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小舞生病了(上)

  司徒皓月忙着各种赚钱各种创新,却发现好长时间都没有看到过花小舞的身影了。以前天天在自己身边太子哥哥长太子哥哥短的。这忽然不找自己了,司徒开始感觉挺舒心,因为再也没有人缠着自己了。但是时间长了,他却开始想念起那个笑起来有万万月牙儿的小妹妹了。

  “太子殿下,花府管家求见,说有重要的事情”夏婵从门房得到消息后,跑过来禀报给太子。

  小舞不来了,怎么她家的管家来了。他也知道因为退婚的事情,花家和自己来往很少。想了一下,还是决定见一见这个花府管家。

花府管家急匆匆的给司徒请安后道:“太子殿下,我们家二小姐病了,可是她又倔强的不肯吃药,现在已经病的很严重了。今日在迷糊中,她一次次的喊着太子哥哥。老奴恳请太子殿下去看看吧。” “病了?她现在在哪里?要不要紧?有没有看御医。”听到花小舞病了的消息后,司徒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那么紧张,那么在乎那丫头。花家管家说她不肯吃药,这是要闹哪样? 来不及考虑其他的事情了,立刻跟着管家乘车去花府。这小丫头真是让人心疼,病了吃点药不就好了吗? 到了花府后跟着管家直抵花小舞闺房,刚到门口,却听见一个女子声音轻轻道:“谁?不知道妹妹病了吗,这么大的声音。吵醒了妹妹,打断你的狗腿。”  这女子说的话很是严厉,却不知道是谁?司徒急忙掀了帘子走了进去,正碰见那女子出来,两个人差点撞到了一起。 “抱歉,走的急了。”司徒吃惊道,这女子竟然和花小舞有几分相似之处。刚才听她说妹妹病了,这难道是自己的前任未婚妻?这也太尴尬了吧。 “你,你谁谁?跑我妹妹闺房做什么?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赶紧出去。”花小歌见是一陌生男子,又惊又怒的道。 顾不得和这前任纠缠,司徒急急道:“小舞呢,小舞在哪里?” 花小歌纤纤玉指玉指急忙竖到嘴唇边,轻声道:“吁——她刚睡着,出去说话。不要吵醒了她” 司徒哪里愿意和她说那么多,一个助跑就冲进了房间里面。解释的工作让后面的管家去说吧。

花小舞的闺房装饰的特别漂亮,有好多从自己那里拿过来的小玩意。不过司徒心思全在花小舞的身上。只见花小舞面色苍白的躺在床上,额头上搭着一块湿毛巾,已经睡了过去。一段时间没见,她原本漂亮的小脸,已经消瘦了下去。 司徒皓月心里一疼,急忙走上前去坐在床边拉住她的小手,轻轻的道:“小舞,对不起,太子哥哥来看你了。” 睡梦中的花小舞仿佛听见了他的话一般,轻嗯了一声,叫了声“太子哥哥”,眉头皱了皱,眼泪落了下来。 自己真的该死,明知道小舞不去找自己,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竟然还高兴,看着睡梦中的花小舞,司徒皓月心里充满了自责。

在睡梦中都能答应自己一声,司徒知道她必然是做梦梦见了自己,心里更是难过。早知道这样的话,自己就应该早一些来看小舞,而不是弄那些什么狗屁玻璃和酒精什么的。 他紧紧拉着花小舞的小手,一言不发的坐在她身边看着她,心里前所未有的宁静,希望小舞能够快点好起来。

外面的关键终于和花小歌解释完了,花小歌这才知道刚刚进入妹妹闺房的就是被自己退婚的太子。

花小歌有几年没有见到过太子了,以前小的时候倒是经常见到,长大后两人的生活频道完全不在一起。所以就没有了交集,也可能是她刻意的不愿见到太子。

以前那个讨厌的,做事另类的太子,竟然从一个小男孩变成了一个小男人,而且看起来还蛮帅气的。

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这真是被自己逼迫退婚的男人?

花小舞睡了一会儿,便醒了过来,睁眼看见坐在床边的司徒,似乎是不相信自己的眼晴,两行珠泪自颊边滴落道:“太子哥哥,真的是你么?我是不是又做梦么?” 司徒伸出手臂在花小舞的前额轻轻的摸了一下,微笑的道:“傻丫头,你看这是做梦么?”   “太子哥哥”花小舞再也忍不住了,失声痛哭了起来。  司徒皓月心里也不好受,急忙拍着她的肩膀说道:“小舞,太子哥哥来看你了,我真是个混蛋,没有早点来看看你。”  听着司徒皓月的话语,花小舞却哭得更加厉害,司徒知道知道她这些日子身体难受,自己又没有来看望安慰她。现在忽然见到自己,精神难免失控。 好不容易,花小舞止住哭泣,呆呆的望着他道:“太子哥哥,你是怎么知道小舞病了?我以为太子哥哥讨厌小舞了呢?” 司徒皓月只要小心的哄着她道:“小舞,太子哥哥这些天都在瞎忙了。也没有注意你没有找我玩,今天要不是管家来告诉我,我还被蒙在鼓里呢。小舞你是不是特别失望,太子哥哥没来看你。” 花小舞道:“太子哥哥,你做的那些都是大事,怎么能叫瞎忙呢,小舞不让太子哥哥这么说自己。” 司徒皓月说道:“不是瞎忙是什么?连可爱的小舞妹妹病了都不知道。”  花小舞见司徒皓月如此的讨好自己,嗔叫了声“太子哥哥”,便再也不好意思说出话来。

司徒皓月见花小舞精神已经稳定,便接着对她道:“小舞,听管家说你生病了,还不肯吃药,这是为何?难道不想早点好起来,和太子哥哥一起玩了吗”

花小舞面色通红的低下了头,但最终她还是勇敢抬起头注视着司徒皓月:“太子哥哥,小舞当然想找太子哥哥玩了,不过小舞觉的自己很没用,什么都帮不上太子哥哥,就连姜怡姐姐都能独立的管理那么多的糖果店了,我……”说着又要掉眼泪了。

司徒给她擦了擦眼角,这才说道:“谁说我们小舞什么都不会,太子做的好多事情不都是小舞妹妹帮忙完成的吗。小舞妹妹,就算你什么也不做,太子哥哥也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