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小英雄

“好好好,大姐也是这么想的,你们等着,大姐这就去给你们烤串!”

显然人家胖姐也是一个对老公专心的好女人……

但沈秋还是不免擦擦额头上冒出的冷汗暗松口气。

万幸,好险。

趁这个工夫,那些在沈秋指引下明白该如何表达内心崇拜之意的店老板们,一个个提着象征崇拜的礼品去而复返。

为首者是水果店老板:“小英雄,你要的三斤苹果四斤梨、五斤香蕉十斤草莓全在这了,我家婆娘还让我添了八斤车厘子。”

水果店老板身边跟来的一名妇人,笑容里充满感激的冲沈秋点头示意。

“小英雄,我家店里今天剩下的三十六套驴肉火烧全在这了。”这是一名驴肉火烧店老板。

“小英雄,这是最新款的机械键盘,有了它,你用电脑打字的速度会提高很多。”这是一名大概希望沈秋成为陆地键仙的电脑修理店老板。

“小英雄,我给你提了两袋子零食,你拿回去和女朋友吃。”这是一名超市老板。

“小英雄……”

“小英雄……”

店老板们热情无比,就连一些因为店铺距离较远,没有听到动静亲眼见证沈秋赶跑毒蛇等人的店老板,一听他们的小英雄回来了,也纷纷提着见面礼紧随而至。

无论是胖姐请吃的烧烤,还是这些店家拿来表示崇拜的礼物。

其实沈秋都不太情愿收下。

这是真心话!没皮!

因为那一年的东海市生活,让从三岁起就没离开过深山老林的他,充分认识到了什么叫做人间疾苦。

人活着不容易。

这些平头老百姓们活着更不容易。

所以如果不是付出了与这些礼物价值对等的辛苦,沈秋绝不会收下他们送的东西。

当然内心的天平肯定还是比较倾向于拿点好处的啦。

否则某秋也不会告诉店老板们表达崇拜之意的正确打开方式。

“既然大家盛情难却,那我李铁柱就却之不恭了。”

沈秋一个个接过礼物袋放到他和唐清舞吃烧烤的餐桌下面。

员工宿舍里刘苟实在忍不了了,拎着李铁柱出了宿舍就打车前往附近诊所。

打这么多喷嚏肯定是感冒了,有病趁早治,免得传染上我。

这就是刘苟带李铁柱去诊所的原因。

“小英雄别走!还有我呢!”

人群后方远远传来一名少妇呼唤。

沈秋:“???”

我饭还没吃走个毛线啊!

准备花束是个细致活,所以那名花店老板来的慢了点。

她怀里抱着一捧火红的玫瑰花,按照一眼扫过去的规模和花店不成文的赠花数量规则判断,沈秋猜测应该是九十九朵。

上面还刻意用喷壶喷洒了点水珠,看上去就像从花园里刚摘的一样娇艳欲滴。

“小英雄,虽然今天不是什么特别的节日,但我希望从你把这束玫瑰花送给你女朋友的这一刻开始,你们俩每天都能过的像情人节一样开心甜蜜、幸福一生!”

沈秋闻言这额头上冷汗冒的,比刚才差点误以为胖姐要以身相许还多十几二十倍!

每天都是情人节?

你当我不知道现在的小姑娘巴不得天天过节收礼物?

不算我自己凭本事坑……咳咳,凭本事赚来的钱,我任务经费一共就剩996块。

情人节玫瑰花单价翻倍算你一朵十块钱,我一天光买玫瑰就得990块!

我是不是还得谢谢您给我留下六块钱?

关键还是我只有一个996啊!

照您这说法岂不是从后天开始我就没钱送礼物了,然后大老婆不开心跟我吵架,再然后我俩就该合唱一首《分手快乐》了?

“平平淡淡才是真,姐,用我们佛家的话说你这就有点着相了。”

沈秋逼出藏在毛孔深处轻易不会显露的无尽佛光,脸上满是看破俗世中那些繁文缛节的淡泊。

“嗯?小英雄是出家人?”

在众多老板疑惑的目光注视下,沈秋接过那捧鲜艳玫瑰。

“佛说,我心中有烤串,那不吃烤串也是破了戒律,可如我心中无烤串,那即便天天吃烤串也是虔信我佛。”

“所以阿弥陀佛,诸位哥哥姐姐不必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众老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唐清舞强忍着笑,虽说这个坏蛋总爱占自己便宜,但不管怎么样,跟他在一起真的很快乐呀!

“可是小英雄……”

花店老板扭头看了唐清舞一眼就要追问些有关女色的疑虑。

沈秋抬手打断她:“诸位,时候不早了,贫道还要吃点烤串来考验佛心,你我若是有缘,咱们改日再聚。”

“贫道?”那名水果店老板轻疑一声。

沈秋暗道一声不妙,但表面上却依旧镇定。

“施主是道家弟子?”

水果店老板立即摇头:“不是,我是听小英雄你说……”

“阿弥陀佛。”沈秋双手合十情态虔诚。“我佛曾曰万法皆空,你听我说了话,可我却不记得刚才说了话,既然说也是空,不说也是空,施主又何必纠结我说了还是没说呢?”

这一圈绕的唐清舞都有点懵了。

“哦,对了。”

瞎扯那么半天,沈秋差点忘了正事。

他朝唐清舞伸出手索要,用词用句也恢复了正常。

“老婆,把钱给我。”

这里的钱,是指毒蛇刚才花钱买回自己那把匕首的钱。

唐清舞把钱交给沈秋,沈秋转过头看向这群店老板。

有点肉疼,但理所应当。

“今晚那个叫毒蛇的找你们要了多少钱,一个个排队过来找我领。”

见店老板们面面相觑有点要推脱的意思。

沈秋严肃补充:“必须领!不然就是不给我李铁柱面子!”

正在诊所里接受老大夫检查的李铁柱:“阿——嚏——”

被喷了一脸鼻涕的老大夫黑着脸看向刘苟:“早点准备后事吧。”

打完喷嚏脑袋瓜嗡嗡的李铁柱:“???”

几分钟后,店老板们各自领回了属于自己的钱财。

这会儿正好胖姐烤完第一批串送过来。

便听到那名水果店老板语气担忧的冲沈秋问:“小英雄,今天出了这么一档子事,万一那个蛇哥记仇回过头来报复我们怎么办?”

没等沈秋作答,胖姐把放着串的铁盘子往桌上一拍,扯着她那大嗓门喊道:

“那就打!”

胖姐气势浑足,今晚的经历彻底改变了她的心态,或者也可以说是沈秋带给了她反抗的勇气。

“我不信他们敢打死我!只要打不死我!我就绝不再给这群欺软怕硬的狗东西一分钱!”

水果店老板被这股情绪感染了。

但还是忍不住小声嘀咕:“那你要是真被打死了,恐怕想给钱平事也晚了吧?”

沈秋拍拍手将众人目光吸引过来。

“硬碰硬肯定是不可取的,我建议大家以后再碰到这种事,就先拿钱稳住他们的情绪,然后去唐氏集团找我李铁柱。”

“我唐氏集团保安李铁柱说要保这条街,那就一定会保,决不食言!”

诊所里老大夫开完玩笑,说自己也查不出李铁柱打喷嚏的原因。

然后又打了两个震天响喷嚏的李铁柱开始怀疑。

自己怕不是真得了什么怪病要去世了吧……

我媳妇儿还没娶呢不想死啊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