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有点小般配

九十八这个数字包含的美好寓意被沈秋解释出来后,胖姐打消了心底产生的内疚感,拿着那朵玫瑰花开开心心的回去烤串了。

“还是老公有办法吧?别控制,快夸我。”

唐清舞嘟起小嘴,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少贫了,这么多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

某秋一本正经起来:“在这个世界上,能堵住我嘴巴的只有一样东西。”

“是什么?”被某秋调戏过无数次的唐清舞,还是无法抵御人类与生俱来的好奇心。

“漂亮小妞儿的嘴唇。”某秋贱嗖嗖的眨了眨眼睛。“老婆你帮我拿铁签子的奖励还没兑现呢,要不要……”

“才不要!”唐清舞把怀里的玫瑰花紧了紧,一副提防家贼的警惕模样。“你这奖励还是留给自己吧。”

沈秋噘了噘嘴唇,在唐清舞不解的注视下尝试半天。

“那我也没法自己亲自己啊……”

唐清舞想了想强忍笑意:“要不你试试对着镜子?”

“才不要!”某秋学着唐清舞刚才的动作情态,下一秒又变得可怜兮兮。“镜子很凉的老婆。”

就这样,两人一边斗嘴一边开始在胖姐的照料下,吃起这顿烤串盛宴。

半个多小时后,吃了几串就不吃了的唐清舞,俏脸上残留着几杯冰啤酒所带来的醉人红晕,美眸中流溢着令人很难不被诱惑的迷离之光,双手捧住粉颊,嘴角含笑欣赏眼前这个坏蛋的可爱吃相。

“他还是像以前一样能吃呢……”

六大盘烤串,外加附近店老板送来的三十六套驴肉火烧,几乎全被沈秋一个人消灭了。

你真的很难想象一个身高一米八五、体重一百六十多斤的青年,胃口能装下这么多的食物。

这都快赶上十个成年胖子的饭量了……

“姐,不用烤了啊,我们吃的差不多了。”

沈秋用撸完串剩下的竹签剔着牙,抽空知会了一声不远处的胖姐。

“嗝——”

捎带打了个啤酒嗝。

忙碌了半天,接连送走几桌等不及的新客人的胖姐,胖嘟嘟的脸上满是笑容。

她不在乎今晚少招呼了几桌客人,也不在乎今晚免费请两人吃了顿上千块的烤串大餐。

因为沈秋是自己心目中的小英雄,是自家店里VVVIP级别的客户。

“老弟,吃饱了没啊?别跟大姐客气,大姐说今晚管够就一定管够!”

其实胖姐也有点被沈秋的饭量震惊了,小英雄看上去瘦巴巴的,没想到吃起东西来竟然这么如狼似虎。

如果沈秋能感应到胖姐的内心活动,必然会马不停蹄的回复两句话。

第一句:“胖姐我不瘦,我只是没您那么胖。”

第二句:“如狼似虎?您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饱了饱了,谢谢姐今晚的招待,我们坐会儿就回家了。”

沈秋侧过身含笑回应,迎接他的就是胖姐一记千娇百媚的白眼。

“跟姐客气啥,姐一天二十四小时欢迎你来。”

“咳咳!”

沈秋被狠狠地呛了一口,心中暗道姐您睡觉那几个小时弟弟就不打扰了。

“成,以后只要饿了还没钱吃饭,我就来你这蹭饭吃。”

“没问题,姐养你!”

沈秋:“……”

姐弟俩你来我往客套之际,唐清舞用手机发出一条短信。

等吃了八分饱的沈秋把剩下啤酒喝完,十辆改装上高强度防弹玻璃的奔驰轿车,排成长龙从道路尽头缓缓驶来。

某位见到这一幕的路人内心:“这是谁家大晚上的接新娘啊?”

某位和楼上差不多心情的路人:“婚车上怎么没布置气球和大红花?”

奔驰车长龙在胖姐烧烤门前路边停下。

十名西装猛汉外加一名身穿西装的肥胖中年推门下车,气势汹汹的走向沈秋和唐清舞。

沈秋瞄了眼那名长得跟弥勒佛似的、手里拿着手帕不断擦拭额头和脸颊的肥胖中年,当即认出这人便是早些时候在唐氏大厦见过一面的唐伯年的随行秘书。

路人们见了这般煞气十足的阵仗,一点凑热闹的心都提不起来,赶忙加快脚步远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同样看到这一幕的胖姐也是被吓个不轻,但她又很快认出来了,这十名西装猛汉里面有几个长得面熟,好像以前和小英雄的媳妇儿来过。

女总裁与小保安不可言说的故事?

胖姐脑海中没来由的想起二十多年前,自己还是春心萌动花季少女时看过的一本热门女频小说。

毕竟整天带着一群保镖、四年来她只在今天见过对方露出绝美笑颜的唐清舞,真的很像小说里描绘的高冷女总裁。

而小英雄“李铁柱”又声明了自己是唐氏集团保安。

难道那个小说作者是一名穿越者?二十多年前描写的情节是根据小英雄和他媳妇儿的真实故事改编的?

胖姐脑洞大开的同时。

那名看上去年近半百、脸上堆满弥勒佛式笑容的肥胖中年,已然来到沈秋和唐清舞近前,恭恭敬敬的弯下腰身冲两人打招呼。

“大小姐,沈先生。”

“嘘——”沈秋做了个噤声手势,脸上满是肃然之色。“这一刻我姓李,名铁柱。”

开玩笑,自己奋战了那么长时间才把黑锅给大狗背上,总不能因为你个老胖子就瞬间崩了人设吧?

咦?

想到胖子这个形容,沈秋眨眨眼睛仔细打量了肥胖中年一番,接着转过身又望向正开着脑洞怔怔失神的胖姐。

随之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坏笑……

“有点小般配。”

肥胖中年自诩也是见过不少大风大浪的人了,但是在某秋的眼神洗礼下,他莫名产生了一种……被虎狼盯上的危机感。

“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妖孽……”

倍感紧迫之下,肥胖中年用手帕擦拭额头的频率更高了。

“沈……”

“嗯?”

“李先生。”沈秋一声音调上扬的嗯,吓得肥胖中年慌忙改口赔笑。“您还记得我吗?”

沈秋翻了个白眼:“我干嘛要记得你?你又不是美女。”

唐清舞一道幽怨中夹杂着几分寒意的目光投来。

某秋立刻补充:“后面那半句你就当没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