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摇滚青年们的故事

宣布完处置结果,沈秋冲不远处的胖姐招招手。

“姐,过来一下。”

胖姐迈着因为体重原因而没法不沉重的步伐走上前来,看向这几名小青年的目光里,掺杂着三分忌惮七分隐怒。

然后撩起那件布满油渍、胡椒粉、辣椒粉的围裙擦了擦脸上血迹。

刚才被沈秋用巴掌扇到天上放风筝的两名皮衣青年嘴里吐出的血迹。

“老弟,什么事?”

沈秋看的眼角抽搐。

姐,您这么擦不辣眼睛吗?

“你给这几个小老弟算算账。”

胖姐还有点犹豫,假如今天沈秋不在,可能她多半会选择掏钱息事宁人。

一方面是怕被现场报复。

另一方面是被事后报复。

不过她也仅仅是犹豫了那么一会儿,就彻底把心放开了。

在这节骨眼儿上,不能因为自己的怂而落了小英雄的气势!

“不算剩下没开瓶的啤酒,一共是三百九十四块。”

报完价格她又一脸坚定的补充:“不打折!”

沈秋在心底为胖姐的改变点了个赞,随之懒洋洋的冲那几名小青年开口。

“听到没?一共五百九十四块!不打折!”

几名小青年下意识的就开始往外掏钱,钱拿在手里之后,其中一人弱弱的问道:

“大哥,不是三百九十四块吗?”

“你在质疑我的听力水平?”沈秋掀起一抹冷笑。“我高考的时候外语听力满分!”

唐清舞内心疑惑:“这个坏蛋参加过高考?他不是十七岁就来东海扶持唐家上位了么?”

沈秋参没参加过高考这几个小青年不知道。

沈秋高考外语听力满不满分他们也不知道。

他们只知道如果再墨迹下去,自己极有可能会躺在路边陪良哥和绿毛昏迷去了……

“我这有两百六十二,得留两块坐公交车回家。”

“我这有一百三十四,也得留两块坐公交。”

“剩下的我凑吧。”

三个人东拼西凑,总算把这五百九十四块烤串钱凑足了。

“大哥给。”

一人反复数了好几遍凑出来的串钱,确定数目无误后,恭恭敬敬的把钱递给沈秋。

“啪!”

沈秋一巴掌呼在这小子脑袋上。

“懂不懂礼貌?给长辈东西要用两只手!”

此刻扮演送财童子角色的小青年内心:“呜呜呜……”

改为双手把钱交给沈秋,沈秋这才满意一笑,从里面抽出两张百元大钞揣进口袋,剩下三百九十四块钱一分不差转送胖姐。

四名小青年:“……”

无语归无语,但至少没挨一顿暴打啊!

权当是破财免灾了吧!

四人当中,唯一一个没有凑钱的小青年,微低着头沾沾自喜。

得亏自己掏钱掏的慢,不然……

“学费。”

沈秋不容置疑的两个字,差点把那名沾沾自喜的小青年听哭了。

另外三名口袋里没剩几块钱的小青年也是倍感紧张。

补足串钱差价的那位小声问道:“大哥,多……多少?”

沈秋意味深长的笑着伸出一根手指。

刚才见过毒蛇参与类似事件的四名小青年,顿时想起那句——我要你口袋里一个钢镚儿都不剩。

“我们……”

四人有些为难,他们家离这边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真不想腿着回家啊!

“别跟我讨价还价。”沈秋一句话断了他们商量的余地。“你们也看见了,连小蛇蛇都不敢偷摸藏两个钢镚儿在口袋里。”

四人彼此对视,暗道一声是啊!

连巨鲸会蛇哥都不敢干的事,他们要是干了那不是强行作死吗?

两分钟后,四人两两一队,以双足作为接下来的交通工具,分别架着昏迷的良哥和绿毛离开了。

在未来的某一天。

六名通过自学成才组成乐队,并且在各大商演活动中小有名气的摇滚青年,被记者采访时派某姓名中带“良”字的乐队主唱代表发言。

记者把话筒杵在主唱嘴边激动提问:“听说你们以前曾经有想过提刀入江湖,可你们现在却成为了一支小有名气的摇滚乐队,这两者之间似乎并无联系,请问是什么人或者什么事改变了你们的初心?”

听了这个问题,主唱一愣,其余五名成员也是一愣。

六人几乎同时低下脑袋,神色复杂的沉默片刻。

最终主唱鼓足勇气,一言不发的转过身,脱掉外套再脱打底衫,露出明显洗过纹身的后背。

纹身的描绘内容已经叫人分辨不出来了。

但左右两侧结痂后脱落而残留的一些、与周围肤色有着明眼差别的小白点,却是吸引了所有媒体记者的注意力。

“镜头拉近。”

“给特写。”

“拍照清晰点。”

各家记者急忙提醒随行摄影师。

接着人们便是逐渐辨认出了这些小白点组成的文字和标点符号。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不待那名记者追问,其余五名乐队成员各自拿出一个老旧记事本。

他们在镜头下一页页掀开。

入眼就是一堆密密麻麻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连标点符号都不带差的……

每个本上三千遍!

主唱终于满眼怅然的开口。

“那一晚,无风无雨、山静海平……”

如果某秋当时在场并且记得那一晚发生的事,就会发现这位似曾相见的主唱所说的开场白,和那一晚讲述biabiabia故事前那句“那一晚,腥风血雨、山呼海啸……”对上号了。

一番深情回忆结束,主唱热泪盈眶的把脸对准镜头。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不知道他人在哪里。”

“但是如果他能在电视机前看到这场采访,我……哦,不,是我们。”

“我们想要真诚的对他说一声谢谢。”

“是他让我们幡然醒悟。”

“是他让我们感受到知识的力量。”

“是他让我们体会生命可贵。”

“他!是我们这一世的英雄!”

慷慨激昂,群众鼓掌。

甚至有一些记者在采访结束后准备深挖一下那名英雄,可是每次查出点苗头了,就好像有一股神秘力量强行掐断了后续痕迹。

无奈只能放弃此念不了了之。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而且后来的某秋也再没与这几名无足轻重的生命过客有过半分交集。

“四百三十七块。”

目送小青年们腿着离开后,沈秋迫不及待的清点本次收获。

“有点少,但人贵在知足。”

等沈秋忙完手头上的事,胖姐才满脸感激的插进话来。

“老弟,这次多亏有你,不然……”

说到这胖姐揉揉眼睛啜泣两声,继而又含情脉脉的看向沈秋。

“大姐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不如大姐就……”

“不如就免了我们今晚这顿烧烤钱吧!”

沈秋赶紧接上话。

好家伙。

您要是客气到以身相许的程度那老弟就只能回一句大可不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