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内有乾坤

隔壁那套房子就是黄浩的画室。一般来说,有人买下相邻的两套房子都会打通成为一体,可黄浩并没有这么做,把大一点的房子当画室,小一点的房子作居室。

打开画室的防盗门,一股混合着亚麻布和油画颜料的气味就扑鼻而来,三人忍不住憋住气息。

画室的窗户用废掉的画面钉死,漏不进一点亮光。唐宝去按开关,啪啪几下竟然毫无反应。

林安妮说:“别费劲了,没电!”摁亮了手电筒对里面照了照,里面的地上散落着油画笔、废纸和炭笔等杂物。靠着墙还摆放着木框架和一卷卷亚麻布。

也不知怎么回事,这里虽然是十层,可却漆黑一团阴风习习。

三人正朝里面走,身后的防盗门哐啷地声撞击在一起,关上了。

画室在最里面的大卧室,实际上这间大卧室也就十平左右,三间卧室打通成一大间,足有二十几平。

那里靠墙支了一个巨大的画框,画框架上覆盖了一层不透明塑料薄膜,将上面的画盖住了。只能从紧贴在画面上隐约能看到里面红的黄的绿的色块。

林安妮手里是一只手提式手电筒,可以充电,也能手摇发电,非常亮。

她对两人说:“你们准备好,我可要揭开了。”

随着她慢慢揭开覆盖在画布上的薄膜,整个画布就显现出来。

唐宝一时有点不解,这幅画色彩凌乱,完全像小孩子的涂鸦。乍一看,看不出是任何东西和景物。

就这也能让琳达恐惧成那样?林安妮是几百年前的女鬼附体,两世为人,什么没见过,她怎么可能也会被这幅怪诞不经的画吓倒?

韩星子忽然一把掐住唐宝的手,他的手在颤抖,两眼紧盯画布,牙齿相碰笃笃直响。

“你看见了?”

唐宝还有点懵逼,“看见什么?”顺着他的目光朝那个方向看去,只见那些色块就像流动的水流一般,开始沿着画布流动。

流过那些石头时就形成一个旋涡,色块围绕着石头旋转,形成一个个怪异的图案。

只要盯着那个图案看,你就会发现,图案上并非是石头,而是一个个被残肢断腿的表情痛苦的人。再仔细看,这些人又密密层层重重叠叠不知道有多少,密集的程度让人头皮发麻。

这些男女老少表情各异,或嘶喊或嚎叫或挣扎,无一不是恐惧、惊惶、凄惨、绝望的表情。

那表情绝不是人所能理解的,因为人若不到最绝望的时刻,是无法表达出那种林林总总的表情。就像但丁游历地狱时所见到的情景一样,几乎没有一个人是完好的。

若在再看那些色块,只觉得那些流动的是鲜血。再朝上看过去,又觉得那些是堆积如山的尸体。

我去,血海尸山!

画的如此逼真,还这么震撼人心,让人心头堵的慌。看的久了,就会生出绝对厌世的负面情绪,觉得生不如死。甚至会萌生去死的念头,一起这个想法,就会有无法遏止的冲动。

就算唐宝经历过很多奇怪的事,他也实在忍不住有想吐的冲动。一口气冲出门,扶着墙哇哇吐的昏天黑地。

没多一会,韩星子也狂奔出来,蹲在另外一边吐的一点也比唐宝吐的少。

倒是林安妮比较淡定,站在两人身边,用揶揄的语气嘲弄他俩:“还是个大男人呢,搞的跟怀孕似的。”

或许是空气流通的让唐宝头脑清醒了些,吐了几口就逐渐停止。

可韩星子就惨了,在那吐的后背弓起,看那阵式就像要把肚肠子心肝肺什么都要吐出来似的。

林安妮去屋子里拿来拖把和簸箕,把他俩赶到卫生间去。

唐宝好不容易稳住体内紊乱的气息,漱了口点了根烟抽了半只才慢慢平复心头的躁动。

真是奇怪,什么人会订购这么大这么奇怪的油画?一般人订画都是为了装饰,没人会要画这种血海尸山,这种画挂在家里,不招灾也会引祸。就算不招灾引祸,也会让主人全家自杀,就算不自杀,也会变神经病!

这特喵就是黄浩因此而失踪的画?唐宝想了半天也不得要领,只能等韩星子出来一道想办法。

过了段时间,韩星子终于面色惨白地走出来,他这样子就像被十个大汉连番暴菊,都脱形了。

琳达会吐成那样不奇怪,毕竟她只是个普通人,就连唐宝也吐了呢。

可韩星子是修行人,就算他被唐宝吸了法力战力,可也不至于会这么惨吧。

“你没事吧?要不要也送医院?”

只要一想很吊的装逼犯平时跟绅士似的,现在这么糗,唐宝虽然抑制不住地想笑。

韩星子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瘫软在沙发上跟死狗似的。

唐宝看他这样子,实在是也没心情再看他的笑话,拉过他的手:“来,哥给你把把脉。”

给他度入一股气息,这家伙居然打起轻微的鼾声。

林安妮打扫完进屋子,看见唐宝拿毛毯给韩星子盖上,奇怪地问:“哎,干活呢,怎么就睡上了。”

唐宝又点了只烟,说:“他最近跟初恋闹掰了,心情不太好。你可别看他是个有钱人,可专情着呢,十多年就爱一个,最后才分手。”

林安妮撇嘴:“切~少跟我瞎掰,他哪有女朋友,还初恋呢。”

唐宝顿时脸上一僵,讷讷地说:“我去,你也学会读心术了?”

“你们男人还不就那么破事,还用读心术!”

唐宝喝了一大口浓茶,点了根烟,跟林安妮坐在桌子边说话。

“你厉害,竟然没吐。”可看到她笑的有点含蓄,马上就明目是怎么回事,人家第一回就吐过了,现在免疫。

林安妮吐了口气,说:“你说黄浩会不会被人绑架了?”

“不可能!”唐宝断然否决,“就算绑架,监控也会留下蛛丝马迹。老玻璃他们查过,黄浩根本没出门。”

“我说的是,有人用结界这些手段绑架了他,就像悬棺下的通道,你不知道会通向哪里。咱们市离龙虎山没千里也是几百里吧,一个结界一个通道就能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