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郝惑的心事

墨青道人和郝惑慢悠悠的离开了房间,‘砰’的一声,门关了。

苏阑趴在床上,像条咸鱼一样动也不动,心酸的泪水源源不断的涌了出来。

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忧愁,我是高兴,师傅对我的偏爱是对我演技的最大鼓励。

过了一会,背上的痛楚渐渐平息,苏阑尽力的扭着脖子借着烛光看着自己的后背,活脱脱的贞子转世。

“夺笋啊”

明明只是一些小伤,师傅还特意给我拿出了特效药。

苏阑哭丧张脸,想起墨青道人的偏爱感到一阵后怕,随即暗自下定决心。

不行,下次一定不能找这个借口。

……寂寞……

第二日清晨。

“哈喽啊,师傅,早上好”,苏阑下楼看到正站在门口的墨青道人,懒散的打了个招呼,两手张开,就在楼梯上伸了个懒腰。

一时间,上下楼的人都看着苏阑,眼神怪异,不时交头接耳指着他说着什么。

场面尬住,苏阑成了全场的c位。

他没在意,自己前世的世界观和这个世界观有些不一样,一些动作做出来引人指指点点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随意不能代表苏阑好欺负!

他眼神一冷,一个个的看了过去,楼上楼下的人看到了,对视之下一时觉得有些心虚,场面顿时寂静。

看到达到了心里面的预想结果,他嘴角上扬邪魅一笑,对面他们大喊道:“没看过这么帅的?”

“你,对,就是你,你下棋必被指指点点”

“还有你,那个大妈,刚刚笑得很开心是不?你买菜必涨价”

一连串恶毒的诅咒从苏阑口里面飙出来,楼上楼下众人噎住,看着他跟看外边那条懒洋洋正晒着太阳的傻狗似的。

苏阑自己说舒服了,自顾自的走下楼去,神色洋洋得意,步履悠悠,看着周边人如同吃了苍蝇般难堪的脸色,暗自一阵爽快。

与我苏某敌对者,你的不爽就是我的成功!

墨青道人站在门口上看了半天,嘴角一阵抽搐,他感受着周边人投来的敌意的目光,体会着众人的压力,再看着如同闲庭散步般悠闲的苏阑,仿佛他不是始作俑者般朝着自己走来,眼神满是惊奇,硬生生的从嘴里蹦出来一句话。

“针不戳啊”

墨青道人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自己这个“宝贝”徒弟。

“诶,郝惑呢?”

苏阑看到郝惑没在一时有些疑惑,不应该啊,这家伙难道不应该是我们之中起的最早的吗?

怎么现在还没有见到她的踪影?

“昨晚她睡得有些晚,知道半夜脸还在发烫,头上冒着蒸汽,为师不是给她端茶递水就是给她洗脸降温,就是没有好转,你法子多,你去看看?”

“我以为他是发烧,结果却不是。”

墨青道人一脸头疼的样子,斜着眼看了看苏阑,“你鬼点子多,你去帮我看看她是不是哪里出问题了。”

“师傅,不是鬼点子多,这是智慧!”

苏阑有些不满墨青道人的说法,反驳着他。

“鬼点子不多的人喜欢少妇?”

墨青道人瞅了他一眼,趁他病要他命,直中要害,一脸嫌弃的说道。

“啊这…”

“咳咳,我还是先去看郝惑师妹吧。”

地方语言武器领先己方一万年,纵使他苏阑兵法通天,也抵不住啊。

见到墨青道人搬出这句话之后苏阑顿时没了反驳的兴趣,直接来来了一套走为上计,讪讪的说道,拿起钥匙耸着肩跑上了楼去找郝惑。

一路小跑,苏阑来到门口,先把耳朵贴到门上听听里面是否有什么动静。

苏阑耳朵动了动。

“唔…”

“好丢人,怎么会那样”

“啊,我好痛啊”

“完了,我不想活了”

房间里面传来了郝惑自闭的声音,苏阑摸着自己下巴推测着郝惑发生了什么。

恩…

这副身体好像还没有长胡子…

‘啪’苏阑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

难道是…

想到这,苏阑流露出震惊的眼神,天呐,没想到你郝惑竟然…

‘啪’又是一巴掌。

苏阑不满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用力过猛,一时无语,难道这就是麒麟臂的威力吗?

“谁在外面?”

正当苏阑展开自己奇妙的想象是,房子里面传了了郝惑的声音,苏阑忍痛割掉了自己想象的翅膀,重新做回了凡人。

清了清嗓子,露出一个自以为善解人意的微笑,“师妹,是我啊?”

我是那年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啊。

你不识得我了吗?

想象的翅膀飞了回来,一下子插在了苏阑的两只耳朵上。

他听不得这个世界人们频繁普通的发言!

“啊?”

“师兄?”

“等一下!”

苏阑站门外听着郝惑的话。

还不打算立刻给哥们开门?

那我只好自己来咯,苏阑拿起手中的钥匙,解开了锁,推门走了进去。

“啊!”

一声大叫刺破他的耳膜,苏阑只感觉到他的翅膀彻底的飞走了。

“你叫什么”,苏阑有些恼了,一大早的吼什么?

他抬头朝着郝惑看了过去,见到郝惑坐在床上楚楚可怜的看着自己。

“师兄,昨晚的事?”

她抿着嘴唇,一副难以启齿模样,紧巴巴的看着苏阑,苗条的身子缩在一起,像一只受伤的小猫咪。

“什么昨晚的事?”

“师傅说你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头很烫?”

“来,坐过来点,让我看看”。

郝惑看着苏阑伸过来的手,小脸一下就红了起来,直到耳根,头上冒着热气,颤巍巍的把白洁细腻的手搭在了苏阑的手上。

苏阑用力一拉,郝惑轻盈的身子飞了过来。

这小手,好舒服啊,握这手中的温润,苏阑暗叹一声。

“师兄…”,郝惑看着苏阑我这自己的手一脸的享受,心里有些高兴又有些忐忑,轻轻的喊了苏阑一声。

“怎么了?”

苏阑用了一把力,放来了手。

“没…,没什么”。

郝惑脸愈发红了。

“昨天晚上我…”

“真得没有什…”

郝惑苏阑一齐发声,互相打断了,有些尴尬的彼此看着。

郝惑鼓足了勇气,颤音说道:“要不,师兄先说?”

“恩”

苏阑奇怪的看着郝惑,“跟师兄说说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

他跟郝惑相处几年,郝惑又是少女性子,有没有心事一眼就能看出来。

郝惑听了顿时慌了起来,支支吾吾的。

“没事,想说啥就说啥”

郝惑听了如同吞下一颗定心丸,“师兄,昨晚的事,是我有些…”

说到最后,声音如同蚊子飞翅一般,微弱补弱不可闻。

苏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昨晚的事啊,想起那后背的湿润,苏阑一时间心情摇曳,清了清嗓子,“没事的,师兄不介意”。

其实我还想再来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