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画镜

花那么大代价只为敲诈钱财,这就像花一百万绑票个要饭的,太古怪了吧。

“不是,我的感觉是,他并没有走出那间屋子。”

再打开架在两边的大聚光灯打开,雪亮的灯光照射在斑驳陆离的画布上,显得十分怪诞。

这幅巨大的油画现在在灯光之下是一幅西方常见的风景画,不知道什么原因。

画布上左侧是层次分明的森林木屋和小溪,还有一群羊,而右边则是一个背着身的牧羊女,她手里拿着鞭子,脚边有一条牧羊犬。

“你们看,黄浩是不是就藏匿在这幅画上了。”

在普通人眼里匪夷所思,可在他们眼里,却未必就不可能。

还是林安妮有办法,“咱们就面朝油画在这打坐吧,也许能寻找到进入的通道。”

摆了三只蜡烛,三个人在蜡烛前盘膝打坐,由她念经一样念动咒语。

做梦似的,他们三人面前是一座山,山坡上绿草如茵一遍碧绿,远处则是绵延不绝的森林。

这里虽然天光明亮,天空灰蒙蒙一遍。更古怪的是,画面分辨率很低色彩有些失真。

“奇怪,人呢,羊呢?”

唐宝站住了,韩星子也停下,一齐看向林安妮。

林安妮也是疑惑不已,她想屋子一探究竟,忽然吹来一阵阴风,三个人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唐宝突然感觉不对劲,慌忙说:“不好,快走!”

说话间,几人同时觉得眼前一黑,眼前巨大的黑色方块,分明就是蘸着黑色油彩的油画笔!

现在埋怨也没用,趁着黄浩还没把画布全部涂成黑色,他们要从画布里逃回现实,否则他们就会坠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黄浩随手在天空画了几下,顿时天地间狂风大作大雨滂沱,随后天空阴暗如夜,雷声轰鸣电光闪闪。

三人如处实境,脚下深一脚浅一脚,冷雨浇透再被冷风一吹,顿时寒彻入骨。

待唐宝和韩星子两人爬上高坡,他们也都傻了。

这里仿佛有一道屏障,没爬上这道陡坡,还听不到这边的声音,可当他们看清楚下面的情景,顿时声浪如潮汹涌而来。

只见下面各种残缺不全的人哀嚎着向他们伸出手,那些人残肢断体形如恶鬼,却没死透,还在奋力挣扎。他们层层叠叠堆积在一起,凄厉悲惨的呼号掩盖了炸雷的轰鸣。鲜血和雨水汇集成一条大河,汹涌流淌。

雷电交加和凄风苦雨之下,这里简直就是一幅阴间地狱图。

林安妮到底是两世为人,对两人说:“咱们的心魔被人利用了,集中精力听我念咒!”

按照她的安排,三人背向着背盘腿坐下,闭上双眼,跟着她念咒。

林安妮念动的仍然是梵文咒语,就在断手毒蛇将要伸向三人时,三人突然亮光一闪,蓦然原地消失。

唐宝再睁开眼时,眼前的素蜡燃烧流下一滴蜡泪。

林安妮和韩星子也先后睁开眼,彼此面面相觑,真是狼狈不堪。

三人都不约而同看向那个巨大的画布,只见画布右上角是白色打底,隆起几座微微泛红的雪山,天地间雪花飘飞,一遍迷蒙间似乎有白色圆座尖塔和斜挂的招魂幡,更远处的雪山里露出一个黑色翘檐和圆形暗红廊柱。

唐宝指着雪山间的两个小点:“他和黄喇嘛在一起!”

两人举起素蜡凑到近前仔细察看,果然是一黑一黄两个人,两人行走在蜿蜒盘旋的山道上,显得十分诡异。

林安妮似乎也发现其中奥妙:“古怪,这两个人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在一起的。黄浩没有道行,可黄喇嘛却是大能。”

韩星子抹抹脸上的冷汗,仍然心有余悸:“亏得我们跑的快,不然就完蛋了。现在,黄浩也不用再找了,人家皈依佛门了呀。”

林安妮发出瘆人的冷笑:“哪是皈依,分明是要炼化他的魂魄!”

唐宝可不想跟这个和尚那个道士斗法,自诩自已只是个小渣渣,连佛门道法的门槛都没摸到,只有点抢人的小花招。跟真正的修行者肯定是没法比的,跟他们斗无疑是拿鸡蛋砸石头。

“那怎么办?”韩星子两眼直直瞅向唐宝,生怕他再说继续追下去。

“凉拌!”唐宝顺手拿起地上的大刷子蘸上黑色涂料把雪山全部涂黑,两人也帮忙,找来油画笔刷一通乱刷,将几米长的油画布全部涂成黑色。

吃了饭,三人都疲惫不堪地去休息,唐宝起身跟着走出来,走到客厅却没看见她,听到阳台有动静才看见她窈窕的背影。

“半夜三更的不睡觉,你又想搞什么?”

“他家的阳台正对着梅山矿,这叫冲煞。”

唐宝没好气地说:“冲你个头啊,又来装神弄鬼!”

“你知道黄浩到底想要干什么?”沉默了许久,林安妮终于开口说话。

唐宝又点上只烟,叹道:“管他呢,我自已的事还烦不远呢,哪有闲情逸致管他的屁事。”

“他在寻找不死之道。”

唐宝手里的烟差一点掉在地上,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了,“你不是开玩笑吧,从哪里看出来的?”

林安妮从口袋里拿出一只小小的纸包扔给他,“看看吧,知道这是什么?”

唐宝最烦别人让他猜谜,接过来翻开看,里面是一堆黑褐色的粉末,凑在鼻子下面闻了闻,立即被一股刺耳的辛辣腥臭呛的要吐。

林安妮见他这副样子,咯咯直笑:“闻出来了,是不是有点熟悉。”

唐宝脑子有点卡,是挺熟悉的,可想不起来在哪闻过。

“笨笨!”林安妮夺过纸包小心翼翼地包好,“这是白犀牛角加曼陀罗籽炮制的药物,是修炼邪术的秘药。”

难怪画室气味那么呛人,原来是掺杂了这种东西。

猫有猫道狗有狗道,林安妮能念咒带他和韩星子进去,黄浩肯定也有他的办法藏匿起来。

唐宝竟无言以对,其实他对黄浩的看法还停留在渣男富二代。说他为求不死身而修邪术,唐宝觉得自已的三观又被刷新了。

“不死身?那岂不是妖魔鬼怪了。”唐宝喃喃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