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气氛诡异

韩星子点上自已的烟,淡淡地说:“跟你不能比,原来吊打,现在是被吊打。”

听他语气带着怨气,唐宝正色说:“有点怨气可以,可若是有戾气,你就完蛋了。”

修行最忌惮的就是心魔,若是带着戾气,很可能会走火入魔,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当然,事无绝对,也有人靠着戾气修行成功,唐宝就是个现成例子。

有人戾气深重,也能修到大成,可这就是不在讨论范围。条条大道通骡马,诸事也没有一定之规。

两人瞎掰了一阵子,小憩了半个小时,唐宝突然被林安妮的电话惊醒了。

“你快来,我发现了大秘密!”

唐宝还没醒透,正迷糊着呢,便问:“什么大秘密?喂,喂?”靠,丫居然就挂了。

韩星子也给惊醒了,问他怎么回事。

唐宝简单收拾了下,问他:“给你介绍个老娘们,去不去?”

韩星子顿时来了兴趣,跑进跑去地换了身很正式的衣服,还对着镜子喷古龙香水梳头,左照右照的。

唐宝取笑他:“那老娘们可是高官家的闺女,人家眼光高着呢,你倒嗤个屁啊。”

两人坐上车,直奔琳达家。

琳达家位于号称康乃馨花园的荷澜之家小区,这个小区里遍植康乃馨,因而得名。进去之后才发现,里面布局的确实让人别开眼界,属于城市里的乡村。就连小区商业内街都是北欧风情的磨坊和风车,与黄浩这样的艺术家身份很相符。

只是这里位于城市的边缘地带,不通地铁,整体房价算是比较便宜的。看到城市与小区之间还在开发,想必当年建设之时,这里还是一遍荒野。

林安妮和琳达就站在楼下等着他们,两人看到唐宝两人出现,眼神都落在韩星子脸上。

唐宝简单介绍了下:“这位是我的搭档韩星子,这是林安妮,这是黄浩的太太琳达。”

韩星子的眼光就落在林安妮身上,林安妮对他一点都不感冒,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就算打过招呼了。

彼此都是熟人,闲话也没多说,直接就进入主题。

琳达应该是好些天没睡好,强颜欢笑仍然无法掩饰脸上的疲惫憔悴。

就像林安妮所说的那样,黄浩画了一幅很大的画,说是有人花大价钱订做的,必须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最后两天就消失了。

林安妮在一旁补充说:“唐宝,你可能不相信他画的是什么,你们先做好思想准备,我怕你们受不了刺激。”

突然,一旁的琳达扶着电梯扶手哇哇地呕吐,扭的像只痛苦的龙虾。

唐宝关切地扶起她:“是不是不舒服?要不送你去医院。”

琳达摆摆手,身子还在一抽一抽的,就是说不出话来。

林安妮解释说:“她看见那幅画反应极大,我怕你们也受不了。”

唐宝和韩星子面面相觑,实在想像不通什么样的画能引起如此强烈的不适。

可一直到琳达家,琳达竟然越抽越厉害,她脸色惨白额头上全是冷汗,那已经不是恶心呕吐的症状,分明是有别的问题。

唐宝赶紧给黄莺打电话,催促她赶紧过来,琳达极度不适,可能是怀孕了,最好送医院检查。

黄莺对黄浩很冷淡,对琳达也是恨乌及屋,没好气地说:“有这么娇气嘛,让她自已去!”

不知怎么,唐宝腾地下火气就起来了,冷声说:“你到底来不来?半小时就不到,你就别来了!”

林安妮把琳达扶到床上躺下,可她就像抽筋似的,在床上翻身打滚。

唐宝叹了口气,感觉事情绝不是那么简单,两手搓了搓,说:“你们都让开,我用达摩手给她按摩下。”

林安妮知道唐宝会些邪门歪道,可韩星子不知道,瞅傻叉一样瞅他。

唐宝把手掌心搓热,按在琳达的的眉心处,琳达顿时就不动了,一抽一抽的劲儿慢慢减缓。大概是呕吐太精力,琳达竟然发出均匀的呼吸睡着了。

林安妮给她盖上被子,三个人走出房间,她叹了一口气,说:“她不像是怀孕的症状,倒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我来的时候,她不敢进画室,表现的很惊恐。”

韩星子要过去看,唐宝忙叫住他:“急什么,把琳达送走了再好好研究。”

林安妮去给他俩倒了杯热茶:“喝点水压压惊,你们要是不喝,呆会就没机会喝了。”

她这么一说,搞的两人更紧张,唐宝很想抽她,皱紧眉头说:“什么就叫没机会喝了,今天你到底遇到什么了,跟我们说说。”

林安妮却摆摆手,对唐宝这样子也很厌烦,“过会儿你们就知道了。”

她的躯壳里装的是另外一个人,唐宝对她还挺憷头,也不能对她怎么样。

在韩星子看来,唐宝说的还真对,看林安妮这颐指气使的态度,还真不是一般人。

黄莺没用半个小时就匆匆赶到,她气喘吁吁地脸上还带着愠怒,见到唐宝也没个好脸色:“她在哪儿?”

唐宝对这丫头很头疼,先软语温存地安抚了一阵子:“琳达已经睡着了,你负责把她安顿在医院。记住,你一定自已看着她,一有异常情况就打电话给我。”

黄莺本来还一脸的不耐烦,可屋子里的气氛很诡异压抑,唐宝也很严肃,便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琳达拉开门走出来,看到黄莺,她站在门口手扶着门框,脸色还很苍白,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黄莺倒也不是不能情理之人,上前扶住琳达:“嫂子,我送你去医院。”

一声嫂子就让琳达瞬间泪流满面不能自已,唐宝也算知道黄家到底什么情况,此情此景也让他鼻子酸涩。

琳达忍住悲声,把房间钥匙交给唐宝:“画室就在另一套房间,就是这把钥匙。冰箱里有速冻水饺和速食面,你们自已做饭吃。”看着她俩离开小区,唐宝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问林安妮:“你到底发现了什么?”

林安妮拿起钥匙:“走,我带你们看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