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后续(完)

看到他这样子,林安妮没跟他说是怎么月入五百万,却跟他说起沈万三的发家史。

沈万三早年做过道士学过点金聚宝术,民间传说也不是空穴来风。只是点金术聚宝盆没有百姓想像的那么简单。

其发家致富史跟一般人不太一样,别人靠买下大量农田聚集财富,可他却不满足这些,小有资财后即做起海上贸易,很快就成为富甲一方的大富翁。

至于沈万三被朱元璋发配,也是事实,不过他已经借发配掩名埋名隐居在深山老林里了。

投资一个亿,月入五百万,这比挖石油还厉害。早知道她这么厉害,哥早让她帮着投资理财了,害的哥在期货上白损失了几万块,蚊子再小,那也是肉啊。

可去寻找黄浩的风险太大,唐宝可不敢随便答应她。

“我只见过你败钱,没见过你赚钱。这事咱们先放一边,话说你月入五百万我也不太信。正好我手上有西北煤矿股票,你帮我看看能赚多少。”

林安妮一呲牙,老神在在地说:“我知道你不信,没关系,有的是机会。嗳,那些画都弄走吧,一般人看了会发疯的。”

唐宝自然不会放过任何赚钱的机会:“嗳,刚才说好了啊,我有七千万的煤矿股,也不强求你赚五百万,能赚个仨瓜俩枣的就行。”

林安妮笑了笑,没吱声,在她眼里,唐宝就是个财迷,只要有钱刀山都敢上。

两人回来,琳达已经在厨房里烹炒煎炸忙的不亦乐乎,黄莺还在忙着摘菜,看见唐宝走过来,没好气地瞪他:“过来帮忙,不许白吃!”

唐宝没理她,对正在忙着的琳达说:“那些画放在这里很不吉利,你的由你保存。另外那些我们拿走研究,也许能找出黄浩的线索。”

琳达是个通情达理的女人,点着同意了。

唐宝去把黄浩给琳达的画全分拣出来打包,放进她的卧室。

韩星子看了很快,这家伙也受不了刺激,见他们进来,借口抽烟透气跑出去了。

唐宝给老玻璃他们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带车来把东西运走。

林安妮推开唯一的半扇窗户,说:“我跟他们一道回去,把画全运到我家吧,找到线索我会跟你说的。”

这就等于她已经答应帮唐宝炒股赚钱了,唐宝假惺惺地问她:“我怕你受不了,出事,还是分三分之一,慢慢来不急。”

吃晚饭时,唐宝宣布:“我准备成立一家炒股公司,由林安妮操盘,琳达姐,你要是没事,就来帮帮忙吧。”

黄莺看向他,那意思好像在说:“黄浩刚消失,你丫就接管我嫂子?拿我当空气了?!”

唐宝直接无视她,问琳达:“你看怎么样?”

琳达眼神有点空洞茫然,只默默地吃饭,似乎没注意唐宝说的是什么。见唐宝问她,手里筷子停下,“你刚才说什么?”

唐宝有点难受,可若让她呆在家里,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来呢,重复了句说:“我想请你帮着林安妮操盘炒股。”

琳达想了想,点头说:“好吧。”

语气中透着无奈和疲惫,眼神也很茫然。

黄莺倒来了兴趣,插话说:“唐宝,你要发财,也让我跟着你赚点小钱钱呗。”

唐宝朝林安妮一努嘴:“喏,你把钱交给她,她替你赚钱。对了,我记得你私房钱好像有好几百万呢。”

当着琳达的面,揭了她小姑子黄莺有几百万私房钱的老底,搁谁谁尴尬。

黄莺瞪他一眼,也就离的远,不然她在桌子下面的脚能把唐宝踢成二等残废。

“我不管,把钱交给你,赚了钱交给我就行。”这妞要是耍起刁蛮来,神仙挡不住。

可唐宝不吃她这套:“别介,我都跟你说清楚了。我不沾钱,林安妮帮我炒股炒基金期货。你要是相信就把钱交给她,不信拉倒。”

黄莺问林安妮:“他拿了多少钱?”

“没数,他说大概六七千万吧,西北煤矿股。”

众人瞪直了眼睛,把六七千万交给林安妮去炒股,唐宝这心可真够大的!万一她卷款跑路了呢?

别说这么多钱,就是几万十几万都能让亲兄弟,多年的朋友反目成仇。

唐宝见大家全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干咳了几声,说:“我相信林安妮!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道理,你们都懂的。就像胡小曼和朵朵,都是可以托付的人,就这么简单。”

韩星子虽然也有上亿资产,可他从来还没把如此之多的资金交给别人打理。至于给唐宝上贡的数千万,那纯属敲诈勒索,不在此之列。

黄莺撇撇嘴:“切,对别人那么放心,对我跟防贼似的!”

唐宝当作没听见,心里却腹诽:倘若你当初不拿哥当备胎,稍微对哥好点,至于会是现在这样吗?

琳达倒没有多少过激反应,她只是眼神奇怪地瞅瞅唐宝,不知道在想什么。

林安妮更是淡定如常,假如她前世的前世真是沈万三,以他富可敌国的实力和经营头脑,这点钱算个屁。

以唐宝见好就收见宝就抢的恶劣行径,这次跑琳达家查黄浩的事纯粹是帮忙,琳达能给的也不会多。

可林安妮却要强出头,并主动以追寻黄浩作为替唐宝挣钱交换条件,这丫头到底想干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