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交手

眼前的这个苏美欣感到万分震惊,立刻对我质问道,“你什么意思?”

“任何邪魅之物我的眼睛都能看到,你的这点伎俩我一眼就能够看穿。”

原来眼前的这个并非是真的苏美欣,而是幻化出来的,方一出现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不现身也能见到我,是他们派来的吧。”

既然被我识破了也没必要再隐藏下去了,一下就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与昨天晚上见到的时候一模一样。

“这么多年了,为什么还不进入阴间去轮回?”我对她问道。

“轮回……我得跟他们一块轮回才可以。”

红衣学姐说完身上立刻爆发出一股阴气,顿时将整个宿舍楼的上空笼罩起来,同时红衣学姐的脸也变得惨白,眼睛,鼻子还有嘴不断地渗出鲜血,尤其是身上的那身红衣,在黑夜中显得格外耀眼。

“你给我托的梦什么意思?”我对她问道。

“既然是他们派来的,你就死在这吧。”

红衣学姐一把冲我抓来,指甲有手指那么长,惨白惨白的,瞬间就到了我的身前。

我侧身一躲,避开了红衣学姐的攻击,但这个时候红衣学姐的头发却是忽然变的很长,直接将我的身体给缠住了。

头发缠的很紧,我的身体都感觉要散了一样,一般人这个时候肯定会剧烈挣扎,但我却一动未动,心中默念了几句老疯子教给我的咒语,那种感觉顿时就不见了。

红衣学姐还站在不远处,用那空洞的眼神看着我,刚才的一切只是她给我制造的假象,但却如真的一般,刚才那种情况我若是不停挣扎的话,最后的结果肯定是筋疲力尽而亡。

“你还有些本事,不过你想对付我还不行。”

红衣学姐身体漂浮了起来,身上的红色衣服迎风飘动,我顿时感觉浑身被禁锢了一样,随后红衣学姐从空中缓缓落下,口中发出低喃之声,既像唱歌又像说话,让人听了心里十分的不舒服。

来之前我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知道这红衣学姐肯定特别厉害,毕竟在存在了这么些年,光是身上的阴气就不是一般鬼魂能够相比的。

很快我的身体就不受我自己控制了,开始冲前面走去,一步,两步,三步……距离楼顶的边缘越来越近。

红衣学姐是想要让我从这里摔下去,虽然这栋楼只有三层,但从楼顶上摔下去也十分的危险。

由于身体不能动弹,疯老道的那个那根笔根本拿不出来,不然可以画个符咒破除。

很快我就到了边缘,再往前迈两步就摔下去了,这个时候我当机立断,用牙将自己的舌尖咬破,顿时感觉到了一股痛意。

就在这个时候身体也恢复了正常,不再受别人控制了,我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你是阴间的人。”红衣学姐忽然说了一句。

我听不明白她的意思,什么阴间的人,我这不是阳间的大活人么。

待我身体挣脱了束缚,我立刻将笔给拿了出来,飞快的在手掌上画了一个图案,随后一掌冲红衣学姐的身上拍去。

红衣学姐并非实质之体,所以一般人即便能够见到她,也肯定碰不到她,但我这一掌却着着实实的拍在了她的身上,红衣学姐的身体一下就虚化了不少。

“你不要多管闲事……”

红衣学姐一下就恼怒了,顿时变成了一只恶鬼,冲我狂啸怒吼着。

我紧攥着拳头,正要准备跟她大战一场,这时候红衣学姐突然消失不见了。

我环顾一下四周,只要她还在这里我就一定能够看的到,很快我的目光就停留在了水塔上面。

我直奔水塔走去,这个水塔有近两米高,此时的红衣学姐就趴在上面。

“你认为你能逃过我的眼睛吗?”

我抬起手掌飞快的在上面画了一个符咒,红衣学姐见状立刻现出身影来,不过此时她身上的阴气基本上已经没有了。

以我的能力不可能一掌就将她身上的阴气消散,连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此时的红衣学姐不但不像一个厉鬼,反而楚楚动人,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的障眼法。

“你下来吧,咱们两个聊聊。”我暂时将手掌收回去。

红衣学姐从水塔上面飘了下来,直接落在了我的身前。

“你真的是阴间来的吗?”红衣学姐对我问道。

这是他第二次对我说这样的话了,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说。

“这么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是阴间来的,还是说说你的事儿吧,为什么这么多年你一直停留在这儿?”

“我在等着他们,他们将我害死的。”红衣学姐道。

“他们是谁?”

“那两个人面兽心的男人,其中有一个已经到了这里,另外一个很快就到了,把他们两个杀了才能平息我心中的怨气。”

红衣学姐说道此处身上的阴气又浓了不少,我见状赶忙问道,“他们两个是谁?”

“一个已经在这里了,另外一个用不了多久就能赶来。”

“已经在这……难道是王振江?”我心中暗道一声。

“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出来吧,我能够看得见你也能够跟你说话,我可以帮你。”我对红衣学姐道。

“你去给我找一件东西,找到了我就放过你的女人,不然的话她就得永远留在这。”

红衣学姐误以为苏美欣是我女朋友了,不过现在也没必要跟她解释。

“什么东西?是你昨天托梦跟我说的那个东西。”我问道。

“一幅画,我不知道在谁手中,你必须帮我找到,那幅画对我非常重要。”红衣学姐道。

“什么样的画?”

“你去问王振江,他见过。”

红衣学姐说完就消失不见了,我立刻向四周看去,但并没有再发现她,看来她又躲到别的地方去了。

这时候我忽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立刻从楼顶上下来,以极快的速度跑到了屋里面,但此时屋里面只有王振江一个人,根本不见苏美欣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