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道理

想到这,苏阑猥琐的笑了起来,有一说一,昨晚那种情况对于他来说是小场面,但是对于郝惑这种很少与人来往的小姑娘来说,无异于发现新大陆。

苏阑心中基本有了个大概。

一时间又有些嘀咕了起来,不会吧,不会吧?

不会真有人昨天晚上莫名其妙的发烫是因为这个?

苏阑顿时无力吐槽,感觉这个自己师妹差不多是长废了,如果可能地话,真的挺想叫师傅再找个小号重新打怪升级。

可没办法,谁叫你有我这么个好师兄呢?

摆了个自认为和蔼可亲的笑容,摸着郝惑的小脑袋,“师兄一直把你当一个小朋友,你做什么师兄都不会在意的啦,还有你也不要有压力,我们就当昨晚做了个梦怎么样?”

“嗯”,郝惑轻轻的应了一声,头低了下来,像一个鸵鸟一般,都快把头摆到自己的飞机场上,听着苏阑主动提起昨天晚上的事情,愈发的觉得不好意思,脖子山也开始出现了一丝丝的粉红色。

苏阑居高临下的看着郝惑,顿时感到惊奇起来,一时间有些感叹自己这个师妹这个脖子柔韧性,女人如水的特点在她的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女孩子害羞都是这样的吗?

苏阑看着郝惑粉红色的脖子,有些疑惑的眨巴眨巴眼,想起了自己的初恋,在那个峥嵘岁月,他可从来没有见过他那大胆放纵的初恋有过这种模样。

呵,有些女人看起来文文静静,坐在那里什么也不做,可一旦玩熟了,张口几句荤段子就能把你弄得面红耳赤的。

“师兄~”

“我会不会怀孕啊~”

郝惑细细的语音接着传来,抬头小心翼翼地看了苏阑一眼,嘟起了嘴,依稀还能看到几分……

笑意?

仿佛怀了师兄地孩子对她来说是很幸福的事情。

‘啪’苏阑在郝惑惊愕地眼神中给了自己一巴掌。

郝惑做错事般迅速把自己地视线收了回去,抿着嘴不说话,把头低得更低了,宛如一个在航空母舰上即将起飞地飞机。

苏阑拿手捂着自己的脸,无比的自责。

怪我都怪我,前世地小孩这个年龄都能满嘴跑火车了,郝惑竟然还在问我能不能怀孕?

笑死。

这个时代根本就不懂我思想地前卫性。

一时间苏阑心情激荡,看着眼前这个思想严重滞后还在原地嘤嘤嘤地师妹,一股责任感涌上心头。

拯救郝惑,从我辈做起,义不容辞!

嚯嚯嚯,苏阑把头凑到了郝惑地耳边,往里面吹了一口热气,小声道:“苏阑小课堂开课啦~”

“呀”

“师兄,你干嘛?”

她有些生气地嘟嘟嘴,诉说着自己地不满,“到底会不生孩子啊,你说啊。”

苏阑看着郝惑地小娇妻样子,生生地吞下一口唾沫,眨巴眨巴眼睛。

‘啪’又是一巴掌。

苏阑摇了摇头,吸了一口气,从郝惑地美色地诱惑中走了出来,我钮钴禄·苏阑是不会就这样屈服地!

看着眼前面色凝重的郝惑,苏阑内心也是颇为无力。

"不会怀孕的",最终无奈说了这句话,小孩子的思想总是异想天开,苏阑扶着额头,显得极为头疼的样子。

“那为什么不会怀孕啊”,郝惑眼里带着失落的光芒,有些伤心的说道。

苏阑舔了舔嘴唇,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脑海里面开始飞速的转动着。

自己该给她说些什么才好呢?

旁边的郝惑没有接着说话,就静静的看着苏阑,神色中不时地闪过悲伤的色彩,还在为还未出世地小孩原地夭折而感到伤心不已。

“咳咳”。

苏阑清了清嗓子,咳嗽一声开始打断郝惑‘扑哧扑哧’越飞越远地思绪,顺便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啪’又是一巴掌。

拍在了桌子上,郝惑在旁边看着苏阑,黑色地眼珠子转了转,显得灵动聪颖。

“郝惑!”

“师兄,我在的”。

“嗯,在就好,你可要好好听讲奥”,苏阑有些不放心地看了郝惑一眼,接着说:“你知道你是怎么出现在这个世界的吗?”

郝惑摇了摇头,对于师兄突然提出了这个问题,感觉到迷惑,有些难以回答,师傅也从来没有提及过,抿了抿嘴:“不知道”。

“你是你的父母生下来的”,苏阑看着郝惑,有些严肃。

“生下来的?”

“师兄,那我究竟是怎么被生下来的啊?”

“以后你就知道了,现在的你是没有怀孕的”

郝惑点了点头,努力的吸收着苏阑地话,举起自己的小手,这是师兄教给自己的提问方式,做一个懂礼貌的好孩子。

见到苏阑颔首,“可是师兄你刚刚说的是父母生下了我,但是我已经好久没有见到我的父母了,我有点想他们,师兄你呢?你想嘛?”。

“父母他们都有事,以后就会见到了啦”,苏阑叹口气的看了郝惑一眼,投去安慰的眼神,郝惑见了低了低头,甜甜的笑着没有说话。

“也就是说”,苏阑顿了顿,给郝惑一段思考的时间,见到她重新看向自己,接着说:“父母养大我们的日子里是非常辛苦的,我们要好好的活着哦”

“嗯”

郝惑过了一会又甜甜的笑了笑,“所以说昨晚我没有小孩子?”

“对”,苏阑拍了拍手,正经的看着郝惑,一时间没有接着说下去。

郝惑看着苏阑,眯了眯眼,内心也有些忐忑。

“你要时时刻刻地记住,父母是不容易的,所以你要感谢他们”。

“不仅仅如此,你要尊重所有地母亲”。

苏阑地语气第一次地严厉起来,郝惑眼神有些恍惚,仿佛师兄地身影在着一瞬间高大了许多。

郝惑听着,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