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黄浩失踪

唐宝才懒得追根溯源,邪魅地一呲牙:“哦,我只知道抢东西,哪管别人洪水滔天。”

韩星子知道这家伙不能以常理推测,只得无奈地摊摊手,叹了口气:“不想知道就算了,反正……”

唐宝翻个怪眼,脸上显出狠厉:“咱们俩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你要想脱身,可不那么容易!”

韩星子脸皮直抽抽,诡计再多,也抵不上一顿胖揍,只得紧闭嘴巴不敢再瞎哔哔。

可就在这时,唐宝接到琳达打来的电话,说黄浩失踪了。

琳达家庭是什么情况,唐宝知道一点,自从与黄浩结婚之后,两人没联系过。现在听说黄浩失踪,他脑子还在几秒钟懵逼状态。

“琳达姐,别急,好好说,到底怎么回事。”

“是啊,他说要有个客户订制一面画,让他一个月赶出来。前天我还送饭的,昨天去看饭都馊了。电话打不通,报警人家说失踪二十四小时才能立案。一直到现在还没回来。”

唐宝掐着脑门沉思了几秒,因为黄浩跟朵朵的事,两人打过架。唐宝对他真不感冒,本来也不想管这事,可琳达哭哭啼啼的求他,唐宝还真磨不开面子。

当然不是黄浩,他丫的根本没面子。

唐宝深吸了一口气,说:“琳达姐,我认识个朋友是私家侦探,我让他联系你。”

琳达连声道谢,就挂断了。

在一旁的韩星子竖耳朵倾听了八九不离十,这家伙紧皱眉头,期期艾艾地说:“这事我怎么觉得不对劲呢。一个人好好在屋子里作画,突然就失踪了,你说,会是什么事?”

唐宝掐着下颌作深思状,“那人渣就不应该活在这个世上。他该不会画累了,瞒着琳达跑哪去醉生梦死,害咱们到处找他。”

韩星子摆摆手:“想的再多也没用,你不是让私家侦探去查了嘛,查清楚再说呗。”

理是这么个理,琳达第一时间不打给黄莉芬和黄莺,却打给唐宝,可见琳达对他还是比较信任的。

韩星子去冲泡了两杯咖啡,坐在一边问:“你跟黄浩是不是有什么不对付,看你兴趣却却的样子,一口一个人渣的。”

那些破事倒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于是唐宝就把跟黄浩之间的事都说了。

听了唐宝的话,韩星子默默地点了点头,说:“他确实是个人渣,不过应该也跟他的身世有很大关系。”

唐宝戏谑一笑:“你的身世也很曲折,可你就很正能量呀。”

韩星子有些尴尬,讷讷地说不出一句话来。

黄浩的事很快就调查出来,其实也没那么复杂。

据他所说,黄浩大门不出二门没迈,跟琳达说自己要专心致志地作一幅画,除了每天送一顿饭,不用管他。

唐宝有点纳闷:“你是说,黄浩在他的画室人就没了?”

老玻璃也觉得不可思议,嗑嗑吧吧地回答:“是啊,我调查了他们家最近一个月的监控录像。琳达说,黄浩要闭关修炼专心作画。结果从第一天送饭,到最后一天,饭也都馊了,琳达感觉到不对劲……”

唐宝忙问:“几天时间?”

“我算算,大概七八天吧,对,琳达说确实是七八天。”

唐宝心头一跳,嘴里呢喃着:“七八天,七八天?”挂断手机又打给林安妮,“安妮,闭关修炼一般是几天?”

林安妮说:“什么作画还要闭关修炼,胡说八道!闭关修炼是要辟谷的!”

唐宝一听就头大,这位姑奶奶可惹不起,忙说:“你只要告诉我闭关修炼要几天,不用说那么多。”

“一般来说,三天七天一个月都是一个阶段。我说,你又要搞妖蛾子?”

“不是我,是黄莺的哥哥黄浩,他是个艺术家,人都失踪一个月了。”

“还有这种事?他家在哪,我去看看!”

这家伙刚才还那么狂躁,应该怪唐宝贸然打断了她的静休。可此刻却像个很久没生意的神棍,现在突然有人请她跳大神。转变之快,让唐宝有点脑塞。

反正这家伙闲着也是闲着,让她去当个探路者也未尝不可,于是把琳达的电话号码给她。

中午,韩星子带回麦霸全家桶,还把两个用锡纸包裹的东西分一个给唐宝。

“猜猜这是什么。你家店还挺牛掰哈,这么稀奇古怪的创意都能想出来。”

唐宝拿过锡纸一看,居然是“卖糕的”!不由呵呵直笑:“我姐动作还真迅速,这么快就做出来了,我先尝尝。”

剥开锡纸,是个挂在十字架上人形的糕点,用的材料是黑米加苋菜,锡纸上沾着红色菜汁液。尝了一口,是麻辣羊肉丁味。

韩星子的那份却是咖喱牛肉味的,他笑着说:“如果彼得知道有这个口味的糕点,他不知道会怎么想。”

还说别看只有这么一丢丢,可贵着呢,一份就是十五块。

唐宝开心大笑:“我订的价位是三十,我姐砍了一半,到底还是她有经营头脑,十五块肯定比三十卖的多。”

韩星子给个点赞:“不得不说,你太有经营头脑了,让我倒腾那些破东烂西赚歪果仁钱,还赚的辣么轻松,大写的服!”

这么一点点“卖糕的”也就是一小口,就像西餐的几丝细切甘蓝是道开胃菜。

两人吃着饭交谈空间扭曲的进展情况,虽然已经有现成的设计图,可那些人还是搞不懂原理,估计得无限期延长了。

唐宝也没有想自已亲自插手的想法,毕竟歪脖子是会魔法的。他未必知道什么粒子量子力学,可魔法就能解决很快科学都无法解决的问题。

这种事唐宝也没法理解,毕竟科学也只是一门学科,并非万能胶,哪都能粘。爱因斯坦晚年还烧掉自已的笔记,转而学习神学呢,你能说这是迷信?

唐宝吃完,顺手拿起韩星子买的烟抽出一只,韩星子两手一捻,一团蓝色火焰升腾而起,帮唐宝点着。

就这么个小小的动作,勾起唐宝第一次见到韩星子被他强行搜寻记忆的事来,不由双眼一眯:“矮油~恢复的不错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