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猪之杀手

两天的时间转瞬即过,今日格外隆重,江不秋和江亦晨启程前往离炎宫参加选拔,紫阳门的弟子包括长老都前来送行。

细细数来紫阳门有五六年没有派人去参加选拔了,其中原因只是江山不想多参与门派之间的纷争,只求偏安一隅平稳的过日子。

然而年初离炎宫一封书信质问紫阳门为何近几年不派送弟子参与选拔,字里行间尽是霸道与诘问。

离炎宫乃十二宫之一,实力深不可测,紫阳门在起管辖境内,依照惯例是需要每年筛选弟子送进离炎宫比试。

迫于压力下,江山开启了今年的擂比,最后的结果虽然意外,但事情已成定局,不好多做更改。

“不秋,一路上多照顾好自己,与人打斗不行就认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江山替江不秋整理下些许凌乱的衣裳,语重心长道。

“掌门放心,不秋知道该怎么做。”江不秋心中甚暖,自幼江山对他犹如父亲般关怀备至,从未将他当做外人。

相比与对江不秋的关切,江山对江亦晨则要冷淡许多,脸上比往常更加刻板严肃“你一路上注意点,不要到处惹事,老是让不秋替你出头,遇到什么事你自己处理!”

江亦晨眼皮懒得抬一下,转身道“走了。”

这番话说得冰冷,却矛盾重重,出事为何是没有修为的江不秋出头?其实反过来听是在嘱咐江亦晨一路上多照顾好江不秋,不仅没有落了江不秋大师兄的面子,相反起到提醒的作用。

江亦晨不是傻子,心思活络的很,自然明白江山话里有话,可心中还是有点失望。

在他即将策马奔离之时,一道传音进入他的耳中“照顾好自己,爹在家等你。”

江亦晨身形微滞,生生勒住了马儿,他转头看去,江山依旧是那副严肃古板的模样,但眼神中是说不出的担忧与关爱。

不经意间,江亦晨眼角略微湿润,与江山一般,他依旧冰冷冷的样子。然心有暖意。

晨阳微斜,日光煦和,拉长了两人的身影,在远处模糊,消失。

永恒大陆面积很大,可用无边无际来形容。

南州虽处于大陆最南端,地理位置较为偏僻,但疆域同样不小,有人穷极一生从南州最东边出发,以西为终,用飞行的方式跨越,却至死都未跨越整个南州。由此可见南州的面积属实不小。

但在永恒大陆南州只算小界,以方位大致划分,有东陆,西漠,北境,这些地方面积比南州大上不止倍蓰。

然而最大的乃是处于中央心中域,它的面积比其他四个疆域加起来还要大。但这只是按照大致的方向区分,永恒大陆还有许多区域被不同的势力占据,这些势力底蕴极深,实力深厚,所占面积虽然不大,但都是灵气十足的洞天福地,对修炼大有裨益。

名为永恒,永恒大陆的人追求的便是与天地永存,是所有修炼者的目标,为了永生在无尽的岁月里掀起了许多数不尽的腥风血雨。

有修炼就有等级,以甄别修炼者的实力差别,为聚气,化海,凝丹,炼灵,体境,灵体,劫境,不灭尊,大千圣,其中以初期,中期,后期,大成,巅峰的区分。

大千圣却不是终点,依旧要承受岁月的侵袭。饶是能比普通人活上更多的时间,终究逃不过一抔黄土的命运。

永恒大陆虽名为永恒,却没有出过一个真正永恒的人,这成了许多修炼者的奢望,一个美好的幻想,他们把幻想的终点,也就是最后一个阶段,命名为--天齐。

离炎宫距紫阳门不算很远,若是飞行的话三日便可到达,可江不秋和江亦晨两人未达凝丹境界,不能御空飞行。两人打算到几百里外的城镇通过域门传送到离炎宫。

因为永恒大陆实在太大了,除去大能者能破开空间壁障穿梭各个疆域,否则必须依靠域台行走。

域台的数量十分稀少,仅掌握在少数大势力的手中,而且域门传送必须知道目的地的坐标,不然会永远迷失在空间乱流中。

离炎宫乃九派十二宫之一,自然拥有域门,不过其管辖下城镇的域门只能通往离炎宫,要是想离开南州则须到离炎宫内,不过代价十分昂贵。

两人驰骋一日,日暮之时到了青阳城,一座不大不小的城市,也是方圆千里内唯一的一座城市。城内有普通的居民,也有许多修士,不过南州各个势力对其辖区有规定,修士不得随便对普通人出手。

江不秋下马牵行,望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说道“亦晨,你看附近各门各派的弟子都来了,好热闹啊。”

江亦晨一副漠不关心的表情,道“时间不早,先进城。”说着牵马迈向城门。

江不秋耸了耸肩,自幼江亦晨性子冷淡,他已经习惯了。在紫阳门的时候,由于大家都不待见江不秋,所以话也很少,难得出了远门,看见这么多人,兴致起来,以往的烦抑郁一扫而空。

“等等,你们两个来参加选拔的?”一名守卫拦住了准备进城的二人,在他身后有七八名守卫以他为首。

江亦晨皱眉道“有事?”

“呦,脾气挺大,进城懂不懂得规矩?”带头的守卫应为卫长。

江不秋见他搓指走来,心中了然。相反江亦晨视而不见,完全没有理会的意思。

卫长不爽道“别把这里当成你们那小门小派,这里是青阳城,我们说的算。”指了指不远处不摆在城门一旁的桌子“所有选拔的弟子都得缴进门费,不然城门一个也别想进去。”

江不秋看过去,桌旁排着长长一列队伍,看其着装,都是各门各派的弟子,桌子上已经堆满了灵石。

“让开。”江亦晨直视道。

“有脾气小爷我见过很多,但有本事的却没几个,青阳城是离炎宫的地方,你敢撒野怕是活腻了不成。“卫长喝道。

江不秋按住江亦晨的肩膀,示意不要妄动,笑道“卫长大人,我们哥俩第一次出门不懂规矩,多多包涵。”

江不秋拿出一包灵石,分量不轻,塞进卫长手里,熟络道“老哥,我俩初来乍到不懂规矩,这点东西拿去给弟兄们喝喝酒。”

卫长掂量了一下重量,放进内袋,满意道“小子上道,你们不用排队直接进去吧。还有好好劝劝你这位兄弟,没事别摆着一副臭脸,惹到不该惹的人。”

“等一下,还有我!”一声呼唤喊停两人。

一名男子越队而出,江不秋细细打量,见男子年方弱冠之龄,生得面若冠玉,眸如辰星,风度翩翩,心中不禁赞叹“好俊!”

年轻男子三步并两,眨眼到了二人跟前,可见修为不低。一副俊秀模样,尤得女子欢心。

“我们认识?”江不秋问道。

“兄弟这么快就把我忘记了,来的路上我还和你哥俩喝过酒呢。”年轻男子嘴含笑意,搭着俊郎的面貌,颇有放荡不羁的味道。

江不秋细细思索,十分肯定没有讲过年轻男子,刚欲开口却被年轻男子一把揽过肩膀,背对着卫长一群人“兄弟,帮个忙,我出门没带多少灵石,捎我一个。”

“我们非亲非故,为何要帮你?”江不秋戒备道。

年轻男子笑道“出门在外,多个朋友多条路,帮我这般日后必有答谢。”

江不秋还想说话,卫长在身后催促道“小子,是你朋友的话,允许你带进来,别在门口当我财路。”

年轻男子回头道“这就走,我和兄弟叙叙旧。”随即一把扯过江不秋与卫长擦身而过,径往城内走去。

三人进入城内,江不秋瞬间被琳琅满目的街铺吸引住了,眼珠子转个不停,应接不暇。就连平时冷淡不言的江亦晨也分了神,两人自有在紫阳门内长大。第一次进到大城,不免感到惊奇盎然。

“嘿嘿,两位兄弟第一次进城吧,今天哥哥做东,谢谢两位带我进城。”年轻男子引着两人往青阳城最繁华的街道走去。

“你不是没钱进城吗?怎么又有钱请我们到如此繁华的酒楼吃饭。”不过多时,三人停在一处奢华之极的酒楼门口停住,门匾写着天香楼三个鎏金大字,江不秋带着疑问看着年轻男子。

“遇到你们两个前没有,现在是有了。”随即领着两人轻车熟路的进了酒楼,小厮一看年轻男子气度不凡,出手就是一小块灵石,连把后面打量酒楼布局,啧啧称奇的江不秋也当做贵客。

“三位客官,有何吩咐。”小厮大献殷勤,谄媚道。

“天字房。”年轻男子说道。

天字房是天香楼最好的包厢,在小厮带路下,穿过酒楼大堂,越过两条长廊,便见到一间古香古色的房间。桌上已摆满了酒菜,酒桌旁站着一排容貌不俗的妙龄女子。

江不秋算是开阔了眼界,第一次见到如此阔绰却不失韵味的酒楼,相反在繁华热闹的街道另有一番静谧,但一排妙龄女子并不能让他动心,毕竟都是普通人,长得再美却比不得紫阳门修炼过得女弟子,相反胭脂俗气太过浓重了。

年轻男子摒退所有人,坐了下来,笑道“二位风尘仆仆赶来,一定累了,先吃些酒菜,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陈焕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