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九十八也有好寓意

虽然诺言是以李铁柱的名义立下的,但如果后续真有什么事需要“李铁柱”出面解决,最终受累流汗的肯定还得是沈秋本人。

毕竟总不能把真·李铁柱抬上来跟巨鲸会正面对碰吧?

那估计真·李铁柱有十条命也不够人家玩的……

沈秋怕麻烦、讨厌麻烦、懒得被麻烦。

可产品是他卖出去的,售后服务肯定得做到位。

不然往后谁还愿意拿礼物向他表达内心的崇拜之意?

此外,说句心里话,沈秋也不觉得毒蛇会把今天这笔账算在一群小老板身上。

最多就是真·李铁柱背口黑锅,暗地里被诅咒那么几句而已。

当然也不排除包括毒蛇在内的巨鲸会,以后还会来这条街上索要钱财。

想要治标又治本,最好的方法就是让唐伯年出面从根源处解决问题。

也就是覆灭东海市新兴的三大会!

这一点沈秋很清楚。

奈何按照唐伯年的计划,他是打算等三大会幕后的执子者沉不住气冒出头来,再来一手一网打尽。

换言之,现在还不是对巨鲸会下手的时候。

顺着这个思路转回来,胖姐等一众店老板的忧虑,仍旧无法得到有效解决。

最多就是像沈秋说的这样,以后再碰上类似事件,就先拿钱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危,送走毒蛇等人后,再去唐氏集团找小英雄李铁柱帮忙讨回公道。

“小英雄,我们这样做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小英雄,唐氏集团那么大一公司平时工作肯定很忙吧?你看你还得操心我们的事,我们担心你身体吃不消啊!”

“小英雄,你人真是太好了,要是大姐晚生二十年,绝对会拼了命的追求你!”

说最后一句话的店老板大姐年近半百,体格比胖姐瘦点有限,长相嘛,也不太尽如人意……

“男子汉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大家这么崇拜我李铁柱,我李铁柱怎么能辜负大家的期望?”

其实沈秋从出生到现在,一次也没想过要成为一名喜欢多管闲事……呃,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英雄。

他只想开开心心的做个不受别人欺负的普通小老百姓。

不过还是那句话。

做生意讲究一个“信”字。

拿了人家的好处,该管的闲事就不能不管。

“好了好了,大家早点回去歇着吧,改天得空我去各位店里消费。”

与其说是得空消费,不如说是等手头上没那么紧了再去消费。

不然总不能天天拿英雄口碑混饭吃吧?

在沈秋的送别下,店老板们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老弟,趁热吃,大姐继续去给你们烤,今天这串大姐管够!”

胖姐好歹也是早就嫁为人妇的过来人了,自然摸的清什么时候该把舞台交还给人家小两口。

唐清舞一张俏脸高冷依旧,但眼底掠过的那抹希冀神采,却还是出卖了她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跟老公在一起还这么冷,该教训一下,以正家风!”

某秋心中默语,把手里的玫瑰花往唐清舞面前一送。

唐清舞果然美眸闪亮起来。

“老婆我免费给你闻闻这花的香味。”

玫瑰花在唐清舞面前一晃,就被沈秋给收回去了。

唐清舞当场怔住,粉拳不自觉的握起。

沈秋这时又补了一句:“我记得果果特别喜欢这些花花草草的,老婆你说她收到后会是什么反应?”

送给果果的?

尽管唐清舞从小就特别宠爱这个亲妹妹,也向来会把妹妹喜欢的东西让出来。

但不知怎的,沈秋当下的所言所行,仍不免令她心中一阵黯然。

“应……应该会很开心吧……”

唐清舞垂下俏脸,她不愿让自己的悲伤影响到沈秋的心情,所以只能用这种方式加以掩盖。

“那两个人怎么办?”

她稍稍整理了一下心情,转身指向那两名倒在地上半昏半醒的皮衣青年。

“待会吃完饭叫几个人过来处理吧。”

沈秋随手把玫瑰花放到桌面上,趁他去把那两个皮衣青年拽过来的工夫,唐清舞偷瞄了眼那束玫瑰,内心的苦涩与失落像是被火烘烤的冰雪般,融化成水袭遍全身。

“我……我告诉你……巨……巨鲸会不……不会……”

可能被沈秋第二个拎过来的皮衣青年身体素质比较好,那一巴掌扇的他居然还能艰难发声。

“我知道我知道。”沈秋都替这货累的慌。“你想说巨鲸会不会放过我的,啊,我好怕怕,这个回答你满意了没?满意的话就闭嘴吧,你看你嘴里那血刺呼啦的恶心样,别倒我和我老婆的胃口。”

这番敷衍的话直接令皮衣青年气火攻心昏了过去。

“没劲。”

沈秋倍感无聊,什么狗屁巨鲸会,这小弟们也忒不中用,连给自己热身(嘴)都不配。

回过头来,眼看唐清舞望着路边不远处的车水马龙怔怔失神,沈秋暗道一声罪过罪过,随之拿起桌上那捧玫瑰花就送到了唐清舞面前。

“喏。”

闻到鼻间涌入的花香,唐清舞讶然相望,慌慌张张的站起身来。

“送……送给我?”

沈秋耸了耸肩:“不然嘞?”

唐清舞喜出望外,可手伸到一半又停下,声若细蚊的问道:“可你不是说要送给果果吗?”

“对哦。”沈秋绕过餐桌走到唐清舞身边,倏地把嘴巴凑到她耳畔。“那先说好,这是属于咱们俩的秘密,千万不能告诉果果哈。”

说着某秋还不忘伸出舌尖在美人晶莹耳垂上轻轻一点。

唐清舞娇躯一颤,俏脸霎时变成了熟透的红苹果。

“你又使坏!”推开沈秋之余,她不忘抢过属于两人的秘密之物。“不理你了!哼!”

身为三师父的得意门徒,沈秋怎么会看不出唐清舞此刻的口是心非。

“老妹儿,你真幸福,我家那口子就从来没送过我玫瑰花。”

适时胖姐端着第二盘烤串走过来,看向唐清舞和她怀里那捧玫瑰满眼羡慕。

唐清舞客气的回了声谢谢,稍作犹豫从花束里取出一朵递给胖姐。

“送您。”

胖姐表情意外连连摆手:“使不得使不得,这花一看就是九十九朵,寓意是祝福你们小两口长长久久,少一朵就不是那个味儿了。”

“姐你就拿着吧。”沈秋接过那朵玫瑰塞进胖姐手里。“九十八朵寓意也挺好的。”

胖姐拿着那朵玫瑰花呆住。

“九十八朵是什么寓意?”

沈秋神秘兮兮的一笑,连唐清舞都忍不住好奇。

卖了两秒钟关子,某秋得意洋洋的给出答案。

“九十八。”

“就是发。”

胖姐:“……”

唐清舞:“……”

这可真是财迷妈妈给财迷开门——财迷到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