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月入五百万

对这些以讹传讹的传说,唐宝宁愿当作是美丽的谎言。可就算秦始皇那么牛叉,结果又怎么样,还不照样二世而亡。

当然,像林安妮这种怪物,唐宝宁愿相信桂花酱是一股执念,而并非是真正百年前的女鬼。

执念,就像一段电波信号,别人打电话给你,你会认为是闹鬼吗?显然不会。

林安妮神色淡淡,眼神奇怪地说:“唐宝,你虽然很聪明,也有点小本事,可你仍然是个不得其门而入的门外汉。”

唐宝打了个嗝,一股酸味泛起来,这只百年女鬼貌似又要开坛收徒的节奏啊。

“算啦,咱们是两类人,尿不到一壶里去,你也别在我这蛊惑人心。”

想了想,又说:“如果你要修炼,我倒可以帮点小忙。只要你别把我当朋友就行,咱俩没关系,知道吧。”

林安妮知道唐宝对她不放心,又要说什么“朋友是准备插刀”之类的诡话,也不和他斗嘴,凝望远处的梅山矿想自已的事。

三人赶到医院看望琳达,其实她并没什么事,只是被那股气味呛到,又被那么血腥的画面刺激到了。

黄莺两眼盯着唐宝,想问找到什么线索,却见唐宝只看向琳达,便忍住没说。

林安妮带黄莺和韩星子到外面等着,室内只留下唐宝和琳达。

琳达情绪有点激动:“找到黄浩了?”

“找到了。”

“他在哪,为什么不回来?”

“他被人请去画壁画去了,”唐宝只能这样说,半路上就商量好了,没法跟她说实情,“因为时间仓促路途遥远,他没跟你打招呼。”

琳达拉住唐宝的手乱摇:“那你告诉我,他在哪里,我去找他!”

唐宝长长叹气:“别找了,他去的地方是一个叫纳措的大雪山。”

“纳措?大雪山?”黄莺满眼都是迷惑,“他跑到那地方干什么?”

“给一个喇嘛庙画壁画。”

唐宝倒也不是胡说八道,因为他们三个研究那个地方,有红雪的地方全世界只有一个地方,那就是纳措。

琳达拿着唐宝的手机,看那张雪花飘飞的白塔和露出翘檐的喇嘛庙,泪珠像断线一般滚落下来。

她是模特,以前也接触过各种各样的人,听说过大雪山那边遥不可及,可又十分神秘。实在想不通,黄浩怎么会跑到那地方去给喇嘛画壁画。

唐宝觉得琳达这个痴情女子得到的不是爱,而是钝刀子割肉,还不痛痛快快地告诉她,让她早做决断。

“琳达姐,我实话跟你说了吧,黄浩几年前就已经做了准备,跟你结婚不过是想做个了结,他不会回来了。”

“不!不是这样的!他怎么可能丢下我,他爱我,你在胡说!”

琳达歇斯底里地嘶哑着嗓子嚎叫着,哭的像一只受伤的母狼。

“琳达姐,你仔细听我说。”唐宝捉住她的双手,怕她负面情绪积累到一定程度,会做出极端的事。

唐宝一口气解释完,琳达倒不哭了,含泪看着唐宝,搞的他心里毛毛的。

“走,你跟我回来,我给你看样东西。”琳达草草收拾了下东西,拉上唐宝就往外走。

一回到她家,琳达就打开一间单独的屋子,让唐宝也跟进去。

这是一间存储杂物的房间,里面摆放着大大小小的画框,层层叠叠密密麻麻,也不知道有多少。粗略估算下,至少有几百幅。

自从两人结婚之后,琳达就不再外出赚钱,专心给黄浩打下手。

拆开包扎好的画框,唐宝一看就愣了。这幅油画背景是红云笼罩下的雪山,雪山之中有寺庙和挂着灵幡的灵塔。每幅画的画面都截然不同,有的是从天空向下的俯视图,有的是在半空眺望远处连绵不绝的群山,就像上帝视角观察的一切。

琳达介绍说,这是黄浩根据梦境画出来的。他的梦境很奇怪,很像一个结构完整的故事。

随后赶到的韩星子和林安妮也被那些画风怪诞的油画吸引住了。

林安妮刚看到那些僵尸咬人的画面,脸色变的十分难看,若不是韩星子扶住她,她恐怕会昏倒在地上。

这家伙很不懂得怜香惜玉,把林安妮推给唐宝,朝他挤挤眼:“她好像不舒服,你照顾照顾她。”

唐宝要带林安妮出去,她只说:“我想出去透透气。”

两人走到安全楼梯窗口边站下看风景抽烟。

林安妮问:“知道明朝沈富沈万三吗?”

唐宝点头:“好像听说过,好像是明朝首富,有钱银,你不会说你是沈万三转世吧?”

本来他也就是随口一说,不料林安妮竟然点了下头,赶脚脑子有点抽,这是神马节奏?明朝首富沈万三投胎到明代中期王大人家,现在还跑来要跟他轧蹦友。

“你是生意人,我前世也是大富商,都是生意人,咱们来做笔生意吧。”

林安妮现在说话根本不像一个十几岁的学生,倒像是沈万三附体,说话似乎也变的老奸巨滑。

“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唐宝对生意感兴趣,可对林安妮所说的生意却让他隐隐感到不安。

“我帮你赚钱做生意,你帮我找到黄浩。”

前一句听着让唐宝很开心,可后一句却让他脊背生出寒意。

唐宝以前对黄浩就没好印象,现在又发现这家伙在修邪门歪道,而且是他完全不明白的邪术。他本能地就想离黄浩远点,没什么原因,就是潜意识。

只是他有点想不明白,黄浩既然天生有慧根,可他怎么就走上邪道了呢。

林安妮见他发愣,又说:“磨叽什么呢,行不行给个痛快话。”

唐宝又拿出一只烟点着,干咳了一声,说:“你,你怎么帮我赚钱?”

忽然想到道法中有五鬼搬财之类的法术,可不管怎么什么法术,都是要付出代价的。须知,世上从来无缘无故的好事。

“你不是在炒股嘛,给我一个亿,我让你月入五百万!”

唐宝瞠目结舌,一个亿看起来很多,可扔进股市池子里连个水响都听不到。

这妞难道是被刺激到前生的记忆都出来了?

如果她真有沈万三的头脑,说不准真就能帮他月入五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