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奥斯卡影帝

墨青道人一脸深沉的看着苏阑,眼神不断的变幻着。

喜欢…?

啧啧啧。

“不仅这样,师傅我跟你…唔唔唔…”,郝惑原本还准备怀着死道友不死贫道姑的精神添油加火,随即便被一旁虎视眈眈的苏阑给捂住了嘴巴。

我恨呐。

此时苏阑心态崩了,差点给这个叛徒整破防。

早知道就不带她去了。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肯会踏着七彩祥云一脚把这个倒霉玩意儿踹飞。

苏阑眼神之中带着三分薄凉三分愤怒四分讥笑的看着她,“我苏某没了你郝惑能独活?”

“求求郝惑你离我远点吧”

人间真的不值得!

“唔唔…”

郝惑还在继续挣扎着,但是无奈于自己身小体弱易推倒,始终无法开口说话。

这就是无效挣扎吗?

郝惑模模糊糊的想着,猛地一口朝着苏阑的手咬了过去。

“奥…”

苏阑发出一声惨叫,指着郝惑气得说不出话来。

好家伙,你郝惑是变态的弟弟变质吗?

苏阑看着手上清晰的牙齿印,一时悲愤。

时不待我,这命也太苦了吧?

“师傅我跟你说,他…”

“没事,别说了,给你师兄留点面子”,墨青道人出乎意料的打断了郝惑的发言,似笑非笑的看着苏阑,配上那张满是皱纹、饱经风霜的老脸,显得极其的诡异。

苏阑顿时菊花一紧,后面冒出冷汗,阵阵刺痛传来。

感受到后背伤痛,苏阑哀莫大于心死,亏我好心把你从大汉里面救出来,你就这这么报答我的?

嘶…

好疼,疼?

苏阑突然灵机一动。

“啊,师傅,我后背好疼”。

苏阑惨叫一声,成功的引起了墨青道人和郝惑的注意,脸色苍白,豆大的汗水不断的低落下来,五官扭曲在一起,不断的吸着气。

这一刻苏阑真的想给自己颁个奥斯卡奖。

“师兄!没事吧”,在一旁准备看好戏的郝惑顿时就紧张了起来,连忙跑过去扶着苏阑的手臂,可怜兮兮的看着墨青道人。

苏阑此时真的是想夸自己机智啊,给自己来个朝上的大拇指。

“师傅,师兄他受伤了”,郝惑一脸担忧的说道,蹙眉,眼神里透露着对苏阑的关心。

“哦?”

“来给为师看看”,墨青道人看着苏阑,招了招手。

苏阑没说话,就一步一颤的走了过去,脸部不时的抽搐,几米的路程硬生生的被他走成了生离死别。

墨青道人就这么看着苏阑,皱了皱眉毛,刚刚熊大跟他禀告了苏阑的伤势,不能啊,没这么严重吧?

突然好似想到了什么,暗自笑骂一声:“这个小兔崽子,还想耍我?”

墨青道人也不行动,就坐在那里,看着苏阑的表演,脸上流露出心疼的表情,“哎呦,我的小心肝呐,怎么了这是?”

“快过来,让为师好好看看”,墨青道人对着苏阑语速急促的说道,苏阑听了,暗自高兴,加快了步伐,一时间显得有些…

轻盈。

“来来来,快趴在床上”

“郝惑,快去帮忙扶着你师兄”,墨青道人指挥者郝惑,一副风风火火的模样。

苏阑看了,感觉自己幼小的心灵刚才受到的伤害也不算什么了,含情脉脉了望了墨青道人一眼,趴在了床上。

“来让为师看看你身上的伤”,墨青道人解开了苏阑的上衣,一旁的郝惑‘呀’的一声脸上飞上两朵红晕,之前在小巷子里面看的时候因为光线昏暗看得并不清楚,现在光线照亮之下,看的清清楚楚。

“哎呀,怎么办,师傅还在这呢,可是我好想看”,郝惑红着脸,呢喃细语,瞅了一墨青道人。

“你们俩现在这边别动,为师去旁边的房间找药”,墨青道人好像感觉到了郝惑内心的想法。

他开了两间房,一间是苏阑住的,一间则是自己和郝惑的。

只见步履匆忙,猛地将门拉开,身子一闪,便传来隔壁开门的声音。

“哎呦”,苏阑又象征性的叫了叫,有些狐疑的看着门外,师傅身手怎么突然这么敏捷了?

隔壁。

墨青道人熟练的打开了一个布包,展开,可以明显的看到里面摆放着各种药膏。

他犹豫了一会,目光最终投向最边上黑不溜秋的药膏,笑了笑,拿起来边往回走。

你小子别想好受,真当师傅是傻子?

“来,阑儿,快来上药”,墨青道人坐在床榻上,看了一眼红透了脸的郝惑,一脸善意地对着苏阑说道。

“欸,好的”

“哎呦,师傅我好疼”

苏阑尽力地把身子往墨青道人那边挪了挪,继续卖力地装疼。

  “没事,擦点药就好了”,墨青道人眼神闪烁,看着苏阑背上地伤痕,眯了眯眼。

“师傅你干嘛,你快点啊”,旁边地郝惑看着墨青道人还没上药,便开始催促他,嘴巴嘟着斜着眼他。

恰巧苏阑这个时候看了过来。

黑色药膏撞入了眼帘。

黑色?

苏阑迷迷糊糊,顿时叫的更大声了,“师傅!”

“不至于,真不至于用这种药啊”

墨青道人没有理他,摆了摆手,什么至于不至于,我看好得很。

随后便将药涂了上去,苏阑顿时发出一道惨叫,“疼,背上好辣”

“搭梅,雅美蝶啊”

“师妹,快点,给我吹吹”

苏阑感受到北上传来地痛楚,仿佛钻到了心间似的,鼻涕眼泪一脸,要郝惑帮他吹一下。

“不要”,郝惑感受到墨青道人传来的目光,立马老老实实地拒绝了他,凑到他耳朵旁,“师傅他还在这里呢”。

苏阑面如死灰,看着满脸地善意的师傅,勉强牵动嘴角笑了笑,“谢谢师傅,徒儿好多了”。

声音哽咽,像一个得到了爱的小孩。

墨青道人看着苏阑,满意的点了点头,“你就先好好休息,明天就回去了,阑儿,跟我回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