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兔子宝典

带着郝惑下楼,见到墨青道人,三人一齐吃了点东西,苏阑便重新上楼将行李拿在手上,站在门口等着郝惑和墨青道人一起返回了。

这次来到风城之中,苏阑虽然见到了自己一直好奇的东西但是仍然感觉自己的内心空荡荡的,仿佛那名叫做陆见溪的女子会与他在城中偶遇一般。

带着心头几缕扯不掉的思绪,苏阑一行三人也开始登上去往祥嫂家的路。

毕竟答应了郝惑要去将兔子带回去,至于带回去之后要做什么,可就不关苏阑什么事情了,想着郝惑与兔子的羁绊,郝惑抑不住的发笑,撇着眼看着身旁神采奕奕、倍有精神的郝惑,心里开始盘算着回去之后的事情了。

大母猪比不过小兔子?

天底下可没有这样的道理。

……隔开……

“哦豁,终于到祥嫂家了~”

郝惑看着近在咫尺的村门口,欢呼雀跃起来,来着墨青道人的手便往里面冲,“师傅快点,我们走快点,我都快相似小兔兔了!”

墨青道人看着眼前精神亢奋的郝惑,露出无奈的神色,实在是抵不住郝惑的拉扯,没办法便亦步亦趋的随着她动了起来,“你慢点走,兔子总不会跟你一样跑掉吧?”

看着眼前两人的身影,苏阑扯了扯嘴巴,重重地吸了口气,他也算是明白了,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无情地搬运机器人。

“我是一个无情地……”

“劳工!”

他地嘴里说着不好笑的话,身体却很实诚地跟了上去。

毕竟自己还是要在这个‘冷冰冰’地小道观里混口饭吃的。

加快了步伐,也许是郝惑他们走的太慢地缘故亦或者是苏阑地身体变化程度太大,没一会便追上了郝惑和墨青道人,不近不远地跟在他们地后面。

没过多久便看到了祥嫂家的小院子,随即看到郝惑很不客气地打开院子门口的小栏杆,丝毫没有别扭感地走了进去,“祥嫂,你在家吗?”

“是我啊,郝惑~”

然而院子里面没有任何的声音传来,“郝惑,别喊了,也许祥嫂有些事情出去了,来,苏阑,先把东西放到屋子里面去。”

墨青道人熟练的分析情况,并且转头对着苏阑说道。

“好的,师傅”。

苏阑应了墨青道人,有些感到诧异的看了墨青道人一眼,便推开门进到房子里面,将行李一一放下。

“师傅是不是对于祥嫂家的房子过于的随意了呢?”

苏阑一时间想不通为什么墨青道人会对于祥嫂的家如此的随意,看着之前的表现,两人也不太像那种关系啊?

苏阑摸不着头脑,苦苦的想着,“算了,这些都不是我应该关注的东西!”

想起院子后面的小兔子,苏阑‘桀桀桀’的笑了起来。

“郝惑,在跟兔子玩呢?”

看着眼前跟小兔子玩得不亦乐乎地郝惑,苏阑笑眯眯地凑了上去。

“咋了,难道师兄看不出来吗?”

郝惑瞅了瞅手边上地小兔子,朝着苏阑看去,有些疑惑地问道。

“师兄,你说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人不喜欢用眼睛看而喜欢用口问呢?”

苏阑地表情顿时地垮了下来,听着郝惑地讥讽,感觉挺惊讶地,什么时候郝惑还能在自己的面前讥讽自己呢?

他没有生气,凭借着他多年幼儿园扛把子的气度,对于郝惑这点无关紧要的讥讽恍若充耳未闻,重新摆出了一副自己认为和谐的笑意仔细地看着郝惑。

皮笑肉不笑道:“师妹最近挺喜欢开玩笑的啊?”

“师兄怎么知道我在开玩笑?”

“难道你是我肚子里面的蛔虫?”

郝惑眼里射出精光,想起小时候苏阑对她说起地蛔虫,兴致勃勃地问道。

“额…………”

苏阑宛若卡壳了一眼,言语被郝惑地话梗住,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自己这个小师妹什么时候这么会顶嘴了?

想起郝惑小时候在他面前被他说的脸红耳赤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地模样,苏阑一时间对人类地进化历程产生了浓厚地兴趣。

难道这就是二次‘变异’吗?

苏阑饶有兴趣地看着郝惑。

“师兄,你瞅啥?”

“瞅你咋地?”

两人地对话如同小学生对峙一般,空气了充满了火药味。

“咳咳,郝惑,好歹也是你的师兄不是?你要对我说话客气一些地”,苏阑最终败下阵来,顿时感到无比地不堪,活跃下气氛,毕竟谁能在不眨眼地比赛中比得过自己这个便宜小师妹呢?

“哼哼”

“你知道就好啦,师傅还跟我说要师兄要让着师妹呢!”

郝惑眼里露出了得意的神色,雀跃地笑了起来,白腻地小脸展现出了单纯可人地风光,对着苏阑指指点点,“是不是觉得我突然就变得特别的厉害了?”

苏阑没有说话,任由着郝惑对她指指点点,俨然沉浸在对于郝惑活泼可爱地气息之中无法自拔,过了一会才缓过神来,朝着郝惑笑了笑,内心有些犯罪感。

“郝惑啊,你说这个兔子待会道观之后要怎么生活呢?”

苏阑冲着郝惑问道。

“啊?什么?”

郝惑没有听懂苏阑地问题,下意识地抱紧了小兔子,“什么生活,我们怎么活着它就怎么活着啊!”

“这时不可以的,兔子怎么可能跟我门过的一样呢?”

苏阑顿时露出严肃地表情,看着郝惑,淳淳善诱道:“我们晚上要睡觉的啊,但是有时候小兔子不睡觉啊,难道你还要大晚上不睡觉也去陪它吗?”

也许是苏阑地表情有些不对劲亦或者其他什么…………

郝惑支支吾吾地说不出来话,过了一会才对着苏阑道:“那我应该怎么做嘛”。

苏阑脸上顿时露出了笑意,觉得孺子可教也。

“别的先不要管,你先带着小兔兔去洗一个舒舒服服的澡,等会去之后我们在来好好的讨论一下小兔子养成宝典。”

“可以吗?”

郝惑听着洗澡,顿时带着兔子缩了缩身子,毕竟上次‘兔子洗澡事件’对于她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

过了一会,苏阑才听见她‘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