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小舞生病了(下)

“真的?太子哥哥真的喜欢小舞吗?”花小舞脸上又惊又喜,她一直以来都以为只是自己一个人在偷偷的喜欢着太子哥哥呢。

“太子哥哥,小舞也喜欢你,好喜欢你。希望每天都能看到你,可是你最近太忙了,我也病了。有时候我忍不住想偷偷的给你视频,看是又怕我生病的样子吓到你。”

“怎么会,小舞妹妹现在依然很漂亮呢,当然如果病好了,那就更加的漂亮了。”司徒皓月见花小舞面色通红,羞赧不已,如春睡的海棠,心里也十分的欢喜。

“那太子哥哥爱小舞吗?”

正要再说点什么的司徒皓月,听完花小舞的这句话后,他一下子傻掉了,爱吗?不爱吗?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前世那个女人走后,他就觉得自己可能再也没有爱了。所以即使现在成了受人尊敬的太子,他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在刻意的回避着这个问题。

见司徒皓月沉默了,花小舞脸上露出难过的表情,是啊,自己除了是花府的二小姐以外,还能有什么。太子哥哥他不爱我。

见花小舞又要哭泣,司徒皓月这才知道自己该表态了,从知道了小舞生病的那一刻,他内心深处就感到自己不能失去这个可爱的小萝莉。于是只见司徒皓月小声的说道:“小舞,太子哥哥也爱你。”

男孩子说爱,真的需要勇气,一般他们表达爱的时候,总是会说某某,我,我,我真的,那个,你这样的词汇。

啊——,花小舞听到太子哥哥也爱自己的话语,心里瞬间就激动起来了,原来太子哥哥也一直爱着自己,还以为只是自己一个人在自作多情呢。

“那你抱抱小舞吧,我真的太想太子哥哥了。”小舞脸色红红的说道,简直可爱极了。

司徒皓月手臂一收,便紧紧的抱住她,他能够感觉到怀里的小可爱那咚咚的心跳声。

花小舞平生第一次被男人抱住,那坚实的胸膛紧紧的靠着自己的后背。爱情来的太快,她感觉是如此的不真实,但是感觉又是那么的好。她真想一辈子就这样被司徒皓月抱在怀里。

外间屋子里听到屋子里妹妹的说话声,知道花小舞已经醒了,便端着熬好的汤药送了过来。

 “妹妹,太子殿下既然已经来看你了,就趁热把药喝了吧。”花小歌人还没到,声音却先传了进来。 花小舞却是一惊,连忙脱离了司徒皓月的怀抱。就像第一次偷吃被发现了一样,脸色羞的想然司徒皓月咬上一口。 司徒皓月心中有愧,接过花小歌手里的汤药碗道:“咳,小歌,谢谢你了,我亲自喂小舞妹妹喝吧。” 

花小歌看着这个男子,仿佛全然不在乎自己跟他退婚的事情,不由的放下心里的包袱。轻笑道:“太子殿下说的哪里客气话,小舞可是我的亲妹妹。我不管还能让谁来管。” 司徒皓月点点头,这就对了,这女人和自己还有一段退婚的历史。能够客气的说话,已经难能可贵了。 当然,司徒也并不是怕她,只是觉得有点尴尬。   司徒皓月将药碗送到花小舞嘴边道:“小舞,乖,趁热把这药喝了,大哥给你糖果吃。” 花小歌倒也稀奇,那个就知道玩的男人,竟然还有如此柔情的一面。不过,他这人哄人的方法倒是奇特。 花小舞心里像吃了蜂蜜一样,只是闻到那药味,却是苦涩不堪,忍不住眉头一皱道:“苦——” 司徒皓月假装恶狠狠的样子说道:“小舞妹妹要是不喝,那只能太子哥哥喝一口,然后送到你嘴里” 花小歌听到这太子如此无耻,感觉浑身不自在。暗道,这人果然不是一般的无耻,这般占便宜的话,信口说来,眼睛都不眨一下。

花小舞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般,在太子哥哥的监督下,一仰美丽地脖子。将那汤药一饮而尽。她真怕姐姐发现什么端倪。 喝了药,见花小舞的神色恢复了许多,嘴角也挂上了笑容,司徒皓月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心道,只要乖乖的喝了药,可爱的小舞妹妹就能快点好起来。 可能是药物的作用,或者是因为心意得到了满足,花小舞在司徒皓月的注视下很快再次睡着了。

离开了花小舞的闺房,司徒皓月刚想离开,却被花小歌挡住了自己的去路。 

“花小歌,你这是什么意思?看在他是花小舞姐姐的身份司徒皓月并不想招惹她。但是堵住自己去路,也让他有些愤怒。 “太子殿下,你不要以为小舞年幼,你就花言巧语的骗取她的信任,我妹妹可不是随意任你欺负了?”花小歌怒道。 “花小舞,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欺负过小舞了?”司徒皓月郁闷了,花小歌这气势汹汹的,以为老子是你什么人吗? “你还敢狡辩?我问你,你方才去小舞屋里做了什么?”花小歌恨的牙痒痒。自己逼迫他退婚了,谁知道太子竟然打起了自己妹妹的主意,她怎能容忍。 我去,我堂堂太子,还不能有自己的自由,老子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管我。不就是仗着天生喉咙好吗?以前不和你计较,你可别蹬鼻子上脸。再说了,都退婚了,你还要管那么多,谁给你的勇气。

花小歌愤怒的俏丽的脸上多了几抹红晕,玉唇轻咬,胸口时起时伏,艳丽无比,和可爱小萝莉花小舞比起来,却又是另一番滋味。

不过,司徒自然不能因为她长的好看就认怂,只见他轻微一笑后说道:“我自然是来看望小舞妹妹的,听管家说她不肯吃药,我就劝解了几句。” “小舞,太子哥哥也爱你,不知道是谁说的?身为太子竟然如此恶毒,哄骗年幼无知的小女孩。你,你怎么能做出这等事来?”花小歌怒道。 “好一个花小歌,你竟然偷听,这是一个良家女子干的事吗?我想你弄错了。我与小舞妹妹是真正的相爱,两情相悦你懂不懂?我骗谁都不会骗小舞的。算了,我跟你解释这些做什么,你根本不懂。”司徒皓月没想到自己说的话竟然被花小歌偷听了去,自然很是气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