,更有慑人心魄的嚎叫自烈焰中消泯。

男人见希望又生,修罗森域被烧开了一角,一直被封锁的天地灵力灌了进来,他急急引入体内,剑刃罡风不计余力的施展开来,将那烧开的一角扩大了几倍,抱着江不秋冲了出去。

“快走!我要支撑不住了!”紫色太阳内传出声音,这次江不秋看清楚了,里面正是江易!

“献祭!”他冰冷喊道。

域场内的怪兽有几只自爆炸开,在他的控制下,爆炸的能量一半化成血雨撒向紫阳,一半用来修补破损的域场。

血雨撒下,紫阳未能将其蒸,却被浇灭了不少。尤其那域场缺开的一口,犹如兽口,欲再次将男人吞入。

眼见域场逐渐修复,男人要再次困在里面,江易丢出一物,男人接住看清,竟是虎魄!

“不要犹豫了!这是唯一的机会!”江易喝道,气息已然不稳!

男人咬了咬牙,却对江不秋说道“孩子,对不起了!”

只见他将手掌压在江不秋胸口上,灵力看似凶猛实则小心的涌进心口之上。

江不秋觉得心脏在飞快的跳跃,已经超出他这个年纪的极限,强烈的窒息感迫得他喘不过气,急促咳出一声,却见一颗金色的血珠脱口而出。顿时,江不秋天旋地转,几欲昏睡。

男人小心翼翼的接住这滴金色血珠,将其滴在虎魄之上,敬畏又虔诚的说道“恳请白虎莅临,护脉泽苍!”

金色血滴融入虎魄之中,霎时,来自远古的气息重降天际,霸道而又威严,方圆万里的圣灵无不匍匐,就连男人那面对生死也绝不肯低下的头颅此刻也低了下来。

一头身长不过三丈的白虎虚影显现出来,虎眼开阖间,是睥睨众生的气势。

紧接着,一声虎啸,震天动地!白云翻滚,波涛倒卷,地裂断流!

这声虎啸,蕴含着天地间最强的煞气!白虎为金,金为则攻,攻无不破!

声波掠出何止万里!那剩下的怪兽首当其冲,瞬间化为虚无!修罗森域更是千疮百孔!

然而一声虎啸之后白虎虚影逐渐消散,竟再无凝聚之势。

“孩子太过年幼,血脉之力不足以召唤出成年的白虎,趁机速走!”紫阳同样被虎啸震破,江易七窍流血,往男人靠近。

“流毒天下!”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他的面具已被震碎,可江不秋仍旧看不清他的脸,朦胧间隙斑点洁白乍现。

男人将江不秋推给江易,决绝道“我留下!”

江易深深看了洗完澡这个坚毅的男子,头也不回的遁光离去,从戒指中拿出一座小型域台,传送了几万里。

男人抬头望着漫天血海,波澜不惊,他没有再次反抗,仍由血海灌下,血海淹没他的身体还有他的剑。

“死在你手里挺好的。”男人的语气缓和了许多。

两者四目相对,从对方的眼中看到过往彼此点滴,他没有去追,追会让男人生命的最后得不到解脱,他不忍。

殊不知这时,他的冷漠在这一刻变成了复杂,无人在场,他再也压制不住脸上的忧哀。

这次他和男人的剑一样,没有杀气。

男人遥望东方,那时江不秋离开的方向。

不知为何,江不秋悲从心来,大声啼哭,止住江易飞行。

江易回首望向苍茫的天际,感受到男人的气息逐渐消失,深深叹了一口气,这一声叹息中是一个时代的结束。

江不秋目光跨越了万里的距离,清晰无比的看到了男人的眼睛,那是一种如释重负,充满希冀的眼神。

江不秋解读不出来,他逐渐昏睡过去,第一次他问自己,我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