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两人密谋

此时的王振江一脸迷离之色,即便是我进来也没有看到。

我立刻推了推他并喊了两声,这他才从出神中清醒过来。

“红莲,我见到红莲了,就刚才我见到她了。”

王振江的脸色惊恐又兴奋。

“苏美欣呢?哪去了?”我对他问道。

王振江立刻四下看去,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刚才就在这啊,怎么一下就不见了。”

我知道苏美欣肯定是被红衣学姐给带走了,她误以为苏美欣是我的女朋友,用她做人质要我帮她找到那幅画。

“先不要管她了,刚才我跟红衣学姐聊了一会,她让我去找一幅画,而且告诉我你见过那幅画。”我对王振江道。

“难道是那副古画……来之前我不是已经告诉你们了嘛,那幅画我只见过一次,根本不知道它的下落。”王振江道。

“那幅画画的是什么?”我对他问道。

我原本以为红衣学姐不肯离开是因为怨气难平,没想到却是因为一幅画,不知道那幅画到底有什么特殊的,让她在阳间滞留这么多年。

“好像是……一副山水画,不过那幅画有些特殊,天上的云是黑色的,水也是黑色的,当时我就大概看了那么一眼,记得并不清楚。”王振江道。

现在那幅画的唯一线索就是胡老师了,他是古董收藏爱好者,又让红衣学姐怀孕,说不定那幅画现在就在他的手中。

“你知不知道那个胡老师住在什么地方?”我对王振江问道。

“不知道,我跟他除了上次偶然见了一面,就没什么交集了,当时我差一点就认不出,毕竟那么多年没见面了变化都挺大的。”王振江道。

这个人的话听上去好像很正常,但我却觉得有些不对劲,两人竟然这么多年没见面,为什么胡老师一眼就能够认出王振江呢?当时只是匆匆见了一面,胡老师居然记得住那么多的细节。

“胡老师是不是在这座宿舍楼里面?”我忽然问道。

王振江的脸色微微一变,马上就恢复了正常,但只是这么一瞬间的功夫,就被我看在眼中,他们两个人肯定有问题。

而且刚才与红衣学姐见面的时候,红衣学姐说过,一人已经在宿舍楼内,一人正在赶往前来的路上。

“不可能,他怎么会在这里。”王振江一口否决道。

我沉吟了片刻,随后说道,“这个房间一直都是你们在打扫的吧。”

王振江脸色骤然一变,“你说什么?”

我对他反问道,“不然你怎么知道门后还有一雨伞。”

王振江回想了一下,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你居然这么心细。”

原来刚才我们三人进来的时候,门后面挂着一把雨伞,雨伞随着门晃动差一点掉在地上,王振江连看都没有看,伸手就将其给扶住了,可见他肯定知道那里有什么。

而之所以知道门后面有雨伞,那肯定是对屋里面非常的熟悉,经常来这里。

“我的确是来过几次这里,但只是来过几次,胡老师经常来这。”王振江没有否认。

“你把苏美欣给弄到哪去了?”我对他问道。

“我不知道,刚才红莲突然出现,我没有见到她怎么消失的,真的,我没有说谎。”王振江道。

“你还有什么没说的全都说出来吧,我看你印堂上有黑气笼罩,肯定是阳寿不多了,临死前你还要隐瞒什么。”

王振江叹了一口气,“我过来就是赎罪的,这件事藏在我心里好多年了,也该说出来了……”

原来之前王振江说的都没有错,红衣学姐的确是未婚先孕,但这一切都是他跟胡老师一块密谋的,胡老师想要得到红衣学姐还有她的那幅画,而王振江则是为了自己的前程。

胡老师用计谋与红衣学姐发生了关系,本以为红衣学姐还有那幅画就是自己的了,毕竟那个年代即便是被强/奸,也是一件十分可耻的事,也会遭受周围人的冷嘲热讽,谁也承受不住舆论的攻击。

但令两人没有想到的是,红衣学竟然自杀了,至于那幅画有没有在胡老师的手中,王振江也并不知道。

之后胡老师留在了学校,王振江则是跟随现在的老婆一块走了,谁想到事情并不如王振江想的那样好,结婚没几年老婆就死了,自己则是一人活到了现在。

“没有什么再隐瞒的了吧?”我再次问道。

“当然了,红莲她就在这,我希望她能够听得到,我来这找过她好几次,但都没有见到她,但是刚才她出现了,我真的希望能够当面赎罪,最好能够亲手杀了我,让我消除心中的愧疚。”

对于王振江的话我也不知道该不该信,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胡老师,确定那幅画是不是在他手中,毕竟苏美欣还在红衣学姐的手中。

“胡老师他在哪?”我又问了他一遍。

“不知道,不过应该已经进来了,来之前我给他发了一条短信,他也没有回我。”王振江道。

我指着他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觉得我小时候就够不幸的了,但红衣学姐比我还不幸,竟然被这两个男人给逼死了。

这个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走路的声音,很有可能是胡老师来了,我赶忙躲到了门后,并对王振江说了一句,“你要真的想赎罪,就问一问他那幅画的事。”

“好……好……好……”

王振江连说三个字,不知道他是不是想要赎罪。

很快屋里面进来了一个人,我躲在门后看的一清二楚,来人正是那胡老师。

“振江,咱们又见面了。”胡老师道。

“我可不想见到你。”王振江道。

“想不想的也无所谓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只是想将红莲的事彻底了结,难道你不想么?别忘了,当年的事情你可是主谋,所有的主意都是你出的。”

“所以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找红莲,希望能够赎罪。”王振江道。

“赎罪……不用了。”

胡老师忽然一把掐住了王振江的脖子,然后将他的脑袋用力的冲床头撞去,王振江一下就倒在了地上。